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欢迎回家(第11更)
    ps:刚刚看到“宁晓佳”书友的五万大赏,风月感动涕零,今天所有书友的打赏风月都看到了,没说的,加更,等会儿还有一更……

    刘浪放过了第六师团,直奔热河北部。

    老对手第八师团的残部还在热河北部苟延残喘,但也不是刘浪他们三个人所能撼动的。

    那就只能找帮手,刘浪要找的人,可不少。

    现在尚在长城团军中的双面大间谍何益之给他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让刘浪想起了那个自己一直比较佩服的家伙,原来,他还是和曾经的时空中一样,来了。

    与其说刘浪这次带着两名特种兵北上不断给第六师团添麻烦,还不如说刘浪其实只是因为要北上热河的顺道而为之。

    换句话说,如果坂本政右卫门晚一天出发,刘浪算是没时间在这里和他墨迹,早就撒丫子走人了。

    再不走,老对手第八师团就要吃饱喝足跑路了。

    不提刘浪三人星夜朝热河北部狂奔。

    经过凌洪等人侦察,日军主力除了留了一个联队担任后续部队在喜峰口又驻扎了一天,其余大部兵力都已经去往承德。又过了一天,担任后队的日军步兵联队也陆续出关,整个喜峰口再无一名日军。

    在青龙山又等了一天一夜的承德百姓和长城团两个步兵营及炮兵连辎重连共计1500余人才离开青龙山,朝北平出发。

    而此时的坂本政右卫门正被刘浪三人骚扰的火冒,根本不知道长城山脉中不仅有长城团两千大军还有近两万承德老百姓,等他到了承德终于知道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之所以冈村宁次叹息说这是消灭刘浪最好的机会,指的就是两万承德百姓,如果他早知道,长城团必然是他的瓮中之鳖。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钻入大山很可怕,但如果带上两万百姓,那无疑就是自缚手脚,只要第六师团坚定的搜下去,行动缓慢的两万百姓绝对藏不了太久,相应的,不能丢掉百姓的长城团绝对逃不脱近四万大军的围剿。

    而等坂本政右卫门和冈村宁次他们醒悟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四天以后了。

    在长城团的全军护送下,庞大的人群已经走了二百多里地,都快到北平了。

    早已获得消息的北方军事委员会派出了为数不多的汽车,来帮着转运从热河省撤退过来的百姓。

    长城团在出发的第二天,才向北方军事委员会发了电报,电报中所说的百姓数量差点儿没把还在主持全局的何上将吓了一个踉跄。

    长城团能打仗,这何上将知道,但这个带着两万百姓从热河撤退到平津,可就不是能打仗就能完成的事儿。

    那得天大的胆子和智慧。

    不过,想想胆大包天的刘浪这一个月来的所作所为,又有那一件事儿胆小过?何上将也只能无奈的苦笑,若不是那货托病不来,他还真想马上看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上次在淞沪他没能亲自给胖子戴上青天白日勋章,这次,绝不会留下遗憾。

    但短暂的惊讶之后就是兴奋,极度的兴奋。

    给南昌行辕的老头子发完电报,何上将就直接下令将长城团电文列为一级机密,除他之外,不能向任何人汇报。

    直到又过了一天,确定长城团和百姓已经走出上百里地,进入了十数万大军的防区,何上将才下令早已准备好的汽车全体出动接应。

    出于安全的原因,北方军事委员会将这个消息秘而不发,但不仅派出了自己仅有的虽然为数不多的汽车帮助老百姓进行物资的搬运和妇孺老幼的运送,甚至还派出了第二十九军一个旅来武装护送。

    可以说,国民政府从未对一陷落之城的百姓如此重视过,搞得承德百姓们都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但这,还并不是承德百姓和长城团所享受的荣耀。

    在数万人即将抵达北平前的一天,坂本政右卫门和冈村宁次遥望着长城叹息的那一天,北平所有的报刊杂志都在头版头条登出了同一条标题:欢迎回家。

    是的,国民政府用最大的热情在宣传承德百姓从热河撤退到平津这一事件,甚至可以说,他们在竭尽所能。

    并不是说这两万百姓多么值得国民政府如此大张旗鼓,两万人口对于一个小国来说固然很多,但对于拥有四万万人口的中国来说,绝对只是沧海一粟。这两年从北方逃过来的流民远超过两万的数目,也没见国民政府这么激情四射过,甚至为流民准备的施粥棚里的粥,都能照得见人影。

    人,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其回归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可以转移视线。

    是的,身在前线的刘浪并不知道,因为他将第八师团打的大败,国民政府依旧像曾经的时空中一样签订“塘沽协定”惹起了怎样大的民愤。

    如果可以,几位大佬甚至希望他刘浪没这样胜利过,一场大败之后签订屈辱条约,他们身上遭受的口水可能还少那么一点儿。

    没错,很悲哀,但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所有的战争行为,首先得为肮脏的所谓政治服务。

    曾经的时空中,大败之后签订屈辱条约已经让几位大佬隔空都能感觉到沸腾民众口中的唾沫星子,更何况横空出世的刘浪这次还打出了如此光芒万丈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大佬们这几天差点儿没被文人们口诛笔伐的骂死不说,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的民众上街游行示威都已经跟喝开水一样普遍。

    尤其是在北方,最大的城市北平,在最为激进的学生带领下,游行示威的民众甚至把北方军事委员会的办公区域都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何上将,都已经两天没出门了。若不是还有中央师的一个师在北平城内坐镇,搞不好何上将的办公室大门都被民众踹烂了。

    在这个各位长官们犹如天天坐在火山口的当口,两万承德百姓回来了。

    整整一座城的百姓不屈从日寇的统治,决意回归祖国,不顾日寇的刺刀和枪口,徒步数百里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对于此时被沸腾的民意折腾的焦头烂额的国民政府来说,完全可以称之为及时雨。

    必须宣传,大力宣传,再加上“英雄团”长城团的回归,虽然关于长城团的消息在报纸上只占了很小的一个篇幅。

    但如同老辣的政客们所料,这则被政治文人们用尽笔力渲染的“欢迎回家”的报道,成功的将民众视线进行了转移。

    整个北平沸腾了,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像过年一样欢迎从热河撤退而来的两万承德百姓,以及,那个在这场可谓是失败的战争中将日寇打得节节败退的英雄团。

    所有人,暂时忘记了愚蠢的政府签订的屈辱条约。

    对数十里地外的庞大人群翘首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