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属于刘浪的战争
    ps:这一更,为“888自由自在”书友的万赏加更,保底六更还未开始,书友们可继续等待。同时,推荐哈创世“月下狼影”大神的新书《校花之至尊高手》,对于此书,我只能说,很校花,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被彻底激怒的刘浪连夜就召集所有校官开了一场秘密军事会议。

    虽然不知道胖子团座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但看着一众校官脸上的无奈和沉重,熟悉刘浪的人就知道,恐怕,这场仗,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是的,战争还没完全结束。

    只不过,不像他们想的那样。

    因为从外归来脑袋就缠着绷带,虽然那上面没血的胖子团座,病了,在彻底病倒之前,还留了点儿时间给几个重要的人。

    所有人。。。。。

    我们是不是该哭两声?但为何,哭不出来?

    开完军事会议,长城团电台开机,接收北方军事委员会发送了无数遍的中日双方已经于四日前全面停火电文的同时,向北方军事委员会发报。

    何上将终于接到了短暂开机又重新陷入寂静的长城团电文,不过,他却一点儿也兴奋不起来。

    虽然长城团已经告知他们建制完整的撤回到长城以南一处隐秘地方修整,等日寇主力彻底撤出长城关口,他们就将返回北平。

    但,一则消息却让何上将惊诧莫名。

    可奇怪的是,除了极度的惊诧,他竟然更多的隐隐是担心,至于担心的是什么,何上将自己也说不清楚。

    电文上已经说得很明白,长城团团长原第二师独立团上校刘浪上校在数日前长城外对日作战时被日寇手雷碎片击中,在回到团部坚持开完军事会议没多久就陷入昏迷,至今人事不省。

    经长城团校官们紧急合议,因长途颠簸不能保证其生命安全,决定留下军医和护卫寻觅隐秘处修养。

    可是,一个能把第八师团打得像狗一样的家伙,就会这样被一片小小的弹片击倒?在看多了长城团一次又一次令人咂舌的胜利之后,就是何上将这样的将领都已经把那个胖子当成了神一样的存在,毕竟,那可是将日军一个近三万人主力师团打垮的家伙。

    纵观整个民国二十年,何上将也不能找出一个能与之并论的上校,就连北伐时期那个同样带着一个团被称之为“铁军”的被称之为不世出的军事天才的家伙,也不能。

    这是怕委员长秋后算账?因为“十道金牌”电令不归的事?准备等风头过了再回来?于情于理,何上将很难不往这方面联想。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滑头的胖家伙算是小瞧了蒋某人了。何上将微微一笑,将长城团的电报放在一边,颇有些恶作剧式的令人一字不改将长城团电文转往南昌行辕。

    小胖子还是太年轻啊!军事才能无人能及,但这政治眼光上却是差了稍许。这是何上将微笑的缘由。

    要知道,现在整个糜烂的北方战事倒还罢了,签订的那个令所有国人感觉耻辱的“塘沽条约”才是最大的毒点,如果没有刘浪将第八师团揍得满地找牙的亮点,整个国民政府将会被国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没。几乎都不用想,北平那帮已经跃跃欲试的热血青年们绝对早已大标语打起来,大喇叭拿起来,把他何应钦包括光头大佬的十八代数落完毕了。

    无论出于那种理由,天才的胖子和他的长城团或者说是独立团,那都是必须被树为典型的存在,被总裁所忌讳的国民英雄们也许得不到实质上的晋升,但勋章这样好看不好用的玩意儿绝对会拿到手软。而且,为了堵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已经打定主意不会重用刘浪的光头校长也断然不会在大战之后就自断手臂削其兵权,顶多,在风头过后,将他赶出中央军序列,丢一穷乡僻壤之地任其自生自灭罢了。

    跟随光头大佬南征北战十余年的何上将太懂老头子这个套路了,玩了好多年了都。

    只是,不是很懂政治的这一躲,光头大佬估计又要砸杯子了吧!被光头校长一纸电令架到火上烤了好多天的何上将心里默默的爽了一阵。

    果不其然,收到北方军事委员转发过来的长城团电文的光头大佬在木然片刻之后,又当着满面无奈的侍卫长王世和的面摔了杯子。

    无论是谁,被一个小上校这样“鼠目寸光”的小视,都会大怒的吧!更何况自诩为中国目前最优秀领袖的光头校长呢!

    “世和,看到没,刘浪这算什么?呵呵,怕我秋后算账?怕我蒋某人对他一个小小的团长下手?简直是鼠目寸光,简直是小肚鸡肠,简直是。。。。。。”光头大佬怒火中烧。

    王世和只能无奈沉默。

    不过,光头大佬终究是光头大佬,在愤怒片刻之后却是又若有所思的恢复了平静,脸上,甚至还带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欣然。

    “刘浪此子,军事才能尚佳,不过,也仅能为一团之长,目光短浅之辈尔,不足为虑。”光头大佬很快从事情的另一面看到了本质,给了刘浪一个自认为中肯的评价。

    一个没有丝毫政治眼光的军事人才,顶多只是一把锋利的刀,而永远不会成为拿刀的那个人。

    直到此刻,天资纵横桀骜不驯的刘浪这根如同扎在光头大佬心中的刺,终于彻底被拔去。

    刘浪当然也没想到,他捏造的这封电报,竟然还能有消除光头大佬顾忌的奇效。

    刘浪的“生病”,还真没往这些地方去想,却被大佬们给找了如此合理的一个理由。刘浪如果知道,一定拍肿双手告诉他们,对,哥就是这么想的。

    实在是,那些“军事家”们都太有政治眼光了,因为政治,他们甚至都快忘记了战争的本质。

    战争,就是,看谁的拳头更硬,谁的头更铁。

    属于政治家们的战争结束了。

    但,属于刘浪的战争,并没有结束。

    长城团的战争也结束了,但刘浪个人的战争,则刚刚开始。

    本来已经打算罢手等中日双方谈妥就率兵回北平的刘浪决定,去他的狗日的停火,迫于某些潜规则,长城团不能打了,但并不是说他刘浪不能打了。

    他是刘浪,是前世的共和国利刃,也是这一世国民革命军,更重要的,他是一个男人。

    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亲眼看着一群强盗闯进了自己的家里,杀了自己的亲人,还能大摇大摆的离开。

    尚有61具尸首和青松相伴,刘浪所要做的,就是让日本人不能笑着离开,就算要走,也要哭着走。

    整个战役的尾声,是属于一个未来共和国利刃的辉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