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热河第一土豪
    没有必死的勇气,那就只能继续被刘浪牵着鼻子走。

    所以,刘浪猜对了谷部照倍会派出的部队。

    同时,也给他们挖好了坑,等着把那个近代史上东北最臭名昭著的大汉奸之一给彻底埋进去,永世不得翻身。

    至于那个“牛二小计划”,新兵牛二也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小了,竟然让胖子团座为自己特意起了这样一个行动计划的名字。

    谁也不会知道,那纯粹是刘浪为了纪念自己儿时学过的那篇著名的抗日小英雄的文章。

    战争,让女人和儿童走开。可那个少年,却为了某种信念,将生命永远停留在少年。

    时间回到十二个小时之前。

    承德城里。

    早已接到刘浪电令的二货男,依旧穿着他那件拉风的,不,应该叫畅风的坎肩,大马金刀的坐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里。

    二货男屁股下面是烟檀木做成的太师椅,木质温润滑腻,犹如少女的肌肤,坐于其上,简直都不想起来。坐惯了石头树桩的二货男舒服得眼睛都眯了,只差哼哼几声表达自己的臀部很舒服,很爽。

    他面前硕大的八仙桌更是一整块紫檀所制,红为吉,紫为贵,红得发紫更是大富大贵的象征,在这样的八仙桌上吃饭估计食欲都好得多吧!

    夜色下大厅里亮着的灯笼里点的是参杂了檀香的鲸油,火光明亮温暖而且散发着阵阵清香。

    这绝对是个豪富之家。

    妥妥的富豪,做为控制着热河全省大半布匹粮食买卖的韩家,在整个热河,韩家若说家资第二,那就真没人敢说第一了。

    别说历任热河总督,对热河第一富的韩家都得恭恭敬敬,就是占领了承德的第八师团师团长西义一和参谋长谷部照倍,都对韩家家主韩天豪以礼相待。

    原因很简单,关系着民生最重要的吃穿用三项,这韩家,就占了其中之二。若是要让热河乱起来,只需要让韩家完蛋即可。

    面对这样一个动一动便可扰乱全省的韩家,一直想将热河全省揽入怀中的关东军,又怎么可能将他毁灭呢?日本人,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热河,能为日本本土输送钱粮的热河,而不是一个还需要花费巨大精力和钱粮去经营的热河。

    日本人,现在没那个耐性,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当然,最主要的,也是没那个钱,他们自己都还走在穷兵黩武已经快穷得叮当响的路上呢!

    更何况,当日军一进承德城,韩家,就主动靠了上去。第八师团后勤仓库里的那十几箱金子,其中就有韩家贡献的四分之一。更别说,还有给西义一中将阁下谷部照倍阁下等一众日军官佐私下的打点。

    韩家,在承德城中,就是日军最大的红人,这点儿,全城皆知。

    很自然的,在百姓们的指证和山羊胡的带领下,带着一众匪兵连砸十五家承德豪富大门,把恬不知耻投向日本人曾主动贡献出大量金银的“土豪”抢成了“土”,那个豪字估计近几年是无法再戴上了之后。

    二货男便堂而皇之的登上了热河第一富豪韩家的大门。

    被近两百荷枪实弹匪兵扛着重机枪包围了近六个小时的韩家,也终于等到了脑袋上始终悬着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主人的到来。

    虽然那个主人稍稍有点儿挫,不仅穿得很畅风,而且坐个太师椅,都坐得很爽屁股在上面扭半天的土包子样子。

    但,枪杆子里出政权,现在土包子是老大。

    老老实实坐在二货男下方小椅子上的韩家家主韩天豪,就这样看仰视着土包子享受。何止不敢说二货男是土包子,拥有着圆滚滚的脑袋圆滚滚的身子的韩天豪脸上带着笑,甚至比看日本人的中将还要更谄媚几分。

    那模样恨不得是二货男说:来,哥喜欢你。这位就能立马脱裤子,扭着没有腰的腰撅起臀部。

    因为韩天豪很明白,眼前的这帮土匪,可比动辄杀人灭家的日本人要狠多了。尤其是对于韩家来说。

    日本人对他还有需要,不管是出于稳定还是希望从他这儿捞钱,他韩家就算是头养肥的肥猪,那也得等到过年再杀。

    可这帮土匪们,那可就不一样了。韩家就算是头小乳猪,那也得被饿极了的土匪们现烤了,如果不把他们喂饱的话。

    “雕爷,日本人已经抢过寒家一道了,现在您面前摆的,是寒家最后一点儿资财了?您要是再不满意,那韩某人可就只能带着一家老小去跳河了。”见二货男始终是眯着眼在哪儿和太师椅磨蹭,韩天豪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惊惧主动开口了。

    “韩家?究竟姓韩的韩家,还是寒颤的“寒”家?如果是前者,那你可就不老实了,热河第一富豪韩家,啧啧,就这么点儿东西?如果是后者的话,呵呵,你老韩就更是扯淡了,你们都是寒家,那特娘的这热河谁敢称热家?”二货男慢条斯理的拿手摩挲着光滑温润的太师椅扶手,仿佛那是少女最柔嫩的肌肤。

    怎么说呢!从语言到动作倒还有几分老奸巨猾山寨老大的意思。就是,配上他小坎肩加露胸毛的画风。。。。。。

    真的是,不忍直视。

    老大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越来越会装逼了。

    站在下手的幺十三嘴角直抽抽。

    可韩天豪可没小土匪那个小心思,圆溜溜的中年胖子快被土匪大爷的这一番诛心言论给说哭了。

    那意思很明显啊!已经放在大厅里的四箱子金银珠宝外加近五万现大洋满足不了这位大爷的胃口。

    “噗通”一声,满脑袋冷汗的中年胖子就给跪地上了。

    “雕爷,寒家,不,是韩家,在热河经商这数十年,虽说略有薄产,但狗日的日本人一来,就抢去了大半啊!黄金近0两不说,连我夫人手上戴了数十年的缅甸老坑出的玻璃种玉镯头都被狗娘养的抢去了啊!这点儿陈账房可以作证,现在家里就剩这点儿了。雕爷可以派人搜搜,如果再搜出一两金子,你把我韩天豪沉江种莲花就是了。。。。。。”中年胖子也是演戏的一把好手,说哭就哭,中间根本不带打忍的。

    那把子鼻涕眼泪糊糊的,就如同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苦逼的人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