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逼上贼船
    “奶奶的,老子不要你的命,也不会要你供奉什么牌位,给老子站好了说话。”二货男喷着粗气道。

    雕爷着实有点儿后悔点这个猥琐男来说话了,这特娘的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是,是,大王您有什么事儿吩咐小的,尽管吩咐。”一听不是要命来的,山羊胡立马精神了,拿着脏乎乎的袖子把瞬间就涌得满脸的眼泪擦擦,堆起一脸笑。

    这货是学过变脸吧!土匪们对能将一张脸转换如此之快的山羊胡顿时刮目相看,这特么也是一门手艺啊!

    “我问你,为什么来的人这么少?”二货男指指脸上还带着无比惊恐的人群,问道。

    “大王您有所不知,知道日本人要来,能跑关内的跑关内了,能去乡下投亲靠友的去乡下了,还留在城里受小日本作践的,那都是迫不得已没地方可逃的。能来的,也就这些了。”山羊胡很快进入角色,一脸悲情的给胡子大王解释。

    他当然不敢说还有一部分实在是怕死了土匪,宁愿一家死一块儿也不出来给土匪大爷们面子,或者说,人家没有大闺女也没有小媳妇儿,不在土匪威胁的范畴之内。

    不过山羊胡说得还是很有策略,言语之中尽是大家伙儿很给面子的话!眼前这个穿着抗大包民工打扮的胡子大王明显有点儿不那么正常,不说些好听的,山羊胡真的觉得性命堪忧。

    “哦!原来是这样。”二货男点点头。指指背后的麻包堆:“那好,既然大家伙儿给面子,我青龙山的弟兄们也不能说不讲情义,看到这是什么了吗?”

    双腿还在打颤的老百姓纷纷眨巴着眼摇头,不会是人脑袋吧!还来吓唬咱们?

    二货男冲一旁的幺十三翘翘鼻孔。

    幺十三抄起腰中挂着的三八刺刀,对准其中一袋狠狠地扎了进去然后用力一划拉,白花花地大米从麻袋里流出来散落到地上。

    近千老百姓眼睛珠子顿时直了,白花花地大米啊!那可是好东西。

    要知道,自从日本人进了承德,每家每户都被要求贡献军粮,敢藏粮食不交的,可被日本人灭了几家,唯一剩下的一点活命口粮这一个月来无论如何节约也快吃完了,再没有吃的,一家都得活活饿死。

    一时间,大街上只剩下咽口水的声音。

    二货男暗自得意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来,小鬼子把承德城的老百姓们祸害的着实不轻。

    “看到没有?这不是别的,全是粮食,有米有面,足足两万斤,你们这不到一千人,每个人能分二十多斤,加点儿野菜什么的,基本能够全家人吃一个月的。”二货男大吼道。

    “那,大王想让我们帮着干什么?城里的日本人前几天走了一批,也就那么几十个人了,好像大王也没让他们跑几个。”山羊胡努力的咽下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嘿嘿,什么叫没跑几个?小鬼子一个步兵小队54人,全在哪儿躺着呢!好让大家明白,我们青龙山的弟兄,虽然向来干的都是无本买卖,但也从来都是义薄云天的好汉,绝不会向苦哈哈父老乡亲们下手。之所以喊大家伙儿来呢!一是接济一下大伙儿,二来嘛!是我们平时在山里,对承德城的情况也不是太了解,希望大家给我们弟兄说说实际情况。”二货男脸上浮出笑意大声说道。

    二货男把话都说成这样了,再不明白胡子大王意思的人那可就是蠢蛋了,就算还懵懂不知的,也被一旁的人提醒了。

    这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不抢穷人,只抢富人,把大家伙儿喊到这里的意思,就是,你们说说那家有钱。

    说的人,自然就有米面,不说的,那可就不一定了。

    不过,听明白了二货男的意思,人群却踌躇起来。

    米面虽然很诱惑人,但,那些城里的大户们可也不是什么善人,若是他们知道是自己这些平素他们瞧不上眼的下等人给土匪提供了信息,那等土匪走了,他们怎么办?

    那些豢养着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护院的大户们可是凶恶的很啊!

    米面可以活命一个月,但一大家子可还要在承德城继续生活下去呢!孰轻孰重,用屁股想都能分得出来。

    一见人群纷纷将眼睑低垂,不再看向诱人的米面粮食,早对抢劫这事儿琢磨出心得的二货男那会不知道他们心里的那点儿小想法?抢劫商队,被绑住的护院们担心被雇主知道是自己泄密财货的事儿多了去了,但最后还不都是乖乖的说了?哪怕是不用打也不用骂。

    “嘿嘿,我知道大家伙儿是怕狗大户们秋后算账,不过,你们放心,在你们站在这里的时候,我的弟兄们已经帮你消除后顾之忧了。不信,你们仔细听听。。。。。”二货男笑眯眯地指指一边。

    人群更安静了,纷纷屏息静气侧耳听着不远处不断传来的呼吼声。

    “插小旗的人家注意了,青龙山座山雕雕爷感念大家提供的信息,特意每家每户送米粮三十斤。”

    。。。。。。

    承德城的百姓们看向二货男的眼神那叫一个绝望,我特娘的啥时候提供啥信息了?你这满大街吼的,全城都听到了。

    “咳咳。”不远处看着二货男表演的陈运发咳嗽起来。

    这货,真不愧是玩儿心理战的高手啊!

    先是逼着老百姓们来到大街上,然后再用米面诱惑,再用先斩后奏把百姓们逼着上他的船。当然,这还不是最绝的,最绝的是,他用两万斤米面摆在面前告诉所有人,你说了,有米面;不说,也有,不过是口头上的。

    你说,这个时候不说的,那不是傻x吗?就跟一定要上断头台一样,每个人都宁愿当个饱死鬼而不当饿死鬼不是?

    这一下,效果真是杠杠的。

    几乎不用二货男再催。

    只沉默了几秒钟,人群立刻爆炸,最少有二十几号人往前挤着喊起来。

    “大王,我知道谁家有钱。。。。。。”

    “大王,我举报陈。。。。。。”

    “大王,我也有情况要汇报,很重要的情况。”山羊胡也没继续犹豫,很果断地往前一步,差点儿把脸都贴到雕爷厚厚的胸毛上。

    一伸手把山羊胡扒拉到一边儿,二货男笑眯眯地吼道:“都别乱,有没有会写字的?会写字的,能记录大家伙儿说的信息的,等会儿你有多少力气,就抗多少米面回家。”

    出乎百分之九十五都目不识丁的土匪们预料的是,竟然有十几号人站出来号称能记录。

    这城里人,是比乡下人读的书多啊!二货男有点儿感叹。

    山羊胡也想主动请缨,却被二货男又是一拨拉,“你,单独给我说情况。”

    不知怎么的,二货男有个直觉,这个猥琐山羊胡,貌似有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