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当众撒狗粮?
    第二天清晨。

    在刘浪的带领下,独立团和原288团、289团三个团的少尉以上军官,全部穿上北方军事委员会早在两天前就给他们准备好的礼服,精气神十足的排成三列,浩浩荡荡从驻地出发,向十里地外的授勋地北平大礼堂进发。

    长城团这种战时临时番号已经被北方军事委员明令废除,现在三个步兵营只能全部恢复原有番号。不过鉴于授勋地点距离独立团驻地更近,已经被要求返回原部队的两个营军官们也就继续住在驻地了。

    当然,祁光远的一句话更重要,既然大功是弟兄们一起立的,那就该一起上台领勋章,长城团不在了,但交过命的交情在,不管是三个营还是三个团就得一起行动,也替天上看着这一切的弟兄们领一份属于他们的军功章。

    话都说到这份上,刘浪还有什么好说的,当仁不让的走在了三列队列的最前头。

    这也是刘浪在相隔近一个月之后第二次见到纪雁雪,第一次是在刘浪赶回北平的第一刻,连驻地都没进,直接去了北平几家接收独立团伤员的医院。

    包括俞献诚、周石屿在内,所有的重伤员都还在接收治疗。让刘浪痛心的是,距离他送走重伤员们的那一刻,医院里的重伤员比那时少了足足三分之一,不是伤愈出院,而是。。。。。。他们的死因,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没有冲过伤口感染那道生死关。

    这也让刘浪更加迫切的想起了前世的抗生素,如果有了抗生素,那些失去的英勇战士们至少能多活下来五分之四。

    唯一让刘浪欣慰的是,年轻的祖师爷虽然依旧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但情况却也大为好转,清醒的时候还能记得去看望他的战友的名字,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痊愈了。

    周石屿的伤本来比俞献诚还重,被铺天盖地炸过来的炮弹震伤内腑能撑过去的人寥寥无几,但周石屿真无愧于敢死连连长之名,他的命比刘浪想象的还要硬的多,在缺医少药的坑道里硬抗了一周,又在溶洞里躲了大半个月,送到医院一检查,这位竟然快好了,若不是医生严令其不准下床活动,这厮都准备和刘浪一起回驻地的。

    几位左膀右臂在经历过如此一战都还活蹦乱跳的活着,这也是刘浪知道自己再度损失数百人之后唯一能感觉欣慰的了。

    那也是他近一月来第一次见纪雁雪,不过他们仅仅只有时间默然对望几眼,甚至还没说上一句话,刘浪就因为宋哲元的来访匆匆就离开了。

    一大早就赶到驻地准备和大家伙儿一起参与授勋大会的纪雁雪竟然出乎意料的胆大,当刘浪站到队列之前,准备带队出发之际。

    “等等”一声清脆的女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独立团唯一的女少校。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

    纪雁雪走到胖子少校的面前,帮他整了整有些不太规整的衣领,又替他掸了掸肩头的灰尘,然后郑重的给了刘浪行了个军礼,这才昂首挺胸的顶着男人们瞪大的眼珠子大踏步地回到了队列中属于她的位置。

    这是妥妥的当众秀恩爱撒狗粮好吗?这在民风尚未如后世那般开放的民国,绝对是惊爆一地的眼球,绝对比那个天天把亲爱的刘挂嘴边的小洋妞儿来得更劲爆。

    不过,貌似很和谐呢!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就是男人们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的同时,心中却大是羡慕那位同样有些呆呆发愣的胖子长官,这简直比在万众瞩目中胸前挂上勋章还要荣耀。

    胖子团座这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吗?都还没挂上勋章就想把所有男人给羡慕死。

    刘浪也有些意外,意外的当纪雁雪敬礼的时候,他也木木呆呆的回了一礼,那副呆头鹅模样,逗得纪雁雪也忍不住嫣然一笑。

    卧槽,纪小妞儿这是受什么刺激了?被瞬间甜蜜甜得都有些呆傻的刘浪智商还在线,在身后那帮兵痞子开始吹口哨高呼着凑热闹之际,刘浪的背心却有点儿出汗。

    纪小妞儿倔强是倔强,但骨子里绝对传统的很,要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这般秀恩爱宣布主权,绝对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刘浪不露痕迹地斜瞅一眼,赵二狗这个平日里最喜欢起哄的家伙这会儿却老老实实地缩在队伍中显得像个乖宝宝,否则以刘浪的听力,怎么会从这么多人咋呼的声音中分辨不出那货的破锣嗓子呢?

    狗日的赵二狗肯定知道内情,刘浪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目标。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但男人,却是个个智商翻倍。不这样,人类如何能繁衍?

    所以,千万不要把恋爱中的男人和结婚后的男人划等号,那智商,绝对是判若两人。

    对于这帮从未受过如此礼遇的少尉中尉甚至绝大部分校官来说,激动之余还是颇有些忐忑的,一路上就连最爱说笑的赵二狗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一行人在走了近大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大礼堂。

    负责守卫的卫兵很客气的上来收了所有有资格佩戴手枪的校官的枪,一点儿也没有老爷兵的架子。一仗打得第八师团都丢盔弃甲的独立团的赫赫威名现在可不仅仅只在日本人那边有用,对于中国人这边更适用。

    至少,有个东北军少将不愿意交手枪,刚一瞪眼想发作,刘浪就看见当值的上尉毫不犹豫地手一招,一排荷枪实弹的士兵就站了出来,根本没打算给少将大人面子的意思,少将立马就怂了。

    里面台上坐着的上将好几个,中将一大排,他一个少将师长又算那颗葱在这儿得瑟。

    让三个团军官们更意外的是,他们算是来得晚的,能容纳近两千人的大礼堂里已经是人潮涌动,以金黄色和深蓝色两杠的领章居多显示着他们最少也是中校。

    同时,这次授勋大会还邀请了包括以战地日记在中国声名鹊起的柳雪原在内北平社会各界的人士前来观礼,但,礼堂主席台下最中间的位置,却留了一大片空位。

    在前来引导三团众军官就坐的上尉的带领下,所有人,有些晕乎乎的朝了那片位置最佳的空位走去。

    这个待遇,绝对牛逼大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