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长官你为毛这么浪
    随着第一道战壕里的日军被全部肃清,位于后方400米外充当预备队的两个连也全部进入曾经属于日军的战壕。

    三百米外日军挖掘的第二道防线上近两千日军严阵以待,个个脸色绷得紧紧的等待着中国人的下一次进攻。

    如果不出预料的话,他们应该不会等待太久的时间,天色已经渐渐的烟了。夜战,几乎就是中国人的专利,他们绝对会趁胜追击的。

    只是,有了刚才一线主阵地上的惨败,日寇们再也没了先前大日本帝国皇军野战无敌的骄傲。半个小时前的那一仗,中国人没玩任何花哨,甚至很循规蹈矩,就是用占尽优势的炮火压制使他们的步兵能抵近战壕进行攻击,然后,就是一场屠杀。

    更让日军丧气的是,这种作战模式他们是再熟悉不过,这就是他们对中**队作战时候的模式。就算他们仅仅只有一个大队上千人,他们就敢于对一个师的中**队发起进攻,并打垮他们。

    现在,情况却完全反了过来,中国人是一个团,却打得他们一个师团毫无脾气,一个步兵大队被中国人一百多人,顶多一个连攻击,几乎全军覆没。

    这场仗,还能打吗?

    没错,在日军的心里,现在已经不是打不打得赢的问题,是还能不能打的问题。就中国人刚才这种纯火力压制再进攻的战法,他们用什么破解?没有办法,所有的重武器,在罗文裕一战,就损耗殆尽。

    曾经引以为傲的92重机枪,大正十一年轻机枪,三八式步枪和中国人装备的机关炮、高射速机枪以及各类迫击炮、山炮比起来,就特娘的是小米加步枪。

    这,真的是一个无解的话题。

    垂头丧气的日本人并不知道,中国数百万军队就是拿着和他们完全占尽优势的装备相比只能被称之小米加步枪的装备,在四年后,和他们兵强马壮的近二百万人马战斗了八年。

    虽然死伤惨重,却顽强依旧。如果不是他们脑残的高层偷空戳了下美国牛仔的屁股导致了那个庞然大物的悍然参战,不言屈服的中国,甚至有可能再和他们战斗一个八年。

    不过,所有日本人都料错了。

    如果刘浪的打算都能被日本小兵猜得出来,那第八师团恐怕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了。

    就像二者下棋,现在刘浪是先手,他走一步,第八师团应一步。

    刘浪不仅没有继续发动进攻,而且,所有进入战壕的整整一个营的士兵,竟然在微微的暮色下,在日军战壕的基础上开始修筑工事,六个怪模怪样却坚固无比的牵引车离开了,六挺双联装机关炮却被留了下来,三挺机关炮烟洞洞的枪口对着正面日军第二道防线,对着米外日军左翼阵地两挺,1000米外右翼一挺。

    看得左右两翼的日军指挥官脑门上直流冷汗。

    他们完全不知道中国人下一个攻击目标将会是哪里。

    如果从阵地的位置来看,已经被长城团占据的日军中央主阵地就像是一个钉入日军防线的楔子,日军现在三处阵地就像一个品字形包围着这处阵地。

    换成以前,三处防线上的三个大队日军绝对早就叫嚣着进攻进攻再进攻,把敢处于这种位置上的中国人给消灭了。

    可是现在,他们看问题的眼光却彻底改变,觉得,中国人前可以攻击自己第二道防线,左可以攻击自己右翼阵地,右则可以攻击自己左翼。

    好吧,这就是典型的心态发生变化,看问题的角度也发生了变化。

    事实上,也不仅仅是心态的问题,人数上占据优势的日军战斗力已不同往日,他们若是敢冲出阵地,才是他们真正的死期。八门山炮别看不多,但八门射速高达每分钟16发的四一式山炮足以在三分钟之内将近400发炮弹投掷到交战区域,完全可以覆盖近一万平方米的区域。

    看似是包围,没有炮火支援的日军丝毫没有攻击的勇气,他们现在想的是怎样才能抵挡住该死的中国人的攻击。

    可中国人这是什么意思?只能等着中国人先出招的第八师团上上下下一万多人就看着中国人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将野战工事加固再加固,就像他们在罗文裕一样。

    “该死的中国人,他们又想做什么?”谷部照倍就像一只困兽在司令部里来回转圈。

    他已经将最后两个步兵大队包括第16旅团的那支残军近2000号人进驻了第二道防线,师团最后所有的二十挺重机枪,四十挺轻机枪都已得到严令,中国人不冲锋不允许开枪,他们的使命,就是在被对方的迫击炮摧毁之前对中国人的步兵进行杀伤,大量的杀伤。

    谷部照倍当然不是蠢蛋,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对面的中**队无论火力多么强,但他们有一个短板,就是人数太少,不过两千余人,每一个步兵对他们来说,都弥足珍贵。

    只有针对他们的步兵下手,才能让那帮如同跗骨之蛆的中国人知难而退,要知道,他可是拥有着一万五千人的兵力,就算先前损失人,他还有一万四,就是三兑一四兑一,他也能笑到最后。

    同时,为了对付那六个可以随意活动的战斗堡垒,谷部照倍抽调了十八个掷弹筒小组,散布在第二道防线的各处,他们的唯一战斗目标就是那些拉着机关炮肆虐的土掉渣堡垒。

    不得不说,谷部照倍很快就找到了针对刘浪进攻特点的战法,虽然不一定就能得偿所愿,但绝对会让刘浪头疼那是肯定的。

    的确,现在每损失一个步兵,刘浪都心如刀割。

    比如刚才向前以战死八人伤十六人的彪悍战绩歼灭山本大队人,这若是搁以前,绝对是史诗级的胜利,但营长迟大奎却被刘浪骂了个狗血淋头。

    刘浪以败家子式的行为疯狂投掷炮弹射击子弹,甚至不惜把**们珍若性命山炮的炮管都给打废了十几根,为的什么,为的就是保存下这经历过半月大战铁血战士们的生命。

    他们每一个,都将是火种,在未来对日作战的全面战争中最珍贵的火种,有他们在,可撑起一个军。

    可布置了那么多,谷部照倍却像一个蓄足了力气却一拳打了空气的拳手,刘浪竟然又不打了,反而勤勤恳恳地修起了工事。

    那意思难道是?我不打你了,你来打我呀!

    来呀!来呀!快来打我啊!我们有,机枪大炮。。。。。。还有,大把时光。。。。。刘浪点了一颗烟,双脚往桌上一翘,望着外面的暮色,喷了一口蓝色的烟雾,哼的骚浪贱十足的小曲,让指挥部的所有军官都为之侧目。

    。。。。。。

    长官你这么浪,对面的小鬼子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