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噩梦远未结束
    将五十四颗寇仇的头颅依次摆放在每一名被吊在树上的村民脚下。

    七名正当妙龄的村女却没有嚎啕大哭,哪怕是脸上的泪水肆意纵横,但她们再也没有哭出声过。

    跪伏于地良久之后,她们做出的举动再次让刘浪三人惊讶。

    她们,竟然只收敛脚下摆放过寇仇头颅祭奠村民的遗体进行安葬,而其他人,却不动。

    要知道,在中国,无论南北,可都讲究一个“死者为大入土为安”那,她们这么做,实在是有悖常理。

    “我不能放他们下来,如果没有鬼子的脑袋当祭品,他们,就算进了阎王殿也不会安心转生的。”米芝很坚决的拒绝了自己新任教官的建议。

    “我们米家村七人对天发誓,哪怕耗上我们这一辈子,也要把剩下的日本人的头凑齐,让米家村所有父老乡亲入土为安,除非我们七个死绝了。”七个女人跪在没有被放下来还阴惨惨挂在那里的百姓遗体面前发誓。

    面对这七个已经完全被怒火点着的中国女人,刘浪三人也不再劝。这也算是心理发泄渠道,如果不给她们一个目标的话,这种至亲在一夜之前全部被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光的惨痛,实在是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能选择活着的人,那都需要无比强大的坚强。

    有些时候,选择生,要远比死亡更艰难。

    在路上,刘浪三人从几名村女的口中,也知道了为何日寇不用更简单的机枪,而是选择哪种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的绞杀。

    原因很简单,但哪种残忍的简单,却听得让人心颤,让人觉得,仅仅只是剁了他们的脑袋,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如果时间能再倒回,刘浪很有种将中国十大酷刑用于那帮畜生们身上的冲动。

    按照代替被闲汉杀死的步兵小队长行使指挥权的日军军曹现场的说法,他不想流血,那太残忍。

    多么讽刺的“太残忍”,所以他们用了更残忍的方式。

    当然,那种粉饰,在他们还在进行残忍的中途,就已经被他们自己揭穿。

    他们之所以那么做,只是因为,他们想节约子弹。

    是的,日军军曹只是觉得将宝贵的子弹用到愚昧的中国农民身上实在太不划算,从而选择了这样一种超越人类心理底线的事。

    饶是刘浪三人已经算是这个星球上最强的战士,但要帮着安葬五十四人,却也不容易。而且时间不能拖太晚,日军小队已经出来大半天了,等到喜峰口日军察觉情况有异,派出步兵中队朝这边搜索可就麻烦了。刘浪三人就算不怕,但这七名村女可就危险了。

    看着柔柔弱弱的米芝却很果断,直接用自家屋后的一口基本已经干涸的小水塘做坟,草草将五十四名村民安葬了。

    “小弟,不知道你现在还疼不疼,对不起,姐姐没保护好你,等姐姐杀了足够的日本人,就回来陪你和爹娘。”临走之前,米芝终于露出了柔弱的一面,抱着自己幼弟柔弱的身躯泪涌如泉,喃喃自语。

    最后带着余下的六名村女朝还密密麻麻吊着的亲人们又磕了三个响头,头也不回的朝村口走。

    走到小晒场边上时,眼尖的莫小猫发现,那边小沟里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一个胸口中了两枪,留了两个酒杯大窟窿,甚至都没怎么流血的人。

    更为神奇的是,当莫小猫下意识地检查时,竟然发现这个唯一一个中了枪伤的村民,没死。

    米芝等七女一下围拢过来,把那位除了她们七个以外唯一活着的家伙当成了宝。

    刘浪略一检查,发现这名胆子不小亲手格毙一名日军少尉的名叫米老五的闲汉之所以如此幸运,是因为他的心室和大部分人正好相反,长在了右侧,所以左胸部被打穿,也只不过是流血,并不算击中要害。

    “这真是个疯狂而幸运的家伙。”刘浪只能给这位下了个定义了。

    虽然在场的没医生,但带着急救包的三人还是能尽力帮米老五包扎伤口止住血,虽然看他的模样也没多少血好流了,能不能最终活下来也得看老天是不是给他开后门到底。

    但刘浪有种直觉,这样都能不死的家伙,恐怕他的命,真的很硬。

    七个女人七手八脚的用从还未完全烧光的房子里抢出的一块床板当成担架,抬着这个命硬的家伙随着刘浪三人上路,往青龙山长城团临时基地而去。

    ps:更新这一章的时候,已经上封推了,风月也做到了承诺,今天保底6更,风月做到了,不知道书友们会不会给风月更多的支持呢?风月坐等。如果可以,明天,六更到二十更,看你们的了。

    。。。。。。。。。。。。。

    六十里山路,三名最强单兵本只需要四个小时,但是带着米芝等七女连带担架上躺着却始终保持微弱呼吸的米老五,十一个人足足走了八个小时,直到深夜才回到驻地。

    至此,长城团整整四天的特种作战全部结束。

    出击的包括刘浪在内的十一人全部安全返回,除两人被负隅顽抗的日军击中胳膊而身负轻伤外,其余九人毫发无损。

    而他们却击杀了超过一个步兵中队的日寇尖兵。

    刘浪用优中选优精中选精以最好的装备和最刻苦的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在整个长城战役的尾声绽放出了最夺目的光彩。

    与之对应的,日寇却是痛彻心扉。

    喜峰口守军最高指挥官中川宁清更是砸烂了自己指挥部的办公桌,若不是大佐联队长级别着实不够高,他甚至都有心活劈了那个派自己最疼爱的侄儿出关口“筹措军粮”的步兵大队少佐大队长。

    他那个从本土陆军大学毕业刚刚半年才担任步兵小队长两天的高材生侄儿,第一次出战,不,第一次执行任务,就被人砍去了头颅。

    整整一个步兵小队的无头尸体,就那样横七竖八的摆放在阴冷的山谷中。

    更确切的说,一般的士兵没了脑袋也算了,可他可怜的侄儿,没了脑袋不说,恨不得连身躯都没了。

    巴嘎雅路的中国人,竟然将七八颗手雷放在他那个已经没了脑袋的侄儿身下,终于找到同僚的日军在看到无头尸体肩上金灿灿的肩章七手八脚去搬动尸身的时候,七八颗手雷的轰然爆炸虽然只带走了六名帝国士兵的性命,却把他那位高材生侄儿的无头尸体炸成了十七八块,带队去的日军大尉命令所有人打着火把找了半天,也才找到其中的十块,拼到半夜也没完全拼成个人形。

    更可气的是,五十四人的头到现在也没找到,唯一有线索的中国村庄除了那些被吊死的中国人其余的都烧得一干二净。

    中川宁清大佐并不知道,大晚上的,就算是凶残的日军也不敢在那个阴惨惨的中国村庄里呆,没搜索几分钟就集体撤出了。如果他们再细致一点儿,去中国北方被称做茅坑的地方找找,或许,就能找到了。

    而且中川宁清大佐的噩梦远不止这些,虽然他一晚上就没怎么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