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消失
    原来,范大公子在踌躇了半响,终于在这个全军临时修整的当口,刘浪被百万大洋砸得晕晕乎乎的时刻,凑了过来。

    不过,不是来找麻烦,真的是来锦上添花来的。

    “刘团长,是不是为了承德满城百姓安置的事儿在犯愁呢?”范大公子看看正笑得合不拢嘴的刘浪,小心翼翼地问道。

    刘浪差点儿没一个白眼砸死他,这都什么眼神呢?哥这儿正开心着呢,那里有半点儿犯愁了?

    这位大少爷脑袋缺根弦,一旁全身细胞都在为百万大洋欢呼的账房先生也给了重新恢复几分神采,小分头抹得油光水滑的范公子一个定义。

    “嗯?范公子有何吩咐?是不是觉得饭菜不合胃口?那也请你和劳拉小姐解释一下,现在是非常时期。”刘浪想想范公子还算不完全是个纨绔大少的表现,还是很礼貌并客气的应付了一下。

    “不,不,刘团长误会了。子冉身为一个中国人,其实对刘团长动用满城百姓搬运物资并撤往平津的做法是很钦佩的。”范子冉却摇摇头很认真的说道。

    “刘团长或许觉得范某是个花花公子,只懂得花前月下纸醉金迷,但再怎么样,范某也是个中国人,我父去世甚早,从小便由伯父抚养长大,对于这一点,伯父的教导子冉一直铭刻于心。热河一行,子冉实是见识了日寇的残暴,众多百姓衣不遮体流离失所,若是日寇回返,因第八师团之惨败,必会实施残忍报复。所以,刘团长所作所为,实为大义。”

    “哦?刘某还真没想到范先生有此眼光。”刘浪也没想到这个花花大少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眉头一展,对其更是刮目相看,说话中自也是客气了几分。

    “嘿嘿,刘团长,我伯父在平津亦有厂子,我可以代为收录一部分百姓为其提供工作以解其生活之忧,我相信伯父亦会欣然许可,不知可否。”范子冉接着说道。

    “好,我替承德百姓谢谢范家,范家果然名不虚传。”刘浪脸上涌起一股笑意,恭维话自然也出来了。

    有了这位大豪的承诺,这上万百姓的后顾之忧尽去。

    “同时,我还替范家向承德全城捐款五万大洋,请刘团长代为收下。”范子冉这会儿更显豪富公子的气派,一掷千金。

    “好,我收了。”刘浪激动的一下站起来。

    白捡了五万大洋不激动的是傻子,那完全可以让承德全城每个人都多拿两块多大洋,全家能多拿十块,就算在北平城,都足够一家人过一个月的。

    “刁叶,给范公子和劳拉小姐那边儿上一只烤鸡,对,你刚烤的那只。”刘浪对着树林里高声大喊。

    这下,归范子冉翻白眼了。

    我们喝白粥你说是非常时期,整了半天,你躲树林里烤鸡?敢情,我那五万大洋,也就值一只烤鸡的价钱。

    其实,当范公子看到二货男送过来的“烤鸡”时,才知道自己真的想多了。

    这个时候,那来的鸡?二货男手法娴熟打了两只斑鸠而已。一只,等烤好了,绝对不会超过二两肉。

    那估计是史上最贵斑鸠了。

    。。。。。。。

    中日双方高层不说每个时辰,但每隔两个时辰就会看下地图,研究长城团和第八师团的位置。

    根据双方电台汇报,这会儿一个跑一个追,已经快打到热河省中部,所有驻守城市的日军守备军全部像受了惊的兔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跟着第八师团一路向北撤去。

    一心催促长城团撤退的何上将嘴上的火泡都起了好几个,再这么打下去,固然成就了长城团的荣耀,甚至让北方军事委员也沾了光,遮盖了整个战役大败的丑陋,但光头大佬的怒火,连何上将也扛不住啊!

    日军负责谈判的使者已经在猛敲桌子扬言要关东军大举入关,虽然这连中方谈判密使都觉得他们是色厉内荏,但南京政府这会儿也的确是囊中羞涩,陈列于日军前线的十几万大军每天的消耗让人头疼不说,密布于江西剿匪前线的五十万大军的耗费更是个天文数字。

    打得另一方像狗一样的一方却必须接受某种不平等甚至极为屈辱的条约,还是急不可耐的奇葩一幕就这样在中国大地上出现了。

    双方都在等待长城团放弃已经毫无战意的第八师团,然后重新坐回谈判桌前,签字的笔,其实早已准备好了。

    但他们,谁也不知道,长城团的最高指挥官,这会儿竟然是带着两万百姓,像蚂蚁搬家一样将海量的物资从承德城运往了青龙山山脉。

    从未用飞机侦察的中国北方军事委员会和天气太糟侦察机不能起飞的关东军,这会儿就像是个瞎子,只能瞪着地图和前方部队发来的电文战报发呆。

    一路上虽然很辛苦,但和小洋妞儿斗斗嘴,偶尔还能吃上点儿精通狩猎技能的土匪们贡献上来的野味儿,刘浪的小日子其实过得也不算苦。

    一天过后,终于不再追击第八师团的长城团全军从热河中部撤军,一天时间就狂奔八十里彻底脱离了和第八师团的接触,终于让中日双方高层松了口气。

    同时,位于平津前线的日军主力开始异动,东西方向至少各有一个联队脱离主力向古北口和喜峰口运动,他们的打算很明显,长城团是后撤了,但他们却要把这支强悍的中**队,留在长城之外。

    不仅仅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帝国荣耀。

    更是因为,他们恐惧。

    让日寇恐惧的不仅仅是那支军队的强悍战斗力,更让他们恐惧的更是刘浪这个横空出世的胖子。

    仅仅指挥着兵力数千的军队,就击败了拥有两万大军的一个常设师团,虽说因为种种因素的组合造就了这次日军陆军史上最不可思议的惨败,但刘浪,毫无疑问是整个长城战役中日两方最出类拔萃的指挥官,没有之一。

    如今他仅仅只是指挥数千人就打出如此不可思议的一战,日后他若是指挥着数万中国人,甚至数十万中国人呢?仅仅只是想想这个后果,深知中日双方必将全力一战的关东军将领们都不寒而栗。

    那绝对是整个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噩梦。

    要知道,仅此一战,战死于刘浪指挥的部队下的日军官兵,就高达近两万人,还不带受伤缺胳膊断腿的。

    无论从那一方面考虑,关东军自武藤信义以下的各军将领,都下定了决心不能让刘浪生离长城,必须得把刘浪这个祸害在还未成长起来之前扼杀在还未完全结束的战场上。

    甚至,担任日军谈判负责人此时还在关东军任职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腆着脸皮在谈判桌上无耻的提出,如果将刘浪交予他们手上,那日军除了热河省的占领权利益不可动摇以外,其余一切都可以商量。

    当然,就算中方负责谈判的密使再愚蠢也深知这事儿不可商量,承认热河被占领和长城沿线不能驻军已经能让全中国人的唾沫星子将他们淹死,如果再将刘浪这位已经深入人心的“抗日英雄”交出去,那可不光是他们全体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问题,平津前线的十数万大军集体哗变的后果将是整个国民政府都无法承受的。

    压根没有和还在北平城内的何上将商量的意思,中方密使就果断拒绝了和历史上一样无耻而狡诈的冈村宁次的提议。

    前线的中方将领们当然察觉到了日军的异动,一封封警示电报发往了长城团通报,但这也只是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了。

    日军的主力虎视眈眈,压得十数万中方大军动弹不得。

    关东军,虎视眈眈。

    全中国,都在期盼。

    可是,随后的两天,保持无线电静默的长城团从所有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消失得无影无踪。

    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