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卖方市场
    现在因为宋中将嚷嚷着让自己的两个团归建的事儿,祁光远和董升堂左右为难干脆天天走亲访友不参合军事,把团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丢给迟大奎和唐永明负责。

    但谁也没想到从一个小连长升起来的迟大奎竟然会如此大方,不仅把mg42机枪搬出来供诸位长官鉴赏,还带他们到射击场亲自射击爽了一把。

    只有亲自一试枪,各位将官们才知道,这把被称为mg42的机枪果然名不虚传,那射速,真的是秒杀他们所有见过的机枪,更夸张的是,这枪射程平射距离高达1500米,既可以做轻机枪也可以当重机枪,紧急时刻还能当高射机枪。

    怪不得战斗报告上说,日军在罗文裕损失十架飞机,这种机枪绝对功不可没。

    可以说,有了mg42机枪,**现在装备的什么马克沁,什么哈奇开斯,什么三十节几乎全部可以淘汰了。

    仅是想想自己的部队如果装备上了这种性能极佳的多用途机枪,扛着将星的十几个将军们都还有些小兴奋呢!

    “迟营长,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当兵的,都喜欢直来直去,刘团长不在,你做不了主,给老哥几个透个明信也可以,这枪,卖不卖。”说话的这位迟大奎不认识,

    但他认识人家领章上的花和星星。

    那可是位中将,算是在场的大佬中的大佬了。

    要知道,和日寇这一战,北方战场汇集了中方二十几万大军,中将少将一大堆,虽说对独立团的这款将日本人打得哭爹喊娘的秘密武器都觊觎已久,但中将以上的大佬们多少还顾忌点儿脸面,绝大部分都派的是自己麾下的师长也就是少将级别的来打探消息。

    也就两三个军长级的大佬可能是在这一战中损失惨重,对秘密武器“求贤若渴”亲自赤膊上阵了。

    这其中就包括说话的这位67军军长王以哲中将了。

    只是,他这一声自称老哥喊的,让一堆少将们脑门上都隐现汗渍。王军长,节操啊!

    不过,没有“节操”的王中将这个提问却是所有人都想问的,当下,都竖着耳朵听着迟大奎的回答。

    至于说什么人家独立团最高长官刘团长未归,他们就来打别人秘密武器主意的不地道,这会儿,却是也顾不得了。

    迟大奎被中将级别的大佬自称的这一声老哥显然也搞得有些脑门出汗,但言下却是毫不犹豫,“卖,怎么不卖?”

    听迟大奎如此一说,所有将官顿时“喜上眉梢”。

    和很多现代人的思想很一致,对于这些大佬们来说,只要钱能解决的事,那就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别钱太多,这年头,地主家也没多少余粮。

    “迟营长,这个你能做主?”早已拉下面子跟一个小营长称兄道弟没有“节操”的王中将抢着问道。

    “做主我当然不能做主。”迟大奎一句话差点儿没让一帮中将少将冲上去将这个小营长围殴致死。

    不能做主,你跟我们这儿装什么大瓣蒜呢!

    “但我们团座说了,他不在,各位长官也迟早会找到咱独立团的,所以,他给我专门留了个价格清单,各位长官如果觉得合适,这枪咱就卖。”迟大奎在将军们脸色变化之前赶紧又丢出了最重要的那句话。

    没错,就是价格清单。

    早在迟大奎离开之前,刘浪就专门拉着迟大奎交代了半天。

    刘浪知道,独立团这一战固然打得是光芒万丈,但不低调的后果就是被人惦记上了。独立团拥有的博福斯山炮还好说,那是从第二师顺来的,日式山炮也好说,那是抢来的,但在防御战中大放异彩的mg42机枪绝对是瞒不过去的。

    做为军人,那个不想给自己部队增加威力更强的武器?别说云集在北平附近的二十万大军会眼热,就是远在南昌的那位光头大佬恐怕也眼馋的紧吧!

    既然瞒是瞒不过去的,那就不如大方点儿拿出来销售,只要你有钱,哥们儿就给你可劲儿的造。

    mg42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稀罕货,六七年后的第三帝国足足造了几万挺这玩意儿。

    只是,想从刘浪这个从不吃亏的主这儿占便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后,在众位将军大佬的期盼目光中,刘团座亲自草拟的那份清单就出炉了。

    大佬们的眉头皱了起来。

    皱眉,不是因为价格太贵,是因为浪团座那笔字啊!不皱眉差点儿都看不清。

    其实,不看清还好,等真正看清了,眉头完全皱成一团的十几个将军们跳起来的高度几乎可以去打nba了。

    “讹诈,这是赤果果的讹诈。”王中将的脸都涨红了,指着迟大奎的鼻子骂道:“狗日的刘浪果然是地主老财的儿子,他这是把咱们大伙儿当长工来剥削了是吧!”

    “咳咳,王军长,我们团座说了,他最恨别人骂他爹是地主老财,专门交待我,说如果有人觉得这价格不合适骂人,所有人价格在此基础上上浮一成。。。。。。”迟大奎苦着脸把刘浪的原话继续复制。

    “咳咳。。。。。。”

    现场干咳声一片。

    就连王大中将这会儿也傻眼了,激愤之下骂了句地主老财就原价格上浮一成?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眼睛一瞪,还待再说话,却被另两位中将大佬连忙伸手拉住:“鼎芳兄,冷静,冷静,刘浪又不在这儿,你骂他也听不见,刚才迟营长也是开开玩笑,对不,迟营长。”

    “嗯,我耳朵被炮弹炸过,听力偶尔会有故障,不过。。。。。。”迟大奎也很识趣的点点头,看着长官们微微额首表示很欣赏他的眼神,迟大奎终究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把刘浪的原话再度复制:“不过我们长官说了,如果我耳朵一直不好使的话,这耳朵也就可以不用要了。”

    这意思说的很明显,先前的事可以算了,但之后那位若是还敢,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妈拉个巴子的,这么坑人,还不让骂。扛着将星的将军们被远在几百里地外的刘胖子这话给堵的,可也只能大眼瞪小眼无可奈何。

    这刘胖子太黑了,完全就是抢钱啊!看着清单上一长排的数字,将军们心里早把刘浪骂到了十八代还往上翻两个跟头。

    可是嘴,却是很识时务的集体闭上了。

    没办法,现在人家是卖方市场。

    ps:对不住大家了,不是不想三更啊!说句实在话,风月还有两张存稿呢!可是,明天悲催的要陪院长去广西南宁出差参加一个专业学术研讨会,风月不想因为开会期间断更啊!所以,让风月存两张,以备不时之需吧!从今天到下周三,只能保持2更,等风月出差回来,三更走起。

    顺便推荐哈朋友的书:,已经百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