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到处都是人才
    直到此时,大门口处才伸出一只手晃了晃,伴随着颤颤巍巍的声音:“胡子大爷,枪已经全部丢出来了,我们能出来了吗?”

    卧槽,这特娘的怕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人才了,二货男嘴角又狠狠地抽了抽,同时心里也想抽这个说话的伪军。

    就算是伪军,也好歹挂了个“军”字吧,这怕死都怕成这样,连青龙山的土匪,不,连那个猥琐山羊胡都不如好嘛!

    “赶紧的出来站好。”二货男磨着牙喊了一嗓子。

    然后就看着一个二个脸上抹着煤灰,穿着破烂褂子的家伙从大门里小心翼翼地蹭了出来。

    敢情,早都化好妆准备跑了。二货男和土匪菜鸟们一看门里走出的这帮家伙,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

    山羊胡两边看看,实在没想明白土匪们有啥好乐的,以刘阿八刘班长为首的满洲兵穿成这样,还不是准备投奔你们去的?你看那“制服”样式,一样一样的。

    “你们谁是头儿,站出来说话。”二货男忍着笑上前一步问道。

    “大爷,小人刘阿八是班长,请您训话。”一个身高不过一米七长着尖脸候腮两眼珠子却是晶亮晶亮的家伙操着一口先前大家已经熟悉的嗓音站了出来。

    “刚才就是你喊的投降啊!不错,不错,很有先见之明。”二货男大大咧咧地表扬道。继而话锋一转,脸上涌上几分好奇:“不过,刘阿八啊!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一点,你给我解释解释成不?”

    “大爷您说,小人一定说实话。”

    “这城门洞哪儿打成一锅粥了,你们不去帮忙也就算了,小鬼子打输了,你们怎么不跑呢?还呆仓库等死呢?”

    “皇军,不,小鬼子都打不赢你们,我们往哪儿跑?从这儿跑出城,恐怕用不了多久,你们的人就会追上来把我们宰了。”刘阿八满脸苦涩的解释。

    “咦,还有些小聪明,知道我们不会放人跑路给小鬼子报信。那你们好歹有挺重机枪,怎么连一枪都不敢放?还有,穿成这样脸上还抹灰是什么意思,你们又特娘的不是大姑娘,还怕我们看上你们是怎么的?”二货男继续好奇地问。

    “大爷,小鬼子可是有一挺重机枪还有四挺轻机枪,他们都打不过,我们。。。。。化装成这样,那是因为你们是杀富济贫的好汉,我们都这样了,你们怎么说也。。。。。”虽然刘阿八有些吞吞吐吐没把意思表白的太清楚。

    但所有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那么厉害的日本人都被你们灭了,一挺92重机枪又有鸟用?还不如光棍一点儿得了。至于说那个化装,倒也没怎么想逃,而是,冲着挣同情分去的。

    人才啊!这也是个人才,不仅很识时务,而且妈拉个巴子的还挺会扮可怜博同情。

    你别说,这个叫刘阿八的伪军班长搞的这一套还真有效,从他们开始丢枪到抖抖索索站出来,哈哈大笑的土匪们大多都关了保险,心中再无任何杀意。

    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对弱者报以同情心。禽兽,自然不在其列。

    “行,刘阿八你很精明,知道用这套替你的弟兄们保命,我雕爷做回主,不杀你们。只是,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那种不管你再可怜也要杀了你当乐子的家伙?”二货男瞅瞅陈运发,见陈运发眼里也带着一丝笑意,心下明了,拍拍胸脯再度问道。

    “嘿嘿,雕爷,你们进城半天了,还没见一家哭爹喊娘的,那自然就不是。”刘阿八脸上恭维的笑容不减。

    “现在是非常时期,让你的弟兄们先受点儿委屈,等我们事办完了,看老大们怎么说。”二货男冲后面一招手,十几个土匪拿着绳子就先围了上来。

    其余九个伪军倒也老实,毫不反抗的就任由土匪们拿着绳子把双手缚在身后绑了个结实。刘阿八倒是神色不动,仿佛知道这是必然结果。

    二货男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拍拍这个挺有主意的伪军班长,“行,就你了,带我们进去看看小鬼子留下的什么好货。”

    留下了一个中队拿着枪围着围墙站了一圈负责警戒,二货男带着刘阿八山羊胡和一个中队走进了传说中鬼子的物资仓库。

    陈运发全程没怎么发言,就跟在后面看着二货男表演。

    不得不说,这家伙打仗可能差把火,但搞起和这些俘虏打起交道来,陈运发觉得,这货可能比自己都强得多。

    陈运发也不想想,一个真正的二货,就靠着老爹那点儿余荫,就能让四百多土匪老老实实喊他老大?没点儿和肥羊打交道的能力,光凭山上那几十亩玉米地,就能养活大大小小几百号土匪?

    这些,可也都是长期锻炼下来的结果。没有谁的能力是天生的,哪怕是刘浪。哪怕他拥有着一个千锤百炼未来共和国利刃的灵魂,他依旧每天勤练不缀,失去了身体的柔韧与坚强,再强悍的灵魂也没什么鸟用。

    天赋,不过是勤奋的另一个代名词。

    在老马识途的刘阿八和山羊胡的带领下,穿过前厅来到后院,堆积如山的麻包险些亮瞎了二货男的眼。

    尤其是听说这里装的全是粮食和骡马食用的草料和豆料以后,二货男更是猛扑上去,拔出刺刀一刺刀刺进麻包,然后又换不同位置连刺几包,看到里面流出的白花花大米和金灿灿的玉米之后,失心疯的大笑起来。

    整个土匪中队的土匪们也都欢呼起来,这特娘的要是弄回青龙山去,省点儿吃的话,能吃上好多年。

    可不是,这堆积如山的粮食,少说也有二十万斤,搁谁,谁都得笑。

    只是,至于笑成这样?

    这帮胡子大爷是有多久没吃过饱饭了吧!刘阿八和山羊胡这两个老熟人悄悄对望一眼。

    他们还真是猜对了,若不是抢了长野佑二的辎重大队,雕爷和他的几百号弟兄足足有四个多月没吃过饱饭了。

    粮食,对于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子弹炮弹什么的,更是渣渣。

    不过,当听实在看不下去的山羊胡说旁边的库房里还存有两屋子的弹药的时候,二货男却是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当人吃饱肚子了,自然就会想别的,这再正常不过。

    就是二货男兴冲冲地跑去想亲自砸开门看看“堆积如山”的弹药是怎么样一种盛况的时候,却被一肚子保命主意的刘阿八以一个敏捷的虎扑抱住腿,哭丧着脸道:“雕爷,开不得。”

    “干嘛?你们狗日的偷偷拿去卖了?”雕爷瞬间大怒。

    所有人。。。。。。这是什么大脑回路?那玩意儿,谁敢要啊!

    “不是。。。。。”刘阿八可怜巴巴的眨巴眨巴眼,努力的想着应对如此奇怪问题的措辞。

    陈运发却是微微一笑,伸手在腿侧拔出他那把不大的精钢匕首,大踏步地走上前,在大门门闩处猛地挥出一刀。

    刘阿八脸色一白,差点儿没吓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