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反正胖子多得是
    是的,除了刘浪,再无别人了。否则,坂本同志会认识热河的那个农民?

    该死的刘浪,怪不得对外称病不出,原来是来这里报复了。

    坂本政右卫门终于想明白了刘浪为何突然就“病”了。

    如果说是别人用这些字来威胁,恐怕坂本政右卫门阁下只会把那当成个屁。可是刘浪这个疯狂的家伙,坂本同志还真不敢。他也想明白了那数天不停骚扰大军的是谁,怪不得说那个偷袭者是个胖子,还果然就是那个疯狂的胖子。

    一个人就敢日夜骚扰数万大军还埋伏了一个中队近200号的人,你说他疯不疯?可他疯,也是他有实力。

    如果自己损坏了这些毫无价值的尸体,最后却招致一个疯子疯狂的报复,实在是太得不偿失。

    头脑还算清楚的坂本政右卫门阁下只能是憋屈的当了一回有人道主义精神的日本将军,对中国人的墓地再无动粗的想法。

    这就是人性,你若是不强,他就能想着法儿肆无忌惮的欺辱,你若是强,他就怂了。

    刘浪用第八师团近三万人的命,告诉所有人,他很强。

    不过,你要指望他还将中国人的墓地恢复原状,那是断无可能的,人家坂本中将也多少还是要点儿面子的吧!哪能被刘浪一句威胁的话就被吓得如同中国的孝子贤孙一样?

    不过,被日军损坏的墓地和被翻出来的烈士遗体在第二天日军大部队离开之后,就被周边的山民们给重新收敛入土了,墓地前也被插了一块树木为碑的墓碑。

    上书:抗日英豪。

    在数十年后,被插木碑的位置,树立起来的是一块高十米,宽三米的汉白玉大碑。

    上书:1138抗日英豪。副题:于民国二十二年四月歼敌第八师团万人于此。

    题字人:刘浪。

    。。。。。。。。

    在抗日救**明令通电表示他们将为此事件负责之前,无论是位于北平的北方军事委员会,还是位于南昌的委员长行辕,都已经将心放到了肚子。

    北方战事已定,他们终于可以安心进行国内“围剿”的战事了。

    可是,在这个早上。

    一封来自北方农民的明令通电,却把一南一北两个大佬惊的目瞪口呆。

    “狗日的刘胖子,肯定是他搞的鬼。”呆愣了半响,还穿着睡衣刚喝了口小米稀饭都来没来得及就馒头的何上将看着眼前的两封电文就破口大骂。

    热河抗日救**?一帮农民?就算给他们飞机大炮又能怎样?如果说一帮农民就搞定了日本人的一个常设师团,这不是说,国民政府高层是吃那啥的吗?还要他们搞毛线,把武器发给老百姓让他们跟日本人干就行了。

    此时还有些傲娇的何上将肯定没想到,十数年以后,就是一帮农民出身的将军,带着一帮农民,把他指挥的正规军给打了个落花流水。

    上位者,舟也,庶民者,水也。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十数年后的兄弟阋墙之战的结局将这个道理阐述得淋漓尽致。

    从此以后,再无人敢轻视农民军这三个字。当然,或许日本人早就没轻视了,从这个血色的清晨开始。

    不过,何上将很容易就把事情联想到了在长城山脉久久不归的刘浪身上去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病是需要靠幽雅的环境和清醒的空气来滋养,可绝对不包括弹片伤。

    从前方谍报人员传来的消息称偷袭第六师团的人体型偏胖开始,何上将就已经开始怀疑刘某人了,现在第八师团在热河被伏击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

    如果没有刘浪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你会相信一群农民就去锊一个日军师团的虎须?更令人蛋疼的是,他们不仅锊了虎须,还拔了胡子,顺手砍掉了虎头。

    所谓的抗日救**的电文你可以当拿是个弥天大谎,但日军关东军司令部语焉不详的责难却是间接的证明了这一点。

    什么我部于热河境内遭受中**队的伏击,请中方严惩挑起战端之人,否则两国再起刀兵之类的话何上将根本就嗤之以鼻。

    你丫的都已经占领了热河省,那就是你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干了,还想往别人身上赖?你特娘的赖得上吗?

    不过,这却是证明了一点,就算抗日救**那帮农民没有把第八师团打得如同他们说的那样全军覆没,第八师团绝对也是损失惨重,否则天天鼻孔朝天仿佛他们天生鼻孔就畸形的日本人绝对不会臭不要脸的来上这样一封电文,完全是狗急跳墙的架势。

    只能是刘浪的那个混蛋搞的鬼了,何上将感觉太阳穴的青筋都在蹦,这货一旦疯起来,真是神鬼都怕啊!

    还在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南昌行辕的电文就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让北方军事委员会调查北方军事委员会麾下的不管是正式还是临时节制的正规军有那支部队不在原驻地,特别是某胖子上校麾下的还没来得及拆分的长城团。

    何上将更是抚额苦笑,老头子虽然没把话说得很明白,但显然,也把怀疑的对象指向了某胖。

    几乎不用调查,长城团2000将士好好的呆在北平城特地为功臣准备的驻地,昨天何上将会同北方军事委员诸位大佬还特意去视察过以示慰问,2000条精壮的汉子都还在空地上用自己制成的木头训练器具在发**力呢!就是给他们插上翅膀,他们也飞不到八百里外的热河去。

    “给日本人回电,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我军所为,我国当回做出让他们满意的答复,必当严惩挑起事端之人,若不能,爱咋咋的。”何上将霸气的回复别说让电报员龇牙咧嘴了半天,就是收到此封回电的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大将又再次劈碎了新装好的办公桌。

    晚上的壁炉里不用再劈柴了,那些碎木正好可以用上。

    “给刘浪发电,军政部授勋大会在即,请速归。”揉揉有些发疼的眉间,何上将给刘浪也去了一封电文。

    差点儿被揍哭的日本人没证据,他老何同志当然更没证据。你说偷袭者身形偏胖,中国四万万人,虽然这些年经济不咋的,瘦子居多,但你能说没胖子?县长以上,团长以上的胖子我看就多的很,从北平城的官员们中不说拉一半,拉个四分之一,肚子都大得能生几个娃了都。

    不过刘浪这次很拿豆包当干粮,不,何上将怎么可能是豆包,必须是鱼翅燕窝一级的,所以刘浪的回电出乎意料的快。

    “身体正在康复中,但为嘉奖计,浪就算爬也必当在嘉奖团来临之前赶回北平。”

    何上将的脑仁更疼了。

    只想再回某胖子三个字:你特娘的。

    好吧,只能说何上将被某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给气糊涂了,字都数不清了。

    ps:今天因为有事,只能保底2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