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带着血色的目光
    天气,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虽然已经到快到四月中旬,但热河省的天依旧阴冷,尤其是到了晚上,地上依旧铺满了一层白霜。

    中国人形容困苦,都喜欢说又冷又饿,也不知道是因为冷才饿,还是因为饿才冷,反正第八师团的日军们此刻的确是这样一种凄苦的感觉。

    除了外围的警戒阵地上的日军还在始终如一的坚守,驻地里的日军大多都点着了篝火,以小分队为单位,依偎在篝火堆边取暖。

    哪怕在野外营地点燃篝火将自己放置在火光中对每一支军队来说都是大忌,但谷部照倍也没去制止。

    因为他自己的饭盒里的稀饭和野菜都能照出人影了,更别说其他日军了。随军的所有骡马都被杀了充作肉食充饥了,四周山岭的野鸡野兔包括麻雀都被横扫一空,但这些也远远满足不了近六千伤兵和七千士兵共一万三千张嘴的需要。

    可以说,第八师团现在几乎已经将所有能吃的都吃光了,若不是还有第六师团这个救星的存在,谷部照倍早就带着第八师团往旁边的察哈尔省进军了,再怎么蠢,谷部照倍也不能吧上万人给生生饿死吧!

    就这样勒紧裤腰带,撑个两三天还能将就,但都饿成这样了,你不能连士兵们取暖的这点儿要求都不满足吧!这数天来因为冻饿致死的伤兵就足有上百人,谷部照倍不能再把身体还算正常的士兵再送去见天照大神了。

    再说了,现在已经是关东军的控制区,有那个毛贼敢来锊拥有七千兵力的第八师团的虎须?除了长城团那个胆上长毛的中**队。

    还好,关东军司令部来的电文已经说得很明白,长城团主力近2000人已经回到北平。这则消息可能对于兵强马壮的坂本政右卫门来说很懊恼,帝国的心腹大患就这样溜了,但对于谷部照倍为首的第八师团上下全体官佐来说,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长城团这个祸害终于走了,再怎么天神下凡也是日后的事,但现在是找不到第八师团的麻烦了。

    勒勒有些松垮的裤带,谷部照倍和衣躺上了行军床。

    对付饥饿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和周公约会,这是这些天来少将阁下学会的一项新技能。

    逐渐进入睡梦中的谷部照倍和依偎在温暖的篝火旁思念家乡的日军们并不知道,在距离第八师团驻地不过二十里地的一个山谷中,却有不少中国人不怕北方四月夜间的阴冷,趴伏在铺满白霜的草地上,看着远方犹如点点星光般的第八师团驻地。

    。。。。。。

    “刘连长,又见面了。”身材高大的孙永勤笑着同敬完军礼的刘大柱握了握手。

    自从从刘浪哪儿学会了握手礼,孙永勤这个出身草莽的汉子也觉得握手礼要比江湖中人的抱拳礼来得更正规,毕竟,现在他的身份是热河抗日救**的军长,而不是什么土匪头头儿。

    “孙团长,哦,不,现在应该是叫孙师长了。来之前,我们团座让我代表他感谢你这次冒险前来支援。”见到孙永勤,刘大柱有些刻板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一个农民出身的抗日团体的领导人,在队伍刚刚拉起来,就带着人来和近万小鬼子叫板,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配刘大柱说一声感谢。

    “刘团长这样可就见外了,如果不是刘团长给我们抗日救**的援助,我孙永勤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就拉了这么多弟兄入伙,就更别说什么师长不师长的了。”孙永勤连连摇头。“而且,我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别看这次孙某带了三千弟兄,但很多人刚放下锄头柴刀,连枪都没怎么摸过,想打小鬼子恐怕还差把火,也顶多只能是给刘团长和刘连长你们摇旗呐喊助助声势,主要的还是得靠长城团的弟兄们。”

    “孙师长刚才还在说我们团座见外,现在可不也见外了嘛!没你们,我这百多人跟小鬼子干也不行啊!”刘大柱也笑了。

    “二位,都别谦虚了。刘连长,你们连的装备,我们都带来了,你们接收一下。”一旁的蔡大刀插嘴道。

    现在的蔡大刀,可不仅仅只是那个在独立团特种大队小小的特种兵,现在他可是孙永勤抗日救**的新兵总教官。

    三名特种兵,石大头武术搏击牛叉,但不擅和人交流,牛二射击一流,但因为也是属于性格内敛型,所以在和孙永勤的抗日救**高层的交流方面,反而都不如当过数年土匪的蔡大刀来的更自如。所以,蔡大刀反而成了三个人的头头,能参与抗日救**的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

    这次陪着孙永勤来一起迎接旧日长官刘大柱,多少也有了发言权。

    至于他嘴中所说的装备,当然是在承德城刘浪援助给孙永勤那批装备的一部分。

    也许是刘浪在那时候就有不想彻底放走第八师团的心思,或者说刘浪并不想让热河省的日军这数年来都不好过,反正不管怎么说,刘浪在撤离承德之前就留了一手。

    不光援助孙永勤的几门迫击炮是刘大柱连队的,就连mg42机枪和子弹,刘浪都让刘大柱连队所配的都全部交给蔡大刀几人保管,包括随身携带的手雷,可以说,除了每名士兵所带的汉阳造长枪和子弹,其余的都留给了孙永勤带走。

    不过,这批武器,没有三名特种兵的允许,谁也不许动,现在,终于又物归原主了。

    是的,刘浪自从彻底打算要找第八师团的麻烦开始,就没打算一个人开整。就算没长城团,他的帮手也不少。

    一个人的战争,固然可以让日寇头疼,但不能让他们伤筋动骨。

    现在,彻底打断第八师团脊梁骨的帮手来了。

    驻守青龙山的刘大柱一连一百七十人,从第六师团最后断后的一个联队北上承德,就全军轻装出长城,向热河北部急行军。

    除了步枪和携带了五门82迫击炮及足够的炮弹以及五日口粮,全连轻装北上,趁着刘浪三人骚扰的第六师团步履缓慢,超过第六师团,追向了第八师团。

    而接到刘浪电令的孙永勤则带着他用数万斤粮食招募来的三千农民兵带着装备也同样北上。

    他们藏身在这个距离第八师团驻地二十里的山谷中已有两日,终于在这个阴冷的晚上等到了刘大柱的到来。

    三千全副日式装备的农民兵和长城团一个步兵连才是刘浪最终说服邓文的理由,否则刘浪就是抛出再大的馅饼,精于战术的邓文也不会伸嘴吞了。

    想对付还拥有七千兵力的第八师团,光凭一千多骑兵,那无疑是痴人说梦,再愚蠢的指挥官也不会在热兵器已经统治战争的时代做出这么蠢的选择。但有了步兵协助,那可就不一样了。

    睡梦中的第八师团不知道,一群中国的乌合之众和一群中国最精锐的战士,正在二十里地外,没有星光唯有白霜的北方春夜中看着他们。

    目光,带着血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