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东北版的游击战
    大家都很奇怪,你这么东奔西跑的,又没有稳定的武器补给,枪支弹药怎么总不见少。

    瞧他怎么说的:“日本商人手里买去,还有,伪军不是现成的吗,临战时他们把枪扔地上,我们把钱搁那里,各取所需,大家ok。”

    前面的说法听起来有些不着调,人日商就算再不“爱国”,也不可能追在后面把枪卖给你吧,不过第二种解释倒极有可能。

    不过也未必,老马同志可能就这么随口一说而已。这位马大帅,你知道他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没准就是故意放出风来赖伪军的,要知道像程志远那样的大汉奸,都是从马占山这里反戈一击后出来的,你要说他们会跟马占山做这种交易,似乎也不大可能。

    但刘浪只知道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黑龙江守备司令松木中将听到这句话后,肯定不会再相信伪军的“良心”和“自律精神”了。

    从那以后只要伪军上阵,他都得派两“皇军”给看着,实在看不过来,只好让他们回家。

    这里还是我们自己来搞吧。

    而这,也正是老马同志想要的。

    打游击战嘛,本地人总比外地人难缠,伪军也总是比日军更讨厌。

    牛叉不牛叉?随便几句话,就让日本人围追堵截的兵力少了一半。

    老马同志很懂得用人之长。此地并非江桥,东北义勇军也不是正规军,阵地上一枪一弹的硬性打法非其所长,他们所擅长的是打一枪就跑,捞一把就走的“好汉打法”。

    马大帅交代了:我不管你们怎么打,自己动脑筋想办法去。反正回来后拿鬼子脑袋跟我结帐。

    他这一招倒和里的李云龙有点儿异曲同工之妙:不管白猫黑猫,能赚钱的就是好猫。

    于是马大帅麾下就分头行动,各展其能。

    说到这儿,可就轮到刘浪眼前的这位大帅哥出场了。

    邓文算是老马帐下的后起之秀,他是老马同志的老部下,参加过江桥战役,因为作战勇敢而且很有战术,在战后就得到重用,三十来岁就当上骑兵旅旅长,更是得到了老马同志的言传身教。

    得了老马同志游击战的真传,加上自己的发扬光大,邓文更是把老马同志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砸得日本人满脑袋冒金星的精髓用到了极致。

    别人喜欢用围点打援,他却擅用引蛇出洞。

    比如他要攻击日军据点。当然在这之前,切断电话线是很有必要的。

    呼啦啦几百号人,还抬着机枪,那时候的日军可不像后来冈村宁次在华北搞的那套坚壁清野,把碉堡修得又高又结实迫击炮都拿它没办法。1931年日寇的据点就是几个工事围着几个破房子,就一个小分队或两个小分队守着的日军那还不吓破胆?

    没法喊援兵,人又少,顶不住,只好往外跑。

    跑可以,邓文还主动让出了一条道。

    但路上,伏兵四起。

    这么几下搞下来,好嘛,不过半月,上报给黑龙江警备司令部的日军伤亡数目就高达200多人。

    尽管是胜仗,但伏击也是要花点本钱的,子弹不长眼,自己也要损失一些弟兄,所以这个与马占山空手套白狼的要求还是有差距。

    邓文还有狠招儿。

    于是,消停了一段时间,邓文选了几十个身手好的部属,给他们规定:你们到海伦去打日本人,我要的也差不多是上次搞日军据点杀日本人的数字,不过别损失自己人,最好是子弹都不要放。

    可是,那海伦城里鬼子可不老少了,你子弹都不舍得花,能搞定吗,没准走都走不脱啊。或者换句话说,无本万利,世上有这种好事吗?

    有啊。

    这个世界奇妙就奇妙在,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反正邓文想到了,于是他也就这么做了。他带着的那几十个部属,基本上都是江洋大盗类型。其实在原东北军里面,这样的人着实不老少。被日本人炸死在皇姑屯的张大帅以前可不就是最有名的胡子嘛!还有老马同志,年轻的时候也占山为王过。

    几十个江洋大盗,飞檐走壁那都是行家里手,老本行,跟在自家院里散步一样的那种。

    更何况他们到海伦不是在白天,而是晚上。

    打探到一家商号里面住着一批日军,刚好一百出点头,他们就摸了进去,然后一人一刀,就把这些鬼子都当菜一样给剁了。

    剁完后,又没事人一样走了。

    出城,到邓文那里交令。

    就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对日寇进行零打碎敲,虽然每次最多也就灭掉百来个,但积少成多,加起来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据后来关东军司令部的一个统计数字,在“围剿”以老马同志为首的东北义勇军期间,平均每月至少需往国内运一百个尸袋回去,那些受伤的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而这其中,死于邓文手下的,就得占到一半。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刘浪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就送一个字:牛,两个字:忒牛。

    更何况,让邓文一战成名直升为旅长可不是因为这东北版的游击战,而是邓文在江桥打的一场中国和日本一次大规模的骑兵对砍战,那才是邓文闪耀历史时空的原因。

    否则刘浪也不会从何益之哪儿一听到邓文带着他的部属被小鬼子逼到了热河北部,就屁颠屁颠跑来寻求合作了。

    不光是为了看一看曾经的偶像,更重要的是,刘浪惦记上了老对手第八师团,而长城团因为停战协议不能再搞,但这位,可不在什么协议里面。

    尤其是在刘浪看到那上千匹膘肥体壮的马儿之后,原本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信心瞬间变成了百分之七十。

    “刘团长,幸会。”只是看了扫了一眼武兴国递上去的刘浪那张证明身份的委任状,邓文就微笑着冲刘浪抱起了拳。

    武兴国却是大嘴一咧暗自缩了缩脖子,敢情,这位真的是团长啊!心里暗自庆幸没有坚持绑着这位胖团长来见老大,否则一顿排头是吃定了的。

    刘浪却是心里微微一突,这位,可是有点儿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意思啊!

    很简单,身上穿的是军服,嘴上称呼的是军职,可行的不是军礼,而是江湖中人的礼节,那意思分明是,现在不是军中没有上下属,咱们还是当朋友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