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磨洋工的田中大队
    走了一夜的田中大队人可谓是又困又疲,但出奇的却没人怨声载道。

    原因很简单,虽然来接应走失的蠢货辎重大队这活儿很辛苦,一天一夜要走上百里路,可是,那也比瞪大着眼珠子坐战壕里等着中国人的炮弹掉落要强的多。

    再累,总比丢命要强得多不是?那帮疯子一样的中国人,他们是不想再和他们作战了。

    不光是小兵们这么想,光看看他们那位高级参谋出身的田中清河大队长每隔一小时就向司令部汇报一遍行踪,就知道田中少佐的心思了。

    恐怕,他不光是为了安谷部参谋长阁下的心,更多的,还是想看看中国人的进攻开始了没有,师团是不是抵挡得住,如果抵挡不住。。。。。。

    必须撒丫子跑路啊!刚收到司令部电报的田中清河看着眼前在黎明前的烟暗中显得烟沉沉的大山,恶狠狠地在心中想。

    如果师团现在还剩下的一万三千人都守不住阵地,那他还执行个屁的军令啊!管他蠢猪一般的辎重大队是死是活,反正他和麾下的人得活着,那可是旅团最后的希望。

    从旅团一个高级参谋直接变成手握兵权的步兵大队大队长,虽然军衔没提高,但权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说实话,田中清河一点儿都不想来当这个狗屁大队长,他宁愿自己还安安稳稳的在旅团司令部呆着,给旅团长阁下提供提供意见和建议,其余时间就可以拿着望远镜看着前方缤纷的炮火发呆,等到大胜敌军,该有的功劳一样不少。

    尤其是现在,中国人跟吃了药一样凶猛。第11旅团的山本大队,号称第6师团最强步兵大队,结果如何?被人家不过一百多人还不到一个步兵中队的兵力打的像条狗,能逃回第二道防线的,不过200人。

    幸好,做为京都老乡的谷部参谋长照顾,给他找了个不用面对可怕的中国人的活儿,虽然腿受累点儿,但田中清河从出来时就打定主意,寻找辎重大队的活儿,一定得慢慢找,最好找个两三天,等到师团主力大发神威干掉中国人再说。

    当然,被中国人干掉,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田中清河不相信他已经距离战场60里还能被中国人追上。大家都是两条腿,有本事看谁能跑。

    早已做好各种谋划的田中清河看看越来越清晰的群山,神情稍微松弛了些,下令埋锅造饭-----吃早饭。

    向来都是简单解决早饭的日军,悠闲的在进入山区之前,熬着小米粥,就着所剩不多的牛肉干,美美的饱餐了一顿。

    甚至,还有很多日军,趁着做饭的间隙,歪在临时驻地的土沟里,美美的小憩了一阵,消除了不少连夜行军的疲乏。

    至于说午时之前将辎重大队接应回师团的军令,说笑呢!午时之前能找到那帮在山里迷路的蠢货就不错了。

    透过电台定位的方位,所有人都肯定,没有接受到师团已经从罗文裕撤退消息的长野佑二为了赶时间,选择从山中抄近道赶往罗文裕。这一点儿很好的解释了他们为何晚到,又为何电台信号时有时无。

    这一美,就是两个多小时,吃饱喝足的田中大队才收拾好向山区赶来。

    不过,田中大队的日军并不知道,他们在山外这么一耽搁,可把陈运发和莫小猫给急坏了。

    鱼儿马上就要上钩,结果却不咬钩。这是,诱饵不够香甜?还是,他们发现了什么?

    刘浪不是神仙,他麾下的两名精锐更不会他心通,他们那里会想到斗志全无的田中大队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而是纯粹的磨洋工,想出工不出力而已。

    数天残酷的战斗,已经将这支曾经精气神十足的日军精锐打成了一坨豆腐渣。如果给他们发现有什么异常,陈运发麾下的五百菜鸟们就会惊讶的发现,曾经不可一世的小鬼子跑起路来,一点儿也不比他们慢。

    不过还好,让亲自潜伏出山盯着日军的陈运发欣慰的是,大鱼在美美的享用了早餐之后,依旧朝山里进发了,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

    田中大队在山口集结好队伍,却没有立刻进山。他们可不会向辎重大队那般愚蠢,长城山脉如此庞大复杂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往里面钻。在进山之前,他们必须先得抓几个支那土著,否则,把自己搞丢了怎么办?

    其实,在里面丢几天倒不可怕,田中清河怕的是,万一收不到师团信号,他来不及跑路。

    好吧!反正田中少佐打定的主意就是不陪中国人玩儿了,他要回家。

    很快,他们就有了收获,一个十六七岁衣衫褴褛的砍柴少年被带到了田中少佐身前。

    清秀却肮脏的小脸,恐惧中带着丝丝掩饰不住的仇恨的眼神,脚上露着脚趾头的土布鞋,手上因常年劳作而磨出的老茧,所有的细节都表现出这就是一个当地农家少年。

    虽然长城防线各关口打得炮火连天,但并不是说整个长城山脉都是战场,当地的山民没有跑是很正常的事。

    “小孩儿,你的,家里几口人?”田中清河操着不太熟练问道。

    回答他的是沉默,少年抿着嘴没有开口,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田中清河却在心里暗暗点头,这才是一个农家少年应有的表现。

    “你的,不说的话,这里的中国人,全部死了死了的。”田中清河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指挥刀。

    “不要,我是孤儿,家里就我一个,有什么冲着我来。”少年脸上的恐惧和憎恨越来越浓,终于开口说话。

    同时,还握紧了手里一直攥着的柴刀。

    有名日军中尉在田中耳边低语几句,离此两里地的一个小村落里有十来户人家,人全部跑了,不过灶台还是热的,少年显然是一大早上山砍柴并不知道他们要来的消息才被抓了个正着。

    一切,很符合逻辑。

    “很好,只要你的,说实话,我们不会乱杀无辜。你告诉我,有没有看见和我们一样的人在这里出现?”田中清河满意的点点头,神色也缓和下来。

    “没有。”少年低垂着眼睑摇摇头。

    “你的,死了死了的,你说谎。”田中清河猛地抽出指挥刀朝少年劈下。

    中国少年的稚嫩出卖了他,他虽然努力低垂着眼睑不让人看见他慌乱的眼神,但这种稚嫩的掩饰,如何能瞒得过老奸巨猾的田中清河?

    “不要,我说,我说。”雪白的刀锋劈碎了少年的倔强,惊恐的尖叫起来。

    “呦西,很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田中清河将停留在少年头顶二十公分的指挥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他却没看到,那个在他眼中一切尽在掌握的中国少年眼底,露出的一丝丝遏制不住的兴奋。

    如同他看到下得套子上套住了好几只野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