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眉眼如刀
    有资格站在刘浪身边的人,或者说有资格让刘浪费力吧唧的装逼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这几位现在名声不显,但刘浪却知道,别看他们现在是农民,可他们在未来的抗日大战中,却书写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曾经的时空中,热河省最大的抗日武装,华北第一支抗日武装的殊荣,正是在这几位农民手下诞生的。

    早在刘浪命令刘大柱率领着土匪菜鸟攻占承德城的时候,就命令他在占领城池之后就将城内一切事务丢给土匪菜鸟们,他的主要任务,是去寻找位于承德城外三十里黄花岗那个叫做孙仗子村的小村子。

    当然,小村子不是重点,村子里的几位人才是重点。如果刘浪的记忆没有偏差的话,十八个农民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四月正是在这里歃血为盟,成立起华北第一支抗日救**武装的。

    而站在这里的几位,正是其中的骨干,那位身高几乎不输于独立团第一铁塔陈运发的大汉,正是其中的带头大哥,名叫孙永勤。

    刘浪所站的位置,也正是被未来收录进承德县志的路通沟的大山沟沟。

    没错,刘浪现在并没有在和第八师团对峙的前线。在下达完攻击第八师团的命令后,刘浪就带着团部警卫排的一个班,骑着数天来缴获第八师团的唯一十三匹快马,借着夜色的掩护,连夜狂奔七十里,到达了这个地方。

    阵地外围的日军尖兵,早在刘浪决定要出发之前的数小时,就被派出的一个步兵连和数名特种兵的配合下一扫而空。

    谷部照倍根本不知道,那位让他惊惧的对手早已不在他的对面,现在指挥长城团的,是祁光远。

    虽然三个营长都反对刘浪离开主力部队去找一帮农民,但刘浪将自己的意图一一阐明后,面对刘浪远超众人思维的布局,三大主力营长也无话可数。

    他们所虑最远,也不过是在脱离第八师团的纠缠之后如何将2000将士和不计其数的缴获运回长城之内,以及如何躲过日军即将回返长城以北的主力追杀。

    哪像刘浪这个妖孽,他竟然已经想到了数月之后甚至数年之后。那帮农民,是他战后布局的关键一环,甚至,也关系到了长城团能否全身而退的关键。

    有一个如此妖孽的长官,自然是所有人的幸运。

    当然,也有不幸。

    不幸的是所有原第二十九军自祁光远以下的校官们觉得自己都很蠢,领章上同样都是银板板加星星,为毛他能想那么远,而自己却想不到?

    难道,自己领章上的银星都是假的不成?

    “刘团长,不论你是否猜的对不对,可这奉天独立旅却有2000号人马,你所带领的**弟兄却才这百把十号人,就是加上我孙某这边联络上的能打枪杀敌的300民团弟兄,总共也不过500号人,你打算怎么办?”身高也是近一米九的昂藏大汉瓮声瓮气的问道。

    刘浪看着这位未来将自己麾下的抗日救**发展到近5000人,让占领热河的日寇头疼了足足两年的抗日救**首领,微微笑道:“孙团长可是方圆数十里闻名的好汉,咋了,这二鬼子一多,你就怂了?”

    “刘团长,我孙某这数日来没少听到传闻,刘团长率领着麾下将士将敌寇数万大军击退,我孙某敬你是英雄,但你也不能小瞧我等,我和王林等几位兄弟既然早有想法揭竿而起对抗日本人,就没有怂蛋这么一说。罢了,既然刘团长身为一团之长都不怕,我孙某人和弟兄们又有什么怕的?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就和二鬼子们干上了,替承德城里的乡亲们也争取点儿撤退的时间。”孙永勤愤然作色。

    “哈哈,孙团长言重了,我刘浪身为家中独子,还未娶妻生子,轻言生死不说父母双亲不依,恐怕我刘家老祖宗也要从棺材里跳出来找我的麻烦,我可还不想死。”刘浪大笑道。

    刘大柱也微笑着给被自家长官激的一脸决然的孙永勤说道:“孙团长不必如此担忧,敌军虽然势大,但谷部照倍那个老鬼子老窝都被人掏了却只敢派伪军来,你知道是为啥子不?”

    “为什么?”孙永勤一呆。

    “那是谷部照倍老鬼子早就被我长城团打寒了心,宁愿抱成团也不敢再分兵了,要不然事关肚皮这样的大事他也不会只派李寿山那个大汉奸往这边来了,这样一支被打断了脊梁骨没有士气的军队,就算我长城团只有一个连,也没啥子大不了的。”刘大柱一脸的傲然。

    “刘连长,好汉。”孙永勤冲刘大柱竖了竖拇指。

    做为一个扯了百八十号农民,拿着土铳就敢对日本人下手的孙永勤绝对算不上一个胆小的人,但带着一百多就敢和2000号二鬼子叫板的刘大柱,胆子比他还要大的多,绝对值得他竖大拇指。

    孙永勤并不知道,就是他眼前的这个貌不惊人的连长,带着100多号兵,在阵地上和日军厮杀了近8天,击毙日寇近700人,击伤更不知道有多少,而整个连队伤亡率也高达百分之八十,即使这样,他们也在最后一战的白刃战中将近200日寇赶出了战壕,并将一名精通刀术的日军大尉击杀在阵地上,是整条罗文裕防线中最硬骨头的连队之一。

    “刘团长,孙某还有一事不解,为何第八师团尚余一万多人,却不敢躲入承德城借助城防之利和你们对抗,而偏偏要选择野战?那个叫谷部照倍的日寇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孙永勤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心中一直很疑惑的问题向刘浪问出来。

    “呵呵,孙团长这个问题问的好。”刘浪哈哈一笑。“这个想法,孙团长能想到,谷部照倍这个从军多年的老鬼子当然也想得到。不过,就和我先前分析的一样,谷部照倍啊!只适合做参谋而不适合为一军之将。他躲入承德城倒是没什么,他却又怕我跑东三省去捣乱,我想,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恐怕也给他下达了阻挡我入东北的军令了吧!嘿嘿,自己都快完蛋了,却还瞻前顾后的想着什么军令,真是愚蠢之极。

    如果易地而处,换成是我在他那个位置。。。。。。嘿嘿。”刘浪冷笑道。

    “会怎么样?”孙永勤颇有些急切。

    做为即将领兵的人,孙永勤知道那可和以前行侠四方大不一样,一个能大败日军的正规军上校团长,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对自己可能都大有裨益。

    “嘿嘿,那我就立刻退入承德城中,以城中上万中国居民为质,让长城团的大炮发不了言,失去火炮之利,长城团的威胁就没那么大了,第八师团足以撑到援兵的到来,甚至,只要他放出一条信息,我长城团就不敢向东三省再行一步。我相信,如果不是谷部照倍而是西义一那个老鬼子在主持的话,他一定会这么做的。”刘浪正色道。

    “是啊!如果小鬼子这么做,那可就大大的糟糕了。还好,小鬼子有个水货指挥官。”孙永勤额头上浮上一层细汗,带着几分后怕拍腿叫道。

    “也不尽然,谷部照倍也许想到了,只是,他不敢如此做而已。”刘浪眉眼中露出一丝冷冽。

    “为何不敢?”孙永勤下意识地问。

    看到的却是刘浪原本温和的胖脸上陡然的眉眼如刀,杀气森然。

    孙永勤背心一冷,大冷天的,汗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