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 白热化
    ,!

    刘浪的确要夺刀。

    这把刀的威胁对他太大了。

    好不容易创造出了这个机会,他又怎么可能放过?

    不仅手抓向源义宏刚的手腕,刘浪脚也没闲着,身体稍微一侧避开刀锋继续向前突进的同时,一个弹腿踢向了源义宏刚的裆部。

    只要源义宏刚固执的不弃刀,那刘浪就让他知道,失去了蛋蛋的男人,全世界能进军无上武道的,也只有东方不败一人而已,那还是中国人。而日本人,只有去泰国的资格。

    源义宏刚眼中闪过一丝戾气,这尚是他武技大成之后第一次面对如此窘境,竟然只发了两刀,就要被迫弃刀。

    不得不说,源义宏刚都有些佩服刘浪的狠辣了,竟然以臂做饵,目的是逼他弃刀。看似刘浪的目的是达到了,但其中若是发生任何一点儿偏差,比如源义宏刚招数没有变老变劈为削,那刘浪的手可是保不住了。

    但刘浪赌赢了。一个拿着如此宝刀的人,是不会放过重创敌人机会的。

    源义宏刚弃刀了。

    松开刀的同时,脚步微微一错,躲开了刘浪阴狠踢向蛋蛋的一脚。

    只是,刘浪也没完全得逞。

    在弃刀的同时,源义宏刚的手腕再抖,失去控制的刀锋沿着军刺的表面削向刘浪的手臂,如果刘浪的手臂不挪开的话。。。。。。

    刘浪只能被迫手臂一沉,以两根手指捏住的军刺再也无力握住。

    源义宏刚的刀飞向一旁的同时,刘浪的军刺也掉在地上。

    两个人都变成了徒手,谁也没占着太大的便宜。

    “刘君的反应令人叹为观止啊!可惜,你也许不知道,我的拳,比我的刀,还要利。”丢了刀的源义宏刚却是微微摇头一叹。

    接着一声大吼,“全力进攻,杀光他们。”说话间,下达最后进攻命令的源义宏刚脚步微微一顿,就像脚底板安了火箭,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向了刘浪。

    在刘浪的眼中,源义宏刚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膨胀了一下,刘浪知道,那是血脉喷张到了极点的结果,那是已经达到中国内家拳顶峰才有的现象。

    全力进攻的源义宏刚,果然比刚才执刀的他,更可怕。

    更糟糕的是,随着源义宏刚的大吼声,不光是两名日本刀客刀光陡然加强杀得泰森左支右挡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破碎的窗户里又出现了好几名敌人的影子。

    刘浪虽看不到,但他惊人的耳力还是能听到包厢外至少还有四名以上的敌人,能来的,自然都不是庸手。

    孙无法可能枪法不错,但徒手格斗,绝不是常年玩刀的几名日本刀客的对手,刘浪眼中的血色愈重,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这个可怕的敌人。

    否则,他将失去他来到这个世上,获得的最宝贵的东西。

    还好,屋内还有孙无法,那个白白净净,曾经以一己之力在林中狙杀了一个日军小队的年轻人。

    论徒手格斗,孙无法在这里所有人里,恐怕除了三个女人之外,是最差的一个。

    但是,他有枪。

    孙无法向日本武士们展示了什么叫热兵器碾压冷兵器,一个有枪的士兵,一个精锐士兵,绝对秒杀一票拿刀的,哪怕他的刀玩儿的再溜。

    从窗户里气势汹汹跳进来的两个日本武士首先倒了霉。

    一刀格飞了孙无法掷出的三棱军刺,孙无法拔出的驳壳枪枪口跳动着的火焰就让他们手里明晃晃的武士刀显得是那么可笑。

    上满了整个弹匣足足有二十发子弹的驳壳枪没有把两名日本刀客打成筛子,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孙无法只需要两发子弹足以。

    不过五六米的距离,驳壳枪7.6mm口径的子弹的动能足以打穿一头公牛的头骨,更何况是两个人呢?刀玩儿的再好,也不能让脑袋比野猪头更硬。

    所以脚刚刚落地,都还没举起自己手里刀的两名日本刀客就死了。

    孙无法的枪一向很准。

    “八嘎”窗外另两名刀客齐齐大吼一声。

    却很明智地没蹦进来送死,只是手一扬,数支梅花镖从窗口中掷了进来,而孙无法早就身形一矮,躲到了还支着的八仙桌旁。

    听声辩位射得极准的梅花镖没有子弹的穿透力,只能插在厚木板上颤颤巍巍地显示着窗外两名精通武技的日本武士的无奈。

    躲起来的中国枪手的意图很明显,老子没打算出去,但你们也别想进来,进来就弄死你。

    至于那三个女人,没一个是笨蛋,纪雁雪是经历过数场血战的军人,小洋妞儿也接受过军事训练,就算是最柔弱的柳雪原那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哪怕是没开过枪,但也算是见过了无数的生死。

    她们早在战斗开始之时就躲进了窗口看不到的死角,还未到最后决生死的时刻,既然战斗力不行不能作为助力那就不要成为战士们的羁绊,三个女人都很明智。

    屋内屋外登时恢复了到了平衡的趋势。

    “八嘎”门外两名进攻的日本刀客愤怒的大吼一声,却是气势一窘。

    愤怒没有让他们战斗力倍增,反而是再不敢向先前一样闪转腾挪玩儿的很欢,而是只敢利用黑大汉巨大身躯能遮挡的位置进攻。

    显然,屋内的枪手也给了他们巨大的威胁,天知道屋内的那个枪手会不会抽冷子给他们来上一枪?以他们的实力,遇上子弹,也只能乖乖的完蛋。

    “哈哈”刘浪长声大笑,面对凶猛一拳击打过来的源义宏刚却不退反进。

    终于出枪的孙无法让刘浪完全去了后顾之忧,那么就让他来看看源义宏刚的拳是不是如他所说的,比他的刀还厉害。

    右手猛的斜斜的抓向源义宏刚刚猛击过来的手肘,左手进而一记撞肘,击向源义宏刚的头颅!

    刘浪这一手抓,震,撞肘,却是八极大枪中地“点头势”!抓起枪来,一抖,再枪尖点头!一气呵成!

    虽然是以臂当枪,但是刘浪这一手使来,一抓,就牢牢扣住了源义宏刚的手臂,手臂猛的一拉一抖,将源义宏刚拉向自己更近一点儿,再一进肘点头,直奔源义宏刚的脑袋而去。

    在源义宏刚感觉中,这一肘都还未打到自己脑袋上,凶暴的劲风就已经炸开,如果这一肘打实,脑袋可能都要被打炸了。

    这就是八极拳,最悍勇的华夏国术,不花哨,不健身,只分生死。

    “砰!”

    源义宏刚的手肘抬起,以几乎同样的角度迎接向刘浪的手肘,两者相交,发出一声令人牙疼的闷响。

    同时,脸上闪过一丝红色的源义宏刚进击的左拳化拳为爪,狠狠地一爪抓向刘浪的胸口,如果被他一爪抓实,刘浪减肥的愿望恐怕也就达到了,少说也要去掉一斤肉。

    刘浪却丝毫不管不顾,猛地一低头,狠狠的用额头砸向比他高上大半个头的源义宏刚的咽喉部。

    麻辣隔壁的,这狗日的果然够强,刚刚那互相一对撞,刘浪觉得胳膊都快断了。

    哪怕被源义宏刚一爪掏心,打发了性子的刘浪也要一头撞死这个装逼的。

    源义宏刚眼中凶光一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