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一巴掌拍出个黑店
    那个传说中的胖子。。。。。。

    现在已经很萎靡了。

    被一帮女人折腾的有点儿萎靡。

    刘浪很想大吼一声,“你们几个还有特娘的有完没完了?”

    其实,这也是另外两个男人共同的心声。

    三个女人可能最开始还有点儿对飚演技的成分,但到后来,在逛街这一点儿她们三个竟仿佛看对眼了,一个找目标,一个参谋,一个负责拿主意,配合的不要太好。

    竟仿佛集体忘记了吃烤鸭这事儿,从头饰到各类衣服再到水粉胭脂,刘浪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开一家杂货铺。

    当然,刘浪最终还是没喊出口,原因是纪雁雪的脸上少见的挂满了幸福的微笑,这笑容自从刘浪率兵出川,就再未出现过。担任着野战医院院长一职的纪雁雪每日都需要面对在无助中逝去的伤兵,在死亡面前有人嚎啕大哭,有人轻轻喊着妈妈,无数生与死的残酷就这样呈现在一个年龄不过二十的姑娘面前,无疑也是一种极大的残忍,她的笑容从此不再,她美丽的眼睛里从此挂满忧伤。

    哪怕这个可爱的姑娘在挂上三等宝鼎的那一刻,脸上虽然在笑,但眼底淡淡的忧伤依旧让刘浪心疼,他知道,她一定又想起哪些再也看不到胜利的战友了。

    现在,难得她开心,刘浪又怎忍心打断她的小幸福呢?那就让她多逛一会儿吧!

    刘浪当然不知道,纪雁雪之所以感到幸福,自然不是因为逛街,而是,她很享受终于有那么一天,没有军情,不用枪林弹雨,刘浪就这样陪在她身边,有春风,有和煦的春日阳光,还有闲适的街道,这一切都构成了纪雁雪幸福的元素。

    是的,纪雁雪要的小幸福,就是那么简单,和平安宁,爱的人在身边。

    美女大记者年岁稍长心思不从得知,但小洋妞儿那是真的开心,满大街都是她从未见过的,东方灿烂文化的一角正在向她展开。也许,在此时哈佛美女博士的心里,是不是牛叉的刘上校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正在了解这座拥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东方古城。

    三个萎靡的男人并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些人比他们更心焦,目标都已经在他们预估的烤鸭店门口晃过三圈,却三过其门而不入,尽在附近的一些简陋的店面晃悠。

    和鹰知二中佐留在城里负责计划执行的副手在其间已经三次修正暗杀计划因此差点儿挠破了头皮,如果不是这位关东军情报课第二负责人心性足够沉稳,都已经差点儿放弃已经准备了半月之久的“破浪”计划,如果等刘浪回到军营,一个强悍的敌人再配上近两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那别说日本年青一代第一人,就是神仙,也拿他没有办法了。

    还好,纪雁雪估计幸福完了,或许也是看到某胖子已经在开始揉肚皮,终于否决了另两位“疯”一般的女人继续购物的提议,在刘胖子笑颜如花的邀请声中,走进了那家以烤鸭而闻名全京城的百年老店。

    随着长出一口气的关东军情报课第二人武田正纲少佐的手势,由冈村宁次少将主导的“破浪”计划正式开启。

    虽说是百年老店,但也许是早过了午时,店里的客人并没有几桌,和未来北平城内一桌人还在吃后面却已经站了最少八个人等着位子的盛况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走进店门的刘浪只是瞟了一眼也没太在意。

    这应该也算是正常,这个时期的经济那里能同未来八十年后已经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独一无二经济体的共和国相比?兜里突然多了不少钱放开了压抑已久消费**的共和国民众们对旅游的狂热绝对是全世界头一份儿。

    别说什么吃烤鸭,就拿被誉为世界奇迹的长城来说,如果不限人数任由参观,蜂拥而至的国民们能把世界奇迹都给踩垮。

    反正不用自己掏钱,那就包厢吧,刘浪一直活得很明白。

    刘浪六人进了百年老店二楼仅有的几个包厢其中的一个,里面的装修倒也算得上精美,八仙桌雕花椅外加彩画屏风该有的都有,很传统的中式包厢,就是传统的稍微有些陈旧。

    刘浪虽说有些看不上,但小洋妞儿却是很有兴趣,对屋内的装饰赞不绝口,觉得很具有东方的古典美。

    那妥妥就是一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模样,刘浪微微一笑,若论科技,此时造火柴头都困难的中国自然是被美国甩出几条街,但若是论历史,别说建国到现在才百把年的美国,就是欧洲列强,也只有跟在中国屁股后面吃灰的份儿。中国老祖宗们已经开始养蚕纺布做衣的时候,西方人的祖先们恐怕还在树上摘果子吃呢!

    虽说低眉顺眼的店小二很恭顺但点完菜就再也不见人影让刘浪在心里已经给这家百年老店打上了差评。

    当然,装修好不好,甚至服务好不好都在其次,重要的是美食本身。

    主菜烤鸭让刘浪也略微有些失望,说好的果树香气没有也就罢了,但未来有的外焦里嫩也变成外面太焦了,里面不管嫩不嫩刘浪都懒得再看。

    见团座大为不爽的孙无法大怒,一拍桌子就准备怒吼着喊店家进来解释。

    结果没想到百年老店如此彪悍,桌子刚拍,窗户就猛然炸裂,几只梅型飞镖就直奔几人飞来。

    三个女人包括拍桌子拍出孙二娘式黑店的孙无法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刘浪和泰森一前一后出脚,直接将重达一百多斤的八仙桌踢飞。

    “夺夺”飞进来的飞镖全部被庞大的八仙桌桌面挡下。

    “无法,泰森中尉你们两个保护她们三个。”刘浪一脚踢烂屏风,将室内空间扩到最大,眼睛看向包厢正门,有些凝重的说道。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暗杀。而且还是来自日本人的刺杀。

    中国人的飞镖不会搞那么多花哨,直来直去够杀人就够了,也就是日本人所谓的忍者喜欢玩这些花活儿。

    从飞镖飞进来的那一刻,刘浪就已经完全想明白自己感觉出来的所有的不对劲。顾客少是因为没顾客,那些顾客全是假扮的,怪不得他们只是瞟了自己等人一眼就不再看。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桌上的烤鸭绝对没三个活色生香的美女更诱人,那几桌食客竟然只对烤鸭使劲。

    店小二的恭顺那是因为他是日本人,骨子里都是贱味儿,点完菜就走自然是不敢多停留免得露出破绽。

    至于烤鸭没烤好,一个被挟制胆都快吓破的中国厨师如果还能烤出上佳作品,那刘浪还要把这位大心脏招至麾下了。

    当然,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刘浪从来不怕渣渣人多。

    只是,刘浪听到了门外的呼吸,一个男人的呼吸,沉稳而绵长,常人足够三次呼吸的时间,他却仅仅只进行了一次。

    高手,一个极为少见的高手。

    刘浪眼里闪过一丝凝重,慢慢握紧了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