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战争,还未落幕!
    ps:看到书评,我只能说筒靴们的记忆力太好了,咳咳,爆更是21号,也就是明天。明天起点首页封推,6更保底,如果有打赏舵主以上的以及月票一天突破号会在6更基础上加更,加更多少就看筒靴们有多给力了,风月咬着牙说,你们给多少,俺就加更多少,有本事就让俺爆二十章,风月坐等。

    同时,在这里还要特别对书城的书友们表示感谢,你们的评论我也经常去看,只是因为没有书城账户无法一一回复,很感谢你们对风月这本抗战小说的认可,同时还希望书友们能看在风月码字不易,支持正版订阅,起点网站、qq、手q、创世网站都可以。

    。。。。。。。。。。。。。。。。。。。。。。。。。。。

    别说刘浪现在不知道什么狗屁合约,就算知道,这也并不妨碍他没有收回特种的打算。

    在日军离开之前,特种兵的猎杀不会停止,不仅是要保护四十里地之外的青龙山基地不暴露行踪,特种兵们更需要在野外用杀戮洗亮自己的刀锋,想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悍的战士,单兵能力极强的日军是最好的磨刀石。

    接下来的数日,对于喜峰口指挥官中川宁清来说,真的是如同噩梦一般。

    在用160尖兵的性命知晓长城团拥有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单兵小队之后,日军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派出小分队去野外和山脉里侦察,那简直就是给刘浪送菜,十四个小分队,160名日军血淋淋的尸体证明了那支单兵小队的可怕战斗力。

    就算是要出关口,也至少是以小队为单位,比如去附近中国人的村庄搜刮肉食。

    仗打到现在,前线数万人和数千匹马的巨大消耗让本就孱弱的日军后勤也有些吃不消了。小半月没吃过肉天天喝白米粥的日军自然也扛不住了。

    这数天来,外出劫掠中国人的村庄几乎已经成为他们的日常。

    。。。。。。。

    距离喜峰口关口三十里的山脉。

    遥望着远处的村庄冒起的炊烟,中川香司少尉笑得很开心,他终于成为了拥有五十名属下的实权少尉不说,他还捞到了出关口“筹集军粮”的差事。

    对于所有日军官佐来说,去中国人的村庄“筹集军粮”绝对是一桩美差。能就地将抢来的鸡和猪做成一顿美食提前饱口腹之欲只是一项小小的福利,最让人感觉到热血澎湃的,自然是中国人的“花姑娘”。

    看着孱弱的中国人在枪口下只能卑微的跪下哭泣却不敢反抗,看着美丽的中国女子在自己的刀锋下脸庞挂满泪珠却只能屈辱的脱下衣裳,那种居高临下的快感简直比去哪些只知道曲意逢迎的军妓那里强得多了。

    本来做为联队司令部参谋的中川香司少尉是不用到作战部队担任小队长一职的,因为有个联队长伯父的他,完全可以在司令部呆满一年之后就可升职为中尉,那时再去作战部队也至少是个中队长。

    可看到大战已经结束,做梦都想在一线一显身手的中川少尉实在耐不住寂寞,最终,他那位疼爱他的伯父终于将他派往了步兵大队,担任步兵小队长,也算是圆了他想上战场的英雄梦。

    中川少尉更想不到,刚当小队长没两天,他所在的步兵小队就捞到了去“筹集军粮”的这项美差。

    站在山坡上,命令士兵们都藏起身形的中川香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小山村。

    无疑,这是个美丽的山村,仿佛并没有被战争袭扰,三十几户中国北方特有的房屋掩映在绿树丛中,高高的烟囱冒着炊烟,村民们扛着锄头或者拎着柴刀沿着小路向小村里走去。

    宁静,而安详。

    直到,一个村民猛然抬头,看到了手握着指挥刀刀把傲然站在山坡上的中川香司。

    一百米的距离,中川香司虽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从中国村民呆了数秒,就高声大喊踉跄跑开的模样看,他们显然是极度的惊愕自己的出现。

    很显然,这是个没有防备,更无危险的中国山村。

    脸上露出狰狞的微笑,中川少尉很有气势的拔出寒光闪闪的指挥刀,向村庄方向一指:“进村,中国人,不能放跑一个,尤其是女人。”

    听到指挥官如此说,所有日军脸上都浮现出一丝不可名状的狞笑,在各分队长的率领下,分成几股向三百米外的村庄分抄包围。

    训练有素的日军显然比预警来得太慢动作也太慢的村民要快的多,尤其是他们还都背着一些包袱。很快,他们就将上百名想从村庄逃跑的村民从各处堵回了村子。

    村子的中心有个小晒场,想来是村民们用来晾晒谷物的地方。

    现在,却成了中川香司少尉展现大日本帝国皇军威武的位置。

    手把着指挥刀把,双脚叉开,大马金刀站于晒场中心的中川香司少尉有些享受的看着麾下的士兵用枪托将一队队衣衫破旧的中国人赶进了晒场。

    现在,他就是那些愚昧落后中国人的神。

    “奉大日本帝国陆军关东军第39联队中川宁清大佐联队长令,我军就地筹措军粮,该地现处于我关东军占领区域,所有人都有义务上缴军粮,你们的,明白?”中川香司先是趾高气昂装模作样的宣布了自己来的目的。

    做为本土陆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精通中国话,也是中川少尉能捞到“筹集军粮”这个美差的最重要理由之一。

    本就躁动不安的人群一阵慌乱,直到中川少尉脸上露出极度的不耐烦,他身边的日军闻弦而知意,齐齐举起了枪,将枪口对准了躁动不安的人群。

    人群一下沉默下来,一名百发苍苍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长官,可现在正是麦子未熟夏粮未播的时节,我们这里本就山多地少,养活自己都难,哪有余粮供应军粮?”

    “是吗?”中川香司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唰”的一声,拔出自己的指挥刀,指着白发老者的额头,“如果连自己都养活不了,那我就帮你们解除这个痛苦好了。”

    刀尖很锋利,仅仅只是碰着,就刺开了老者满是皱纹的额头,鲜血流了出来,瞬间就流满了脸颊,滴落在地上。

    “我们交,我们交,长官,我们交了。”一名四十岁的壮汉跌跌撞撞地冲出人群,扶着老者,惊惶地冲中川香司大喊。

    “呦西,看来还是有聪明人。”中川香司很满意地点点头。

    和前辈们说的一样,这就是中国人,给他们一点儿强硬的,他们就服从了。

    已经屈服了村民们留下老者和妇孺还呆在晒场上,青壮们则被日军押送着去取他们最后一点儿口粮。

    总共不过三十余袋玉米和面粉被放在了中川香司的面前,被绑着腿挂在日军长枪杆上的十七八只咯咯叫的母鸡仿佛在嘲笑中川香司真的想多了。

    没有猪,能养活这十七八只鸡,估计已经是这个只有三十几户小山村的极限了,那估计还是鸡能自己去山坡上觅食的结果。

    中川香司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就这点儿东西,都还不够他这个五十人小队今天一天的消耗。

    “你们的,知道欺骗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后果吗?”中川香司目光一下阴森下来。

    “长官,我们真的没有了啊!”人群哀嚎起来。

    “看来,用你们中国话来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中川香司在人群前来回踱步,目光在人群中不断逡巡。

    闪着凶光的小眼睛猛然一亮,提起指挥刀,指着人群,“你,带我去再搜查一遍。”

    本来噤若寒蝉的人群突然躁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