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咱们,有关系
    授勋大会完毕之后,估计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宣读晋升令,只是告知众人,颁奖团将会前往各军宣布。

    独立团依旧被排在了最后,已经在授勋大会后依约返回第二十九军的祁光远和董升堂都分别打来电话,宋哲元果然没说空话,这二位都官升一级成了少将的同时,也顺理成章的成了第二十九军两个主力旅的旅长,白云岳升任上校成了第288团团长,其余选择回第二十九军的校官和尉官也都军衔上调一级各有任用,主动选择留在独立团的十三名中尉少尉也没落下,都军衔上调一级,至于任用,那自然得是刘浪这个主官说了算了,宋哲元已经拿来了盖着北方军事委员会大印的调令。

    来独立团宣读晋升令的不是别人,正是代表光头大佬来授勋的委员会侍从官王世和,在别人看来,自然是一种殊荣。

    可刘浪却总觉得这位少将脸上仿佛弥漫着一种无奈。

    果然,独立团所属,除去刘浪这个大团长之外,皆军衔上调一级。

    二等兵变一等兵,一等兵变上士,上士则挂准尉衔。迟大奎和唐永明这两个中校一举成了和刘浪齐肩的上校,纪雁雪则成了仅比刘浪矮半个头的中校。

    不过,独立团的军官们却没有应该的喜悦,惊愕和愤怒占据了他们几乎所有的情绪。

    原因很简单,全团上下皆升职,但惟独刘浪这个主官的军衔一动未动,依旧还只是个上校。

    “怎么?诸位还有什么意见?”王世和合上晋升令看着眼前情绪有些激愤的众人冷冷的问道。

    “报告长官,我有意见。”纪雁雪难掩心中的愤怒,大踏步上前一步道。

    “讲”王世和眉头一挑,冷声道。

    “不公平,我等为部属皆晋升,为何独独。。。。。”纪雁雪还没来得及讲完。

    “纪中校,闭嘴,上官的决定岂是你能质疑?”刘浪上前一步把纪雁雪还未讲完的话堵了回去。

    “可是。。。。。。”纪雁雪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没有什么可是。”刘浪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扫一眼以迟大奎为首蠢蠢欲动的其他人,“现在,我命令,解散。”

    众人一阵迟疑。

    “怎么?都升官了,我刘浪的话就不好使了?”刘浪眼睛一瞪。

    所有人顿时做鸟兽散,迟大奎更是连拖带拽的把犯了倔脾气还想替刘浪鸣不平的纪雁雪给带走了。除了他这个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老大哥,换别人,还没人敢去拉已经明显有些暴脾气的纪中校。

    直到所有人都走远了,王世和这才冲身边的陪同人员和卫兵们摆摆手示意他们离远一点儿,冲刘浪淡淡的笑道:“本人军令已毕,自当离去,不知可否烦劳老弟相送一程。”

    “是,长官。”刘浪不卑不亢的标准给了个军礼。

    立如此大一功劳竟然给了个勋章就完事,不能升职自然代表着不能扩军,刘浪心中自然也是不爽。委员会侍从官又如何?就算是光头大佬来了,从没打算跟着国党久混的刘浪也不会给他想要看的脸色,能这样以军人之礼虚与委蛇,那都还是看在王世和其人在历史上的风评并不差的份上。

    但在这样的场合,刘浪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情绪还是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不过,对于刘浪这样的表现,王世和显然早有预料,刘浪如果因为他的侍卫长身份就表现得奴颜卑膝,那还真不是那个能连挡老头子十道撤军电令的人了。

    当下微微一笑,领头先缓步前行,等听到刘浪跟了上来,轻声道:“虽然你我只是第二次谋面,但我知道刘团长可不是一天两天,你去年于淞沪一战立下惊天奇功,世和就仔细查过刘团长你的资料。一个家资丰盈乡间财主家的公子,虽不算学问高深,但也多学四书五经之物,没上过任何军校也没经历过任何一场战斗,却以非凡的勇气率领着二十八名残兵直捣黄龙一炮端了日军联队的司令部,实是让世和这种校长亲自教导出来的军校生惭愧,世和思虑再三,如果易地而处的话,世和绝没有如此胆量,不如老弟远甚。”

    “王长官严重了,谁在那种情况下都只能选择赌一赌运气,刘浪只是运气较好赌赢了罢了。”刘浪摇摇头,语气很平静地道。

    “呵呵,刘团长不必自谦,如果说一炮端掉日军联队司令部还能说是侥幸的话,那接下来以二十八人十八杆步枪一挺大正十年机枪挡住日军近百人疯狂的进攻,并在白刃战中毙杀近三十名日军,那可就来不得半点儿所谓的侥幸了。世和那时就信了,所谓的生而知之,当时如此吧!”王世和哑然失笑,回过头很认真的看着刘浪,“不知道刘团长信也不信,长城一战过后,在世和的心里,你刘团长实是我数万**将校中最璀璨的那一颗将星。”

    “我能说,长官如此谬赞,是想害我吗?”刘浪眨巴眨巴眼,很突兀地来了一句。

    王世和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刘浪的意思。

    “长官这是想让北平城中众多长官集体来揍我吗?”刘浪只得无奈的和缺乏互联网思维的这位“老”长官解释道。

    “哈哈,都说刘团长是个少有的妙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王世和大笑起来。

    这位,不是太会聊天,快把天聊死了,内心本就不爽的刘浪干脆也不接茬了,停住脚步等着王侍卫长说真正戏肉。

    王世和一见刘浪这副模样,也逐渐止住笑声,脸上绽出一丝苦笑,道:“此次前来主持授勋,刘老弟恐怕不知道之所以世和主动请缨而来,全是为了刘老弟一人而已。”

    这话可就有些重了,而且貌似还有画外之音,刘浪神色微微一动。

    “嘿嘿,川省的刘主席和王某有几分香火之情尚在其次,重要的却是刘老弟此次立下惊天之功,我想亲眼来看看老弟是何等的少年英雄。”王世和轻笑道。

    刘浪瞬间秒懂。

    裙带这事儿,无处不在。至于说什么少年英雄,好吧,糊弄下一般人还行,四万万中国人从来不缺英雄。

    王侍卫长这意思分明是,咱们,有关系,莫给咱甩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