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呀,麻的!
    “板载。。。。。板载。。。。。。”听着对面山崖上山道的辎重队同胞们不断传来的欢呼声,虽然口音有些像京都夹杂着九州岛外加北海道,说白了那帮货绝对是大山里出来的或者是打渔出身,但属于京都望族的田中清河还是精神一振。

    “快快的。”田中清河不停催促着疲惫的士兵们前进。

    这就是一种被需要的快感,哪怕是士气已经低落到极致的田中大队。

    日寇们并不知道,那帮口音土里吧唧的“同胞们”一边喊一边在低声骂娘,“狗日的小鬼子的话太绕口了,这板载是个什么意思到底?”

    “蠢吧!没看到因为这儿有板车拉东西?所以叫板载。”旁边的人一边挥舞着手臂继续哼哼着板载,一边不屑地解释。

    “照你这个说法,那前面有马车的弟兄们不该喊“马载”?”被骂笨蛋的土匪菜鸟不服气。

    “兄弟,很聪明嘛!都研究上日语了,有前途啊!”一个独立团士兵听着前面两个土匪对话,觉得大是好笑,凑过来插了一句嘴。

    “长官好。”两个土匪绝对不是一般地聪明,马上点头哈腰对士兵问好。

    自从知道独立团最高长官刘团座已经亲自颁布命令,收编青龙山青壮土匪做为独立团编外连队,每个人包括在上次战斗中死亡的都先二十大洋安家费,活着的以后还按时饷,土匪们就开始憧憬着美好的生活,期待自己成为一名士兵,国家的士兵。

    看到这些老兵之后,当然得努力讨好。

    “刚才时间紧,莫班长只教你们喊,没告诉你们什么意思。听好了,板载,那是小鬼子欢呼胜利时用的,和板车没求得关系。不过,你们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团座曾在教我们日语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什么亚麻跌,也没解释啥意思,根据你们刚才的猜测,我估计就是“呀,妈的”,骂人的。”士兵很认真的说道。

    “懂了,懂了。”两个土匪连连点头。

    团长都教过的日语,必须常用,老兵班长的猜测也肯定没错。以后骂日本人,就拿他们自己骂人的话骂他们,免得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的,小鬼子还特娘的听不懂,那才恼火人。

    看着小鬼子在自己这帮假鬼子的诱惑下逐渐踏入死亡陷阱,菜鸟们很欢乐。

    躲在山崖下狙击阵地里的二货男和莫小猫却是没那么轻松。

    “确定没看到十三幺?真的没看到?”二货男一遍又一遍的问眼睛贴在高倍瞄准镜上仔细观察行进日军序列的莫小猫。

    “没看到,幺十三精明着呢!至少你比精明的多,估计抽空子溜了。”莫小猫头也没抬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心下却是暗舒了口气,幺十三按照原先的计划,溜了,只待日军再向前行进米,就可以关门打狗。

    要知道,整个钓鱼计划中,幺十三是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令人揪心的一环。

    日寇只要进到山里,他们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打他们伏击,但是,大部分位置,他们只能保证将日寇击溃而不能全歼,只有就像在二郎涧那样的地方,因为地理的原因,没有日军跑得掉。

    要想全歼日军,只能让他们毫不设防的走入给他们选定好的位置,不过,没有人工参与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

    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小鬼子绝对会派出尖兵侦查,二郎涧那种留有战斗痕迹的位置不适合再做战场。

    唯一之计只能是派出一个人带鬼子进坑,幺十三自告奋勇的当了那个人。小村庄是真的,村里的人也是陈运一大早就带人招呼他们撤退的,只留下了幺十三一个装作是村里的打柴少年。

    幺十三也不负众望,从着装到表情表演得很到位,鬼子深信不疑,在他的带领下现了车辙,现了土匪们丢弃的废旧车轴,然后一步步现了伪装的辎重大队,最后再毫无怀疑地往给他们设定好的位置跑去。

    整个计划几乎天衣无缝,唯一让人揪心的就是幺十三怎么逃脱,要知道,等到鬼子现进入绝地,如果他还没逃脱,他一定会成为鬼子泄愤的牺牲品,但又不能逃得过早,否则会引起鬼子的警惕。

    现在看来,幺十三完成的很好,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逃了,整个计划执行得非常完美。

    两条山道,一条在另一座山的山腰,一条在田中大队脚下,中间隔着一个长满了灌木树林的峡谷,虽然要转过一个山口才能踏足那条山道,但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已经不过米。

    田中清河少佐抬头看了看那边,辎重大队的士兵们已经将骡马都卸下赶开,只留下了大车丢在山道上,他们这是要准备掉头的意思?

    田中清河的脑海中升起一丝疑惑,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穿着一身略显奇怪的颇有些像夏季军服的同胞正在冲这边招手。

    田中清河甚至感觉他都能看到穿着傻里傻气同胞脸上灿烂的笑容。

    大冷天的卷着袖子卷着裤腿,能不傻?

    被田中少佐认为傻子的陈运很想表示,泥煤,你们能找出一米八以上的个头再说这话,已经是所能找到的最大号了好嘛!

    再说了,某少佐也太过自作多情了些,他招手可不是冲他来的。

    “八嘎,这家伙是个傻子吗?”田中清河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大日本帝国皇军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存在,最可气的是,明知道运送的有弹药,他竟然还敢抽烟,这明显的违背了作战条例,长野佑二那个混蛋是怎么管理士兵的?

    想到长野佑二,田中清河突然打了个激灵,这个时候,跟来援部队打招呼的不应该是他军大学的学弟长野佑二大尉吗?再怎么说,也不会派个傻子吧!而且还长那么高。

    还长那么高。。。。。。田中清河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整个第八师团,有过一米八的个头的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这个时代的日本人,哪怕偶尔有基因变异的,也很少有过一米八的,就算是有,第八师团也没有,在第八师团呆了过三年的田中清河很清楚。

    猛地拿起了胸前挂着的望远镜,田中清河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张脸,一张极为纯朴的,隶属于黄种人,但绝对不属于日本人的东方脸庞。

    至少田中清河在那一瞬间是那么认为的,他敢肯定,那个穿着明显小了三号的昭五式少尉军服的人,不是日本人。

    不是日本人的东方人,除了中国人,还能是谁。

    冰冷,极度的冰冷,从田中清河的脑袋一直冷到了脚底板,习惯冰凉的腚眼已经都只能算是中间位置了。

    “敌袭!!!”田中清河喊得撕心裂肺。

    仿佛是为了存托田中少佐预测的正确性,在他们的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