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中国曾经最大规模骑兵战(上)
    面对邓文准备好的满满退路,刘浪微微一笑,指着地图上距离此地不远的一处,又低声说了几句话。

    邓文眼睛猛地一睁,不可置信的看着刘浪,过了好半天才摇头苦笑道:“刘团长在罗文裕打的几仗,虽把第八师团打得头破血流,但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刘团长在布置防御工事方面的厉害,哪怕是刘团长出奇兵一举端掉了第八师团的重炮,大部分人也是把第八师团的失利归咎于敌指挥官的大意,可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如果给刘团长一军之力,不,就是一个师,和第八师团堂堂正正来一场野战,第八师团,恐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又感叹着额外加了一句,“刘团长,实是我邓文所见过的最适合做军人的军人。”

    “不,说起来,邓军长才是我刘浪所见过的最天才的骑兵指挥官。”刘浪正色恭维回去。

    “哈哈,我们这算是互相吹捧吗?”邓文放松心情之后一阵大乐。“我还有些奇怪,刘团长为何对我邓文如此有信心,要知道,第八师团虽是残军,但亦有步兵近七千,而我,可是只有骑兵不过千余啊!”

    “说邓军长一心为国为民之类的漂亮话我就不说了,让我有信心来找邓军长一起找第八师团麻烦的理由说穿了很简单,邓军长在江桥一战。”刘浪很直截了当的说道。

    “喔?说来听听?”邓文脸上神色不变,但眼中的傲然依旧跃然其上。

    江桥一战,实是邓文这一生军旅最辉煌一战,这一战把他送上了旅长直至军长宝座。

    江桥抗战,之所以在后世被全世界誉为“反法西斯第一枪”,那是因为,以马占山为首的中**民在中国嫩江江畔把法西斯阵营的骨干力量日本人干了个人仰马翻。

    就连日本人也没想到,他们有飞机有大炮甚至还有坦克,竟然被他们看不起的中国人在江桥阻击了足足十五天,死伤惨重。

    这其中让日军最觉得痛楚的,却是在嫩江江畔上关东军的王牌骑兵部队骑兵第2联队在和中国守军一个骑兵旅的对决中,竟然大败亏输。

    日军一个骑兵联队的编制大概是三千人,而当时马占山手下的这个骑兵旅说是旅,其实不如说是团更合适,撑破天也就不到三千人,从马匹人手来说倒是相差不太大。

    当时的邓文,就是这个骑兵旅的一个小营长,麾下总共也就三四百号兄弟。

    不过,从双方坐下的马匹和装备来看,当时的中国骑兵可跟第2联队不能比。日军的马匹,都是经过改良的高头大马,也就是所谓的东洋马,而反观中国这边,都基本是以个头较小的蒙古马为主,先天上就矮了一个头。

    除了马匹不行以外,装备也差距甚远。

    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机枪的大量应用,让各国都开始削减各自的骑兵部队。原因很简单,在机枪密集的枪弹面前,曾经所向披靡的骑兵成了活靶子,再加上骑兵的耗费比步兵要高的多,这种兵种被逐渐淘汰也就成了必然。

    不过,不管是中国还是日军,都选择保留了骑兵这一传统兵种,原因同样很简单,这二位和西方列强稍稍不同,他们的对手,并没有那么多的机枪,日军一个小队两挺轻机枪已经让中**队眼红,中国一个连才一挺轻机枪上哪儿哭去?

    说白了,和已经走向机械化部队的西方列强相比,两个东方国家的一线火力只能是大哥笑二哥,一个比另一个稍微好一点儿罢了。

    骑兵,有两种,一种叫做“轻骑兵”,一种叫“枪骑兵”也叫“龙骑兵”。

    所谓“枪骑兵”,可以用8个字概括,那就是“乘马行军,下马作战”。换句话说,骑兵部队往往利用快速机动的优势到达指定位置,然后骑兵得下马作战,实际上又变成了步兵。而“轻骑兵”则不同,他们行军在马上,打仗也在马上。

    说白了,“轻骑兵”就是古时候的骑兵那种作战模式,除了多了杆短点儿的步枪,冲锋的时候,朝对方开两枪,就拎着马刀上去砍人。

    两种骑兵各有优劣。“枪骑兵”的不足之处在于,战时,至少要分出三分之一的人去看马,一方面战斗人员大减,另一方面这些马匹是敌军攻击的软肋。“轻骑兵”没这毛病,但骑马进攻,目标太大,伤亡也大。

    当然,中日两方,都选择了“枪骑兵”,这样避免遇到敌人守卫森严的防御阵地时也有一定的战斗力,不至于非要傻不呼呼地朝着人家的机枪对攻。两国都比较穷,可不敢搞那种败家子的事。

    比如关东军这个骑兵第2联队,除了骑兵,还配的有机枪中队和步兵炮大队,完全随时可以做为一个步兵联队投入战斗,整个可以上马作战的骑兵,其实也不过就是2000人而已。

    但中方这边的骑兵旅装备可就差多了,除了每人装备着一支马枪,就是每人一柄细长的马刀,拥有的机枪不过七八挺,迫击炮不过两三门,说他们是“枪骑兵”不如他们是轻骑兵更合适。

    换句话说,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无论怎么看,关东军王牌骑兵部队也能将对面和他们人数差不多的中国骑兵碾压成渣。

    2000骑兵对2000骑兵,中国远东地区的最大规模骑兵对决就在中国嫩江江畔开始了。

    到这儿,就该此战中最光芒四射的邓文了,虽然抱着必死之心跟日本人开干,但邓文可不想白白送死,于是乎就给当时的骑兵旅长提了个建议。也许是邓文在此战中表现实在是太过光芒四射,就连史书上也没记载他那位骑兵旅长上官的名字,因为此战过后,邓文就直接被擢升为骑兵旅旅长了。

    邓文的建议其实并不复杂,直接让一个八百人的骑兵团列队,做出要朝日军攻击的样子。

    日军第2骑兵联队的指挥官西竹大佐立马就相信了。

    他们是枪骑兵,除了马匹还有机枪甚至还配有步兵炮,但对面的中**队一看就是穷得掉渣的“轻骑兵”,上马提着马刀冲锋可不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嘛!邓文摆出的这个阵势,就是典型的轻骑兵攻击战术。

    他并不知道,中国骑兵旅其实在骑兵两侧埋伏了骑兵旅所有家当,8挺机枪和三门迫击炮以及近名手持步枪的下马骑兵。并且,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当日军骑兵冲起来的时候,他们要打光身上所有的子弹。

    这对于子弹并不富裕的中**队来说,其潜台词就有点儿像后世那部让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都熟悉的“亮剑”电视剧李云龙那句经典台词:“狗日的,日子不过了。”

    ps:谨以此章,献给打响反法西斯第一枪“江桥抗战”英雄将士们,共和国不会忘记,你们当永垂不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