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美丽坚果人?
    牛二小,自然是新兵牛二了。

    新兵牛二此刻正在伪奉天独立旅旅长李寿山身边不远处和一头驴子较劲。

    因为李旅长需要骑马,而来自韩家家主的心腹下人需要带路,可不仅没有多余的马给牛二,而且牛二用笨拙的骑术也证明了他不适合骑马。

    所以,只能给他牵了一头驴。

    然后,走了二十几里路已经累的不行的驴发了驴脾气,死活不走了。

    急得牛二从路边拔了几把鲜嫩的青草,又找负责照料李旅长那匹大东洋马的马夫抓了几把豆料,才算是把驴脾气发的倔驴哄好。

    这一切,自然都落在不远处李寿山的眼里。

    可以说,直到此时,老奸巨猾的李寿山心下这才放下对那名叫牛二的下人最后一丝怀疑。

    做为跟随第八师团进军的满洲兵最高长官,李寿山很自然的一进承德城就成了热河第一富豪韩家的座上宾,对于韩天豪那个大奸商,李寿山还是有些了解的。

    以他的了解,韩天豪可不是那种铁了心要跟日本人干的家伙,那货纯粹就是个墙头草,那边强他就靠那边。按道理说,土匪都开始烧杀抢掠了,他韩天豪忙不迭的拿着金元宝和美女去巴结土匪都来不及,哪有时间还派人来给第八师团送信?

    可那封信他也看了,的确是韩天豪的亲笔信,那货别看是个商人,但一手毛笔字写得极好,还是什么什么瘦金体,据说是为了在北平那种大城不用露怯,韩天豪专门请了名师苦练了好几年才有的成绩,一般人想仿冒都仿冒不来。

    信的内容也很符合逻辑,数百荷枪实弹的土匪围攻,突然城内的一个班满洲兵叛乱,香川真纪少尉仅仅只有53名士兵,里应外合之下全军覆没完全没毛病。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解除李寿山的疑虑。还是牛二一路上的表现,基本就是个愣头青不说,连头倔驴都还要用青草和豆料去哄,在队伍休息的当口,看那一人一驴互相面对着眉开眼笑的模样,李寿山自己都快笑了。

    那妥妥就是个当下人的好材料啊!也只有他们才会对一个畜生如此上心吧!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个土匪。土匪?别说一头和自己较劲不走的驴,哪怕就是头听话的驴,在他们眼中,也是一盘上好的菜吧!

    李寿山心中暗暗舒了口气,刚准备下令全军继续朝承德进军。那帮土匪们估计现在也抢够了,只是,就怕他们区区数百人抢那么多东西吞不下把他们的胃给撑坏了。

    李寿山对数百土匪根本都没放在心上,只要他们足够贪婪,那二十多万斤粮食足够他们数百人搬上好几天的。

    还没来得及下令,数百米外一匹快马朝临时休息点狂奔而来,李寿山拿起望远镜一看,正是他派出去打前站的骑兵排排长。

    李寿山吓得手一摆,命令全军戒备,这是发现敌踪了?在这里,如果发现了敌人,那除了该死的刘浪所部还会有谁?

    堂堂李旅长吓得冒汗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

    哗啦一下,近2000人的伪军全体伏下身形,枪栓拉得哗啦哗啦响。正在和驴子较劲的牛二更是敏捷的钻到驴肚子下面藏好,肩上背着的和伪军完全不同的汉阳造也被他端了起来。

    再照顾畜牲的下人,在危险来临之前也得先顾自己,这真的没毛病。

    “旅长,有。。。。。。有。。。。。”快马穿过阵地直奔到已经下马躲好的李寿山面前的骑兵排排长直喘大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扛着他牵着的那匹马在跑一样。至少,那匹马喷的白气都没他多。

    有些焦虑的李寿山更是火大,一脚把这货踹了个跟头,吼道:“直接说,有多少敌人。还有,你的骑兵排呢!怎么就回来你一个?”

    “没。。。。。没。。。。。。没敌人啊!”在地上翻了个轱辘的骑兵排排长还下意识地喘了两口大气,突然看到旅长大人正在摸枪,话马上就顺溜了。

    “你娘的,没敌人,你说有。李结巴,下次不把你结巴的毛病给老子治好,你娘的去给老子当大头兵。”李寿山差点儿被自己这位结巴骑兵排排长给气晕。

    心里更是打定主意等回东北就把这个喜欢大喘气吓人的结巴颏踢去当辎重兵,反正离自己越远越好,就算他妹妹是自己第十五房小妾也不行。

    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但真的是有啊!旅长。”

    “那你说,有什么?”

    “有情况。”

    “李结巴,你能不能直接说是什么情况?”李寿山终于在这种近乎于二百五的对话中败下阵来。

    “有一队人,都有枪,被弟兄们围起来了,还有个凶巴巴的漂亮妞儿,吵着要见你?”说到有女人,大结巴也不结巴了,脸上还堆起了一阵猥琐的笑容。

    “妈拉个巴子,大军行军途中,有枪的都是敌人,男的都给老子干掉,女的,不是要见我嘛!下了枪绑起来,晚上老子来见她。”李寿山又是一脚踹过去,脸上却是不露痕迹的露出一丝淫笑。

    这个时候,有个漂亮妞儿主动送上门来泻泻火,也是不错的。李结巴搞别的不行,但这讨好人方面,跟他妹子一样,还是不错的。

    看着猥琐的李结巴,李寿山的思绪竟然有些飘荡,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第十五小妾那张火红的双唇。

    “不行啊!旅长。”李结巴突然出乎意料地反对起来。

    “有什么不行的?”李寿山一窘,怒气再度勃发起来。

    “那个女的,说的是鸟语,我们都听不懂,听那个翻译说,她是。。。。。。”李结巴赶紧解释道。

    只是,说道关键点的时候,结巴颏又开始习惯性的结巴了。

    “鸟语?”李寿山一愣,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着自己那位便宜小舅子急赤白脸的说关键点。

    “是什么美。。。。。尖利。。。。。。对,是美丽坚果人。”没人催促,李结巴说得显然还顺溜些。

    “哈哈,这个国家倒是稀奇了,还叫坚果?走,去看看那个坚果女人长什么样?”李寿山先是哈哈大笑,刚走了两步,口中又念叨起来:“美丽坚果,美利坚国,美国。。。。。。”

    心里悚然一惊,猛然回头,一脚又把狗腿跟在身后的李结巴踢翻:“我日你娘,是不是美利坚合众国?”

    “好像是。”李结巴脸上满是委屈。

    狗日的李寿山,日了老子妹子连丈母娘都惦记,真特娘的不是个东西。小骑兵排长却是在心里也是把自己这个便宜妹夫骂了狗血喷头。

    “美国人?来这里做什么?”李寿山脚步一顿,脸上却是露出几丝慎重。

    在中国最烟暗的近代史上,“洋大人”的威名可不仅仅只是说说的,那后面站的可都是一个个远强于中国的国家。

    就算是李寿山这样铁了心投靠日本人的大汉奸,也不敢轻易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美国公民给如何了。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他的日本主子这会儿对美国人还在跪舔呢!

    这是“洋大人”的荣耀,却是中国人的悲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