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一场奇葩的战争
    武藤信义不是没想过刘浪是利用报纸大造舆论用以迷惑自己,毕竟,只要是人都是怕死的,但有一条生路,没谁愿意往一条死胡同走。

    可武藤信义又不得不防,这世上总有那么一种人,甘愿为自己的理想去付出一切,在日本帝**内,甘愿为天皇陛下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比比皆是。更何况,这是和知鹰二麾下最得力的暗谍发回来的消息,武藤信义又如何敢等闲视之?

    就算明知道刘浪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在虚张声势为大战后他麾下的两千人在找出路,武藤信义还是最终拍板决定,将原本抽出准备增援中国长城前线的第14师团一个旅团调往沈阳方向布防,扼守住刘浪长城团欲前往东北三省之路。

    同时下定决心命令第八师团用尽全力拖住刘浪长城团,待前线逼迫中国政府接受和谈之后,再由位于前线的数万大军回军消灭刘浪长城团。

    对于刘浪长城团,武藤信义已经恨之入骨,不将他们全部消灭,实在是难解其心头之恨。

    因为武藤信义已经知道,不管这次是否能达到战略目标逼迫中国政府签订已经拟好的条约,他的元帅梦也已经破灭了。愚蠢的第八师团的伤亡竟然高达2万以上,甚至还要高于中**方颁布的他们的伤亡数字,这场胜利竟然来得如此之苦涩。

    “英明神武”的武藤信义大将并不知道,他召集一堆高级参谋纠结了整晚才做出决定,而在中国北平城内的一个小姑娘只是笑嘻嘻地来了一句:“刘浪说话,越是大义凌然,越是当不得真”就为整个事件画上了个结尾。

    想了解一个男人,还是得和他去谈一场恋爱。可惜,武藤信义注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哪怕他去趟泰国,浑身的橘子皮也只能让他寻求八十岁以上的。

    随着武藤信义清晨下的这道军令,早已有所心理准备的谷部照倍也按照自己的计划和长城团开始了“纠缠”。

    第八师团,不再彻底只管撒丫子跑路了。而是,就是和长城团保持二十里的距离,长城团只要进,他们就退,而长城团休息吃饭,他们也休息吃饭。

    刘浪笑眯眯地看着地图,夏文运的投名状终于起作用了,第八师团只要不一味地逃跑,那一切就好办了。

    说实话,别看刘**得山响,要追着第八师团跑路的方向一路揍下去,可若是第八师团上下全体把脸装兜里撒开脚丫子跑路,长城团上下还真的只能干瞪眼在后面瞅着。

    第八师团现在除了步枪和机枪,可以说没别的了,完全轻装,如果用来打仗自然是差把火,可若是用来行军,那可真是没话说,速度杠杠的。新兵期就天天练三十里负重行军的日军绝对是这个星球上徒步行军机动性排名前几的存在。

    这和未来展开万里大转移的红色部队有点儿像,打不过,但咱跑得过,枪一抗咱就走,风风火火闯九州。抬着重机枪拉着大炮的**们只能眼巴巴地在后面看着吃灰。

    什么?把重机枪大炮都扔了,也扛着枪追上去硬干?那,还真不知道是谁揍谁了,在装备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百战余生的红色部队的那些精锐战士能把胆儿肥的**打出翔来。

    这,就是有信仰和没信仰的巨大区别。

    同样,现在拥有重武器的长城团也不敢把拖累行军速度的重武器都给丢了大踏步的去追第八师团,还余万把人的第八师团可不是吃素的,发个狠,跟你拼起伤亡来,就算mg42再牛逼,也不足以让2000人和一万多人硬憾。

    说白了,大炮,是和日寇野战的利器,但也是拖累行军速度的重物,人家要跑,你也只能干瞪着眼看着,除非刘浪这2000号人全部实现机械化。显然,在这个阶段还不现实。

    可现在,仅仅凭夏文运一封假情报,第八师团终于不跑了,不仅不跑了,反而还像个鼻涕虫一样给黏上了。

    恶心,是恶心了一点儿,不过,这倒正中刘浪的下怀。

    刘浪那篇大义凌然俨然一副“大丈夫只求马革裹尸”的英雄模样当然是用来忽悠的,倒不是刘浪怕死,那是因为他还有更多的事要去做,他又怎么会主动选择带着2000人殒命在这个小小的长城战场。

    数年后的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兰封会战。。。。。那才是刘浪最渴望的战场。

    忽悠,自然是为了更好的跑路,不把热河和长城这潭浑水搅得更混,长城团想完整的脱离这个战场可不是件容易事。更何况,长城团已经将日寇打得如此痛彻心扉。

    几乎不用想,刘浪都知道关东军上上下下十几万人无不想把自己剥皮滴蜡除之而后快。

    说实话,如果刘浪现在只留一个营在这里忽悠第八师团,自己率领主力直奔青龙山,关东军上下也只能是徒呼奈何。

    在意外的从陈运发处得知青龙山有条可以通往长城以南的便道后,长城团就已经多了条极为稳妥的后路。

    但刘浪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日寇,坏天气,还有十来天,中日双方的谈判,也应该尚需数日。

    在走之前,他得好好的再让日寇领教一下长城团的厉害。

    “怎么样?刚才我说的想法,你们两个还有什么意见?”刘浪把目光从地图上收回,微笑着看向自己面前站着有些目瞪口呆地两个心腹爱将。

    “长官,我没意见。”刘大柱向前一步昂首挺胸铿锵有力的道。

    “长官,您这想法倒是不错,只是,土匪连刚刚成军,匪气未脱,您就让他们去执行这样重要的任务,可行吗?”已经带着五百菜鸟押送着大量物资追上团部主力的陈运发脸上还有些犹豫。

    “哈哈,所以我才让最熟悉他们的你去押阵啊!”刘浪哈哈一笑,又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再说了,这次可不是让你们去当乖宝宝,也许,你会发现,他们才是做这个任务最合适的人选。”

    于是,整个二战史上最奇葩的一场战争,就在中国热河土地上爆发了。

    人数高达一万多人的日本关东军第八师团,对人数不过2000人的中**队若即若离,就像一个春意荡漾的小媳妇儿,被流氓撩拨一下,就羞涩的逃开,但流氓一收手,她又主动的贴上了。

    如果说,两者对换一下人数,可能军事家们还会赞叹,干“发浪小媳妇儿这活儿”的部队还真的很挺有招儿。可是,你特娘的足足万把人和对方只有两千人相比就如同一只超级母老虎一样,还如此欲拒还迎的发春,丢不丢人?恶不恶心?

    而长城团,也很配合,连续两天,就像在和小媳妇儿搞足前戏一样,你跑我就停,你停我就进,反正让你也欲退不能,欲进不得。

    第八师团只得被长城团调动着来回演练武装越野,前戏真的搞的是很有火候,每个人都累得像条狗。

    可是,第八师团的侦查尖兵们并不知道,那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远去的辎重队的真正目标是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