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小洋妞儿的要求
    ps:为“水龙吟之红岸”书友万赏加更,保底六更后续会送到。推荐好友严七官《绝对荣誉》,“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只有一次生命可以献给祖国!”

    。。。。。。。。。。。。。。。。。。。。。。。

    青龙山,已经被重兵重重守护的一间茅草房里。

    本该已重病不起甚至已经陷入深度昏迷连上个厕所都得几个人抬着的胖子团座这会儿,倒是满脑袋缠着绷带,只可惜露出的两精光四射的眸子,还是出卖了他生龙活虎的事实。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看着美女大记者就算宽大军服都不能完全遮挡的葫芦状美好背影,都会“精”光四射的吧!

    只是胖子团座掩盖在绷带下的胖脸,现在满是苦笑而已。

    想骗过一个女人,真的是很难啊!

    虽然自己吭都没吭一声,但开始哭得泪如雨下摸着他脸庞后来又开始摸自己“小”胸脯的美女最后竟然奇迹般的不哭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前来探望重病号的美女大记者为何不哭了,但刘浪敢肯定,她绝对是察觉到了某些不对劲。因为,某个已经把他当成偶像的美女大记者竟然伸出了柔软喷香的爪子在他肥厚的肋下狠狠揪了一把。

    就差一点儿,装病的刘上校就从床上蹦起来了。

    反正刘浪绝对不会承认因为某美女的手太软,导致男人的某处的“不堪”本能发作的这个事实。麻痹的,谁说只有女人胸脯敏感的,男人特娘的哪儿也不能随便摸好嘛!某胖很尴尬在心里替自己解释道。

    就是,这画风有些不太对啊!一般女人不都会对流氓是除之而后快的嘛!怎么还笑出声了呢?尤其是重重扭完之后,某美女记者还轻轻揉了揉,完成了一个大棒之后必有一个甜枣的定律

    反正,进门时还伤心欲绝的美女记者最后是如沐春风的走的。更可怕的是,脸上的娇媚,犹如,满树的桃花,是人都可以看得见。

    搞得门外负责保卫工作的陈运发内心各种大八卦,难不成胖子团座忍不住偷腥了?这可不得了,若是被纪少校知道了,会出人命的。

    于是,陈运发在美女记者的背影消逝在拐角就非常严肃的下了封口令,柳大记者必须从没来过。

    什么叫猪队友?这就是啊!耳目远比常人灵敏的多的刘团座差点儿没气吐血。

    尼玛,老子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啊!老子连别说手指头没动过半根,就特娘的连睫毛都没动一下,怎么就被你们搞得老子干了啥子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这下可好,成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刘浪很自然的忽略了某处“肌肉”膨胀过的事实。

    不过可怜装病的胖子团座根本没富裕时间跳起来将几个猪队友痛扁来表达自己的憋屈,因为来看他的人着实不少,尤其是女人。

    “亲爱的刘,听说你病了,能不能跟我说说病得有多严重?当然了,你最好还是亲口说来得好。”闯进门来的小洋妞儿大马金刀的往刘浪床前一坐,轻笑着说道。

    女人的直觉都如此可怕吗?刘浪还想硬撑。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您为何要病,但我也没有知道原因的想法,不过,有些事儿您如果不和我交流的话,我想我也有可能会变成中国被称之为“长舌妇”的那种女人的,虽然那样并不是我的初衷。”小洋妞儿的笑容不改,根本不为床上继续挺尸的刘浪所动。

    听洋妞儿话都说这份上了,刘浪只得无奈的叹息一声,坐起身来,很认真的看着同样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小洋妞儿很认真的问道:“难道女人的直觉都如此可怕吗?”

    “哈哈,亲爱的中国刘,这是个秘密。”小洋妞儿却没直接回答刘浪的话,反而狡黠的冲刘浪眨眨蔚蓝色如海洋般的眼睛。

    “好吧!劳拉小姐,您想谈什么?如果您想履行您需要的那个条件,我估计得伤病痊愈之后才能跟你继续交流了。”刘浪道。

    “不,不,我虽然不知道您需要我做什么,但我知道您是个很正直的中**人,我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而您,现在就必须得履行您的许诺了。”小洋妞儿却直接了当的否决了刘浪的提议,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哦?好吧!您说说看,我看我现在能不能帮您做什么?”刘浪眉头也悄然一拧。

    这个外国妞儿有些不知进退了吧!

    “我昨天晚上,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小洋妞儿的表情变得越发的严肃。“但我认为,那不可能,或许,是被您属下人为的夸大其词了。所以,我得亲自去现场看看,上帝,是不会原谅捏造这样事情的士兵的。”

    刘浪的眸子爆出精光。

    “是的,就是那件事,我从人性的角度认为,那是不可能发生的。”被刘浪突然变肃穆的目光刺的面色有些不自然的小洋妞儿却毫不退缩。“我的条件,就是刘上校您让我亲临现场,还有,让我采访一下当事人。顺便告诉您,我是美利坚合众国哈佛大学历史和社会双科博士,我对人性有很深的研究。”

    “呵呵,是吗?双科博士,好大的名头。”刘浪竭力收拢自己眼中的精光,冷笑一声。“我拒绝。”

    “why?如果真的有死难者,这也是为死难者证明,更是为日本人非人类犯罪的一项铁证,这是每一个正直的西方人都无法容忍的,这种非人类犯罪行为一定会被谴责的。你们中国,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小洋妞儿跳了起来。

    蔚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可我,不希望我同胞遗体的照片就那样被你们所谓自由平等的西方人拿在手中鉴赏,然后说着无关痛痒的所谓的什么谴责,如果谴责有用,日寇的铁蹄为何还能肆意践踏我东三省?还能轻易叩开我华夏的北大门?”刘浪提高声调,见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愕然和倔强,声音稍显柔和但依旧坚定:“劳拉小姐,我不否认您出于人性本善的初衷,但我依旧拒绝,身为军人,我绝不会用同袍所遭受的痛苦去换取所谓的国际支持和对倭寇的谴责。仇恨,必须得用鲜血才能洗清。”

    “刘上校,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请你也相信我,相信被上帝光辉照耀的美利坚合众国民众,如果可以,您的祖国会获得足够的支持,不仅是精神还有物资,那也是你尚弱的祖国需要的。”小洋妞儿一脸倔强,也依旧选择她的坚持。

    两人互相对望着。

    谁也不为自己所坚持的退让着。

    终于,刘浪微叹一声:“好吧!我希望向往自由平等的美利坚合众国人不会让我失望。”

    “虽然,你们的政府,金钱的铜臭已经彻底将他们埋葬。”刘浪意味深长的加了一句。

    虽然,政客们组成的政府腐朽的令人作呕,做为二战最著名的战争商人,那个国家踏着累累千万尸骨一跃成了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但不得不说小洋妞儿坚定的蔚蓝色终究是打动了刘浪。

    因为,她代表的不是政府,而是她自己,一个崇尚着自己信仰的人类。

    曾经的时空中驾驶着飞机在中国作战的普通美国志愿兵们所做出的牺牲而绽放出来的人性光辉,超越了种族和政治。

    在历史的长河中经历过无数风霜的中华民族不会遗忘所有曾给予过自己帮助的人们。

    残酷的战争,从来都是考验人性的试金石。

    哪怕是坚硬如刘浪,也选择了相信人类心中最柔软的那块角落。

    小洋妞儿眼里的蔚蓝色,告诉刘浪,至少她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