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李寿山的护身符
    山岗上的人,包括始作俑者刘大柱和他麾下的100多士兵们,这会儿都呆住了。

    当刘浪听说陈运发他们在承德城内找到日军后勤仓库,刘大柱也联系上他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只是让刘大柱姑且一试的孙永勤后,下的第一道军令就是让负责保卫承德的那个步兵排护送超过1000杆三八式步枪、十挺大正十年轻机枪、三挺九二式重机枪和二十万发机步枪子弹以及两万斤粮食到黄花岗交给刘大柱,算是刘浪给孙永勤这个曾经时空里的抗日救**领导人的第一笔见面礼。

    如果不是这批丰厚的物资,孙永勤那会那么快就信任了刘大柱?

    虽然刘大柱并不知道胖子长官为何对一帮农民组成的民团如此重视,但依旧坚决地执行了军令。更让刘大柱迷惑不解的是日军军火仓库里有步枪有机枪有步兵炮,可就是没山炮,刘浪却还命令送了近两千发山炮专用榴弹炮弹过来。

    为了这批庞大的物资,土匪菜鸟们整整动用了近100辆大车和超过2000号想挣大米白面的承德普通百姓。

    说白了,二货男和他麾下的土匪们除了往三十里外的黄花岗孙永勤处送物资,其余物资都还留在日军原来仓库中睡大觉呢!

    整整一个上午,刘浪就带着他们在路通沟这条近6里的山沟里埋炮弹并教他们如何引爆。

    炮弹,不是只有打出去才会爆炸,埋在地下,一样会炸的很“开心”。

    只是刘大柱和士兵们领会错了刘浪的意思,足足将炮弹多埋了一倍,500发炮弹变成了1000发,总计近4000公斤炸药。

    但谁也没想到4000公斤炸弹会如此猛,径直将近2000人的队伍给炸没了。

    哪怕是刘浪,也没想到。

    事实上,这并不是两次世界大战中最大规模的人工引爆。在刘浪的记忆中,一战索姆河战役,盟军通过32条坑道,在德军驻守的一座小山下埋进了几万公斤炸药,直接将整座小山炸翻,一万多名德军官兵被炸死,创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造“火山口”。

    可是,那只是在照片中,远不如近距离亲身感受来得更真切,这绝对是刘浪所见过的最残暴的一次爆炸,而且还是是他亲手完成的。

    等到遮天蔽日的烟尘散去,整条路通沟变成了不通沟不说,刚才还绵延数里的伪军队伍亦以消失不见,现在沟底还能活动的生物,绝对不会超过五十。

    之所以说是生物,因为。。。。。。。

    “嗯鸥、嗯鸥”一头大叫驴正在沟底叫得撕心裂肺的,很努力的证明它还活着。

    刘大柱第一时间拿起了望远镜,看向最开始看到牛二的位置,虽说对牛二的身手很放心,他也知道会用爆炸物对敌人进行伏击,但如此巨大的爆炸还是让刘大柱极为担心牛二的安全。

    牛二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但刘大柱却看到一个手拿着手枪浑身灰扑扑的家伙正在和一个同样是泥人一般的女人在拉扯。

    虽然看不清相貌,但一头乱蓬蓬的长发还是足以证明那是个女人。

    “走,下去看看。”刘浪拎着一支长枪率先跃出战壕。

    刘大柱带着一个排的士兵忙跟着一起朝山下跑去。孙永勤只是稍愣了一下,就看到刘大团长已经带着数十名士兵跑下了一百米的山坡朝依旧还站着却被炸蒙了的十几名伪军逼去。

    一手拉着外国小妞的衣领,将手枪顶在她的后脑勺上,看着从山下跑来的数十名荷枪实弹穿着很熟悉花里胡哨军服的人,李寿山大为慌乱的心才算是稍稍安定了下来。

    跑下来的这帮穿刘浪独立团特有军装的士兵,确定了李寿山在大爆炸之后的判断。

    果然,谷部照倍上当了,他李寿山也上当了。占领承德城的,那里是什么狗屁土匪,完完全全都是长城团捣的鬼。

    如果不是他们,谁有能力在这条沟里安放如此之多的炸药,竟然生生将他的独立旅炸成了独立班?想来,不光是韩天豪投靠了长城团在书信里撒了谎,那个负责送信的下人所说的路通沟是到达承德城最险还不是最近路程的那个说法也是故意让他因为不信任而主动选择的吧!

    一想到那个浑身土气连畜生都很温和对待的“下人”竟然还是个玩心理战的高手,利用自己的谨慎给自己下了个大套主动选择走路通沟这事儿,李寿山眼睛里更是凶光连闪。

    双目四望,除了周围稀稀拉拉站着的十几个被狂暴爆炸炸丢了魂的伪军,就只有那头大叫驴半跪在那里“嗯啊嗯啊”狂叫,却不见那个可恶下人的身影。

    咬碎了一嘴大黄牙,李寿山重新将目光投在狂奔过来的几十个人身上,不管怎么说,在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是长城团,他现在找的这个护身符还多少有点儿用。

    如果真是土匪,反而李寿山真的不如就现在给自己一枪算了。

    长城团,至少待遇是不错的吧!看着第一个冲到自己面前十数米提着长枪站定的一个圆滚滚的胖士兵,李寿山心里微微叹息。

    这年头,普通士兵能吃饱都不错,那里会长出如此一身“漂亮”的肥肉?李寿山怎么说也是个带兵数千的头头,对这些还是很了解的。

    “都给老子站住,老子就是奉天独立旅旅长李寿山,让你们最高长官来跟我说话。”李寿山突然高声喊道。

    胖子士兵没说话,就是拧着一双眉头看着李寿山枪顶着的女子。后面逐渐包围过来的士兵们也没人说话。

    最高长官,站最前面呢!

    “怎么着?堂堂长城团都是哑巴?哈哈,虽然老子李寿山今天是个败军之将,但老子今天说要走,你们还真拦不住,你们信不信?”李寿山心里一突,脸上却是强颜欢笑道。

    “哦?不知道李旅长打算怎么走?就靠你枪下的这个女人?”仔细盯着胸大腰细咬着嘴唇一脸倔强的外国妞儿瞅了半响,刘浪确定这位不是自己认识的女人,脸色平淡的发话了。

    “小兔崽子给我滚一边儿去,你算哪根葱跟我李寿山说话,让你们最高指挥官来,最好是你们团长刘浪。”李寿山勃然作色。

    “我就是,你说吧!”刘浪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十几名伪军一呆。

    李寿山一呆。

    满眼倔强的外国女子眼神也微微一凝。

    “哈哈,哈哈,你是刘浪?怎么可能。。。。。。。”李寿山狂笑了几声。

    却发现对面荷枪实弹满面杀气的士兵们却个个面无表情瞪着自己,笑声戛然而止。

    “没想到啊!没想到刘团长果然生得是如此一个富贵模样,请恕败军之将李寿山眼拙,刘团长得罪了。”李寿山有些讪讪地恭维刘浪道。

    “好说,还是那句话,不知道李旅长想靠什么离开此地,如果有西义一和谷部照倍那两个老鬼子的脑袋当见面礼的话!我想,那咱们还是可以谈谈的。”刘浪却是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呵呵,刘团长,明人不说暗话,你要的那个李寿山没能力办到,但这个女人的分量,可不会比你想象的差。”听刘浪充满着杀气的威胁,李寿山却也不慌张。

    拿枪顶顶女子的脑袋,“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劳拉小姐,恐怕得你亲自告诉这位中国政府北方军事委员会麾下的第一悍将刘浪刘团长你是什么来历了,否则,明年的此刻,就是我俩这对苦命鸳鸯的祭日。”

    被枪顶住脑袋的女子明亮的蔚蓝色眸子里闪过一丝怒火,却依旧闭口不发一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