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大撤退 4
    “mygod!真难以置信,你们就准备用人力将这些军火和粮食运走的吗?”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纯人力的方式在已经初步开始实施机械化的美国几乎已经不复存在,更何况这种超大规模的肩扛手提?

    “是的,劳拉小姐,这就是我们中国。”刘浪没有回头,面色肃然看着一队队百姓在士兵的引导下离开。

    在四十里地外,已经有提前离开的商家雇工和士兵正在建立临时宿营点,今天全城百姓将会满负载行走超过四十里山路,那是一段极为艰苦的路程,而这样的日子,将会持续五天。

    “请恕我冒昧,刘上校,我个人认为你将平民用于帮你运送军用物资是极为不人道的行为,如果遭遇敌军,他们也会被当成敌人射杀的。”小洋妞儿一脸愤慨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以韩天豪为首的一众商家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已经洗去风尘,露出不同于东方女性却依旧美的亮眼的西方美妞儿,这洋妞儿漂亮是漂亮,身段也够好,但就是脑袋缺根弦儿。

    就算全城人不搬东西不跑,回归的日本人就会放过他们?已经对日军的残暴有所了解的商家们可不会像一般平民那般乐观,稍有杵逆就被吊死的商家在承德城已经不少于八家,更何况这第八师团的辎重仓库被抢个底朝天,54名日军的尸体还在西大街上被晾晒数日之时。

    用屁股想,他们也知道承德人将会成为日军发泄怒火的牺牲品,只是不知道日军要杀到什么地步才会罢手而已。

    事实上,十六个大商家之所以最终能鼓动全城百姓背井离乡,屠城,这个令人遍体生寒的字眼都没明说,只说日军将会大规模报复,百姓们就已经深信不疑。

    实在是,仅仅一月,日军在承德城中干过的恶事就罄竹难书。

    “那是因为你并不知道日本人是怎样的一个民族,也许,用不了多久,你就不会这样想了,虽然我很不愿看到那样的情况。”刘浪并没有回头,小洋妞儿也看不到他浓眉下蕴藏的怒火。

    “好吧!虽然我不是很了解日本人,但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无疑是侵略者的身份,我会以公正的立场来看待这场战争,我很遗憾贵国输掉了这场战争。”小洋妞儿一派无所谓的态度让在场的中国人们都怒目相视。

    “劳拉小姐,也许这场仗我们是输了,但,中国,绝不会输掉整个战争,因为,有他们。”刘浪猛然回头,紧盯着小洋妞儿的眼睛,指着身负重物依旧在蹒跚前行的妇女儿童和老人们的身影,高声说道。

    小洋妞儿被刘浪的威视吓得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软弱,脸色微微一红,胸脯一挺再度上前,强辩道:“可是,上校,我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战争应该让平民离开,战争是军人的事。”

    “我们国家有个大官虽然能力差点儿,但他有句话说得却是极好: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惟有牺牲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劳拉小姐,我的国家和民族会用事实来证明这一切的。”刘浪脸色冰冷的丢下一句话,就大踏步的朝前走去。

    “你。。。。。。你们这种做法是极端不人道的。”小洋妞儿气得脸色通红。

    做为一个生长在崇尚生命自由的西方国度的劳拉,她是难以理解刘浪这个全民皆兵的说辞的。

    “小姐,我记得威廉爵士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不要去触动那条东方的巨龙,它一旦苏醒,将会改变整个世界。”小洋妞儿身边的烟大汉低声道。眼中带着丝丝恐惧:“我以前不明白,但现在我知道了,一个拥有着四亿人口的国家,当所有人都愿意拿起枪的时候,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更何况他们还有刘上校这种意志坚定,战术素养极端可怕的真正军人,日本人,会后悔的。”

    小洋妞儿也冷静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刘浪远去的背影,咬了咬嘴唇,蹬着高帮皮靴跟在后面跑了过去。

    烟大汉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跟上。

    西装男范子冉看看有些纷乱却颇显壮烈的全城大撤退场面,顿顿足,也追着后面跑了过去。

    刘浪迎面碰见了一户背负着重物正在前行的七口之家,当下停住了脚步,上前拉着最年长的一位老者问道:“老丈,先前不是已经说过嘛!大部分日用品将会在抵达平津安全地区后由长城团承担分配给跟随大军撤退的各家各户,为何还要随身携带。”

    “长官,大军对我们已经很照顾了,我们不想再给大军增加负担了,更何况,这些都是家里用惯的,家没了,这些。。。。。”老者回首看看承德老旧的城区,眼里闪过一丝泪光,“老汉,舍不得丢啊!”

    刘浪默然,他当然知道,不是这些东西有多值钱,而是,那曾经是家,曾经是回忆,家已经没了,这些,却是无法抛弃的。

    家,永远是纯朴的中国百姓们最深的牵挂。

    “老丈,我叫刘浪,是长城团代理团长,我代表全团上下2500名官兵感谢父老乡亲帮我军运送物资。”刘浪肃然的朝老者行了个军礼道。

    “啊!原来是刘长官。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老者一听刘浪自报官职,却是有些惶急得手足无措,差点儿双膝一软没给刘浪跪下还礼。

    他身边的三十许的壮汉和妇人也是脸色涨得通红,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浪伸手扶着老者,语气极为坚定的道:“不知老丈信不信我,今日日寇占我河山毁我百姓家园,日后我刘浪必将挥师北上,驱逐倭寇,复我河山。”

    再拿手指指一队队从身边走过背起了枪,同样抗上了大包的士兵,大声吼道:“士兵们,你们告诉我,我们会不会再回来?”

    “报告长官,我们会回来。”二货男大跨步的带头站了出来。

    虽然依旧还穿着他标志性的对敞开坎肩,在军容整齐的士兵队列里显得有几分可笑,但,没人笑,因为他脸上的坚定。

    这是一个新兵,一个才加入长城团不过数日的新兵,站在故乡的土地上对天空许下的诺言。

    “长官,我们回来。”士兵们异口同声,齐声大吼。

    没有举起枪,没有举起臂膀,就是扛着肩上的粮食,昂然站在天地之间。

    坚定的吼声,在旷野中回荡。

    先前听着士兵们大吼还有些茫然的百姓们,在愣怔片刻,在女人和孩子终于忍不住哭声一片的时候,男人们也纷纷高呼起来。

    “爹,娘,等儿子回来再给你们上香。”

    “我们会回家的。”

    。。。。。。。

    虽然声音不齐整,但,从未停下的脚步,更坚定了。

    小洋妞儿停下自己的脚步,有些迷茫,还有些莫名的感动。

    为她眼中的一帮东方土著们。

    烟大汉,一脸肃然。

    西装男,泪光闪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