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皆是徒劳
    ??没经历过在万马奔腾中拎着刀子砍人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两侧都是雪亮的刀锋和狂飙中的战马,耳朵里充斥的全是轰隆隆的马蹄声,根本容不下其他任何声音,你也根本没时间去搜索什么敌人,你只知道,端着刀,从你视野中的敌人身边一掠而过,然后,就是冲天的血光。

    根本不需要你费多大力气,马匹高速奔跑的动能和巨大的惯性已经足够让你的马刀劈开任何坚硬的物体。

    如果,敌人就在正前方,你的刀够不上,那更简单,撞上去,马儿强壮的前肢外加携带的数千斤动能能将任何人撞成全身粉碎性骨折。

    刘浪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哪怕他武力勇冠三军,他有自信,如果在马下,这里的骑兵,无人是他手下三合之将。

    可是,当骑兵冲起来的时候,刘浪却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展现个人武力的战场。

    骑兵,靠的就是整体,大家肩并着肩,马挨着马,就像是一堵墙,用马蹄和刀锋组成的一堵墙,将沿路的所有抵抗,全部,摧毁。

    如果是他面对这群骑兵,刘浪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向可以逃离这群可怕骑兵攻击范围的任何地方逃。

    哪怕就是给他一挺机关枪,刘浪也完全没有信心能在这个可怕的战场活下来,就算你打死了一个,十个,甚至几十个,但,犹如一排大浪扑面而来的骑兵们终究还是会把你淹没。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内心中该是怎样的绝望?刘浪很难想象古代上万甚至几万骑兵冲锋时,那是怎样的一种壮丽。

    身为攻击者的刘浪都是这种想法,就更别提被攻击的第八师团日军了。

    没有人知道在马蹄如雷的第一排骑兵狂冲过来的时候,身在主阵地师团指挥部的谷部照倍少将阁下脑海里是怎样的想法。

    呆了半响的谷部照倍推开涌上来想把他架走的警卫兵,下达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命令,或许,应该算是两个命令:“命令全师团官兵自行突围,命令护旗兵烧毁师团军旗。”

    然后,谷部照倍就拔出了他的指挥刀,双手握刀,刀锋向前,指向了距离他不过三百米,正向这里高速冲过来的中国骑兵。

    刘浪对谷部照倍的评价还是不够准确,一直被刘浪压制得显得有些谨慎过头束手束脚的第八师团参谋长,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刻所表现出的,不管是螳臂挡车的愚蠢也好,还是自寻死路的绝望也罢,但他终究没有狼狈而逃,反而是表现出了一军之将的担当。

    他,自从下令全军自行突围,自然是承认了第八师团已败的事实。自行突围,可和撤退完全是两码事,后者是有组织的后退,虽退却并不算败,但前者,几乎就是溃败的代名词,能跑出多少算多少。

    从骑兵出现,到下达自行突围命令,也仅仅不过十数秒的时间,生性谨慎的谷部照倍可能平生第一次果决。

    是的,自从听到轰然如雷的马蹄声,继而看到地平线上跃出一条黑线,呆若木鸡的谷部照倍就知道,他上当了。

    中国人正面阻击是用以吸引他第八师团所剩不多的主力,侧翼的攻击也只不过是虚晃一枪目的是让他相信,他们的目标正是薄弱的阵地侧翼,但是,他们竟然把攻击的重点一反常规地放到了阵地的后方。

    而且,不是步兵,竟然是骑兵,可怕的骑兵冲阵。

    如果换在以往,别说这区区两千骑兵,就算是有两万,第八师团也能让他们尽数死在阵地前也不得寸进。

    但现在,他没有上百挺机枪组成的火力,也没有在阵地前布设铁丝,那些辎重早就在和长城团的数次鏖战中损耗殆尽。

    第八师团现在拥有的,只有步枪和机枪,以及为数不多的子弹,而且这些,还在前方和数千中国人鏖战。

    正面的近四千人已经无法回头,骑兵冲过一千米的距离只需要一分钟,但他们想返回六百米之外的战壕,却需要三分钟。

    腹背受敌,没有战壕掩护的步兵,面对骑兵举起的刀锋,只有被屠戮。

    所以,谷部照倍以前所未有的果断下达了全师团自行突围的命令。

    然后,朝着奔腾而来的骑兵举起了自己的指挥刀。

    或许,他是想保持日本帝国少将的尊严,又或许,他是想替自己的士兵争取一点点撤退的时间。

    但不管怎样,一名敢于面对上千骑兵的刀锋举起自己最后武器的人,都是值得让人尊重的,哪怕他是敌人。

    不过,对于狂奔中的骑兵们来说,他们眼里看不到谷部照倍肩膀上闪亮的将星,也看不到谷部照倍举起的雪亮刀锋,他们眼中只有敌人,穿着黄色军服的敌人,不管你是反抗或是不反抗,他们都是一刀挥下。

    谷部照倍的指挥刀很锋利,在黎明的微光中都闪着森然的寒芒,可是,在携带着数千斤动能的马刀面前,一把锋利的刀其实还不如一根狼牙棒管用,只听“铛”的一声巨响,第一个照面,谷部照倍的少将级指挥刀就被一名从他面前高速奔过骑兵一刀而断。骑兵毫不停留,继续高速前冲。

    紧跟着,就是另一名骑兵的挥下的马刀,勇敢的日军少将额头正中,一条血线向下逐渐延伸,眼里的凶光和绝望逐渐黯淡,直至无神。

    鲜血喷涌的同时,日军少将的身躯仰面而倒。

    谷部照倍,殁。

    一个原本应该在数年后积功升为日本陆军大将的日寇少将,提前十数年,殁于一名普通中国骑兵的刀锋之下。

    直到战后,也不知道是谁杀死了这名日军指挥官。因为所有人都是机械般的挥动着自己手里的刀,砍向每一个视野里每一个敌人,凡是穿着黄色军服的人,都是敌人。

    谁又会记得他肩上的肩章是少将还是列兵?没有人有那个时间。

    两队骑兵根本没有在主阵地上做丝毫停留,他们将马速再度提高到极致,冲向正面阵地上已经乱成一团的日军。

    正面战场的日军的悲催可能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他们冲得太前了。

    距离中国人的阵地仅只有一百米,最近的甚至只有五十米,可这五十米,在中国人的拼命抵抗下,却犹如天堑,只能看着却不得而入。

    入不了,大不了退。

    可当背后冲过来骑兵之后,退,也是不可能的了。

    回身架枪和中国骑兵拼了?

    背后的中国人的子弹又是吃素的?没了掷弹筒的压制,把后背留给数十挺机枪和两千人枪弹的结果,绝对不会比骑兵的马蹄好上多少,甚至会更糟。

    于是,有人想进,只要进入战壕,就能躲避骑兵可怕的马蹄和刀锋,也有人想退,只要架好机枪对骑兵扫射,未尝没有一线生机。

    但是,主阵地上的警报器传来的是全军突围的信息,更是让已经很迷茫的日军彻底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骑兵们没留给面临选择的日军更多时间,不过一分钟,纵马越过日军主阵地战壕的骑兵冲上了正面战场。

    迎接他们的,只有日军绝望的眼神和他们手里从未如此软弱的刺刀。

    和高速冲刺的的骑兵短兵相接,步兵任何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