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低调的男记者
    ps:昨日订阅和月票都下滑严重,风月三更求订阅和月票,躬身感谢。祝书友们周末看书愉快。

    。。。。。。。。。。。。。。。。。。。。。。。

    熊真,叶企孙最看重的学生,没有之一,未来的两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都未获过如此殊荣。

    如果你知道这位华清大学物理系的高材生在华清大学期间,不但学习成绩优异,也酷爱文体活动。他参加过学校话剧团,并且在其中担任重要角色;校内外体育竞赛,他是有名的田径运动员、网球队长,足球场上更是个风云人物。如果能够继续发展,他或许不难成为一颗耀眼的艺术或体育明星。

    但这一切在熊真身上都似乎根本不值得一提,他最擅长的还是搞科学研究。你就可以知道叶企孙为何如此看重他了。

    没错,在这位华清大学高材生的科研天赋面前,他其他的成就全都黯然失色。未来大名鼎鼎的地雷战,正是出自这位的手笔,由他主导,他另外两名未来亦成为华夏最顶级科学家的同学协助下,日军用以提高粮食产量的化肥粉却成了制造炸翻日寇火车的炸药原材料。如果说这还只是他在物理化学方面的天分小试牛刀,那么,用简陋的电子管和电线就做出了无线电电报机,用茅厕里天然形成的芒硝提纯做出炮弹和子弹所需的烟火药,却是将他的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就是一个天才,一个不输于这个世上任何物理大拿的天才,日寇,也因为他,多了许多魂断他乡的游魂野鬼。

    能被这样一位天才关注甚至有可能追随,刘浪这个挂名兵工厂总工程师,的确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这会儿还远在数百里外的刘浪当然是不知道他又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大战之后了。

    刘浪为此还后悔不已,早知道明令通电骂骂小日本就有这好事儿,那他每天整一封不就完了?不,必须得早上骂一道,中午再来一封,晚饭前加睡觉时各来上一次,那会不会还有意外的惊喜?

    叶大教授的那帮未来都是大牛的弟子们,随便的一个名字,都足以把他这个大老粗震得嘴歪眼斜的,要是都来他这儿,会不会提前把美国佬拿来胖揍小鬼子的那两个大家伙提前整出来?刘浪真不知道。

    反正很多年以后,那帮牛人们就靠着手中的尺子和笔在祖国的大西南戈壁滩里把那玩意儿给弄出来了,亮瞎全世界等着看中国笑话的洋鬼子们的钛金狗眼。

    中国,从此一跃成了世界前五强,哪怕日后中国承诺必不先使用大家伙揍人,但那,你信吗?反正全中国人是信的,管你某世界警察信不信。

    这会儿,刘浪正在找人谈心。

    气氛很和谐的谈心。

    第八师团依旧在大踏步的撒丫子跑路,虽然他们号称是在撤退,但收到过刘浪电文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不知羞耻的逃跑,包括关东军司令部。

    只是他们担心的是,第八师团跑的不够快。

    但关东军司令部真是想多了,已经彻底把脸装兜里的第八师团比他们想象的跑得要快的多。

    跑的真的很快,就连刘浪都没想到,一支全体轻装的小鬼子,果然就如同军史中描述的一样,一天能运动超过一百二十里。甚至,第八师团还大大地超过了这个目标,他们竟然,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跑出了七十里,平均每个小时十四华里。

    让一直追踪他们的四个特种兵差点儿都喘不过来气。

    见日寇已经不惜命的开溜。

    刘浪干脆,在杀鸡用牛刀,从左中右三个方向共动用一个半营近1000人兵力以及所有重武器,仅用半个小时就将负隅顽抗企图替主力撤退拖延时间的两个日寇步兵中队全歼之后,就全军修整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再次以每小时八里的行进速度,朝第八师团追去。

    当然,在这两个小时里,战士们在修整,刘浪这个军事主官却休息不了,他还要处理很多杂事。

    比如,审查柳雪原美女大记者的稿件,适时的提些意见,比如把他的那封浪式电文给加进去。

    又比如,那名叫何益之的大记者,这段时间实在是太低调了。

    和柳雪原万众瞩目的美女记者战地日记不同,何益之何记者的稿件每次都是在不算很起眼的角落,内容和位置一样低调而内敛,中规中矩的文字描述几乎让人都不知道老百姓日报竟然是派出了两个记者在战地做前线采访。

    这位其貌不扬的男记者甚至极少走出团部,如果不是他每次采访都会有警卫排派出两名战士随身保护,长城团数千人都把他当成了路人甲,已经到前线十几天了,连赵二狗这样见人都自来熟的的惫赖货都喊错他的姓好几次。

    可以想象,这位何记者得低调到什么地步。

    如果不是刘浪在未来的时空中在某篇传记中见过这个名字,因为名字很特别而略微有些印象,又恰恰在某个月圆之夜见到某美女记者身边这位怎么看怎么不协调的男记者,刘浪真的也会忽略这位的存在。

    何益之,很有些儒雅的名字,但在数十年后,国党的某位重要人物将保存了几十年的秘密用传记的形式披露,不少中国人都记住了这个有些特别的名字。

    原来,在那个年代,中国人,真的做出了不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包括拥有这个名字的人。

    刘浪相信,眼前的这个其貌不扬低调内敛的大记者,应该就是那个人。原因无他,老百姓日报的领导不是傻x,派一个如此优秀的美女记者来就已经足够,又如何会加派一个男记者来画蛇添足?

    谁不知道当初某获青天白日勋章的“抗日英雄”在上海最喜和富家贵女接触?别看“某胖长得不算浪,其实他就是狼”这种谣言刘浪就不信老百姓日报的总编就敢用这样加派男记者当护花使者赤果果的行为表明他信。

    反正刘浪不信。

    到现在,也终于可以到和这位谈谈的时候了。

    于是,百忙之中的刘浪邀请了这位低调的大记者喝茶聊天。

    将杯中的茶递给了毫无异样的何益之。

    刘浪做了个坐的手势,等何益之坐下,这才微微笑道:“一直很少和您交流,实在是抱歉。”

    “刘团长您请千万别如此说,您战事繁忙,益之理解。”何益之忙做惶恐状。

    “呵呵,不是战事繁忙,是因为。。。。。。”刘浪微微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