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遥遥看着源义宏刚消逝的地方,刘浪有种感觉,这个喜欢装逼但却和其他日本人不太一样甚至说有点儿小单纯的日本人,会真的再见面的。

    而且,再见面的时候,他会更强。

    不过,刘浪却没有丝毫畏惧,他能击败那个家伙一次,就能再击败他第二次。而且这次如果不是有纪雁雪她们三个在,毫无顾忌全力施为的刘浪完全有信心以伤换伤在三招之内毙杀他于拳下。

    刘浪并不知道,数年后,他放走的这个家伙果真和他再次见面了,只不过,是在战场上。

    一个主动投身于军旅在生死中磨练自己的武道大家有多可怕,恐怕只有他的敌人才知道。

    当然,现在的刘浪就算明知自己可能会放跑一个恐怖的大敌,恐怕也依旧得这么做。若是让源义宏刚一开始就感觉出刘浪志在必得的杀意,以他的所谓心灵修行,极有可能是先选择进入室内击杀三女以此来打击刘浪,进而再击杀已经无法完全冷静的大敌。

    虽然有些卑劣,但很有效,更何况在那种家伙心里,这恐怕才是最正确的方法吧!

    所以刘浪强自按捺下自己的杀意,使其认为自身实力始终高出一线而不必采用那种方式。

    其实,前世的刘浪在西域遇见过比源义宏刚武道更精深的一名大家,但刘浪却在一招之内以己身重伤的代价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就是军人的战斗,一招即分生死,是所谓的武道大家不能明白的。

    “刘,你没事儿吧!”小洋妞儿第一个从包厢里跑了出来,冲到刘浪身边。

    穿裤子了不起吗?穿着旗袍行动不是那么方便跑得明显没小洋妞儿快的柳雪原就差鼻孔里冷哼出一声“雷鸣”来,如果不是刘浪正牌的未婚妻纪雁雪在一旁的话。

    “呵呵,你用脑袋撞几下墙,你看有事儿没事儿?”刘浪艰难的龇着牙笑了。

    然后,两眼一闭,身体就这么直挺挺往后一倒,晕菜了。

    这倒真不是刘浪装。

    给刘浪重创的不是拿额头连撞那个倒霉的甲一两下,而是和源义宏刚脑袋对撞的那一下,一个被迫拼命的武道大家和一个玩儿命已经融入基因的超级战士脑袋相撞的能量有多大?刘浪算不出来。

    但已经过去一分钟了,他脑袋里还像是住了几千只蜜蜂一样在嗡嗡乱飞,直到确定那个可怕的敌人和他属下的日本刀客们已经遁走,远处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铁哨声也代表着这里的动静终于被北平城内的警察发现,刘浪这才彻底心神放松。

    昏了过去。

    柔软的枕头,柔软的大床,好舒服。这是刘浪的大脑在彻底进入自我保护之前最后的感受。

    他的头正好放在随后跑过来的美女大记者慌忙张开的两臂之间,再说白点儿,脖子往下三寸的位置。

    为了刘大团长的安危,柳雪原猝不及防中只能选择放开怀抱搂住了刘浪沉重的身躯,至于他的脑袋,只能是搁哪儿是哪儿了。

    “mygod刘流血了。”小洋妞儿的惊呼声几乎能掀开房顶。

    两条细细的血线顺着刘浪的鼻孔向下流淌。

    卧槽,长官这装晕占便宜的功夫已经无敌了。孙无法心里在哀嚎,我也想枕这样的纯天然枕头。

    mmb,你脑袋撞撞墙看看流鼻血不?刘浪如果清醒着的话,一定会喷自己这位警卫排副排长一脸唾沫。不就是享受了下柔软嘛!至于荷尔蒙分泌那么旺盛?

    反正刘浪是绝不会承认在黑暗中他很是享受的用脸蹭了蹭柔软的枕头面以及枕头上明显那颗比较粗糙的线头。

    柳雪原瞬间面红如血。浪团座这是渴了吗?您的嘴唇能不能稍微矜持一点点?

    还是纪雁雪有经验,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毕竟是做过野战医院院长的,哪怕倒下的是她的未婚夫,她也没有惊慌失措,在检查完刘浪的呼吸心跳各项生命指标后,她确定刘浪只是昏迷而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众人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而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扶着狼团座脑袋的美女大记者早已面色赤红,旗袍实在是太薄了,没有未来那种垫着海绵的内衣的民国女子们现在用的还是那种叫肚兜的贴身衣物,那,同样很薄。

    真的很民国。

    昏迷中的浪团座蹭枕头的动作,真的也太频繁了。天知道他嘴角滴下的那滴涎水是因为深度睡眠了还是因为其他的啥呢!

    刘浪自己也不知道,昏睡中做过的梦,谁记得?

    刘浪这一战没落得好,其实他的对手也好不到哪儿去。

    身形飘渺一派高手模样遁出百年老店足足两百米的源义宏刚同样直挺挺地倒在了跟着遁出的属下怀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刘浪的大脑差点儿被撞当机,源义宏刚自然也不会例外。

    人的两大要害,脑袋和蛋蛋是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不管你武道是否通天,这两处若是遭受重击一样得完蛋。

    很自然的,拼着一口气脱逃的源义宏刚也晕菜了,只不过他没刘浪运气好,有纯天然枕头可用,他只能被急于出城逃命的属下一人抬头一人抬腿在背街小道上狂奔。

    这也导致伤势加重的源义宏刚直到出了长城才清醒,远没受了vip待遇的浪团座清醒的早。

    都说出事儿了警察是最晚一个到,现在再次验证了这个真理。

    收到线报说有枪声的警察巡逻队在五分钟后赶到现场,一地的血淋淋和拿着一刀一枪的两个男人让警察们拔出枪的同时拼命吹起了哨子。

    虽然现场只有二男三女凶手,但人家凶悍啊!必须得求援。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纪雁雪摔过去的军官证让带队的警察队长小心肝提到了嗓子眼,竟然是长城之战中风头最劲的独立团的中校。

    当再听说躺在一个大美女怀里的那个胖子就是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独立团刘团长时,警察队长的小心肝更是差点儿吓掉进了腚眼。

    荣获青天白日勋章的战斗英雄竟然被日本人暗杀在自己的辖区,警察队长几乎用**而都能看到自己悲催的结局。

    别说他这个小喽啰,就是这片区域的警察分局局长那个比刘团长还要胖几分的那个胖子,如果听说了,也会哭得稀里哗啦的吧!

    还好,一个需要担架的要求又让警察队长从地狱回到了天堂,只要人没死,一切都好说不是?

    消息一层一层迅速上报。

    “狗娘养的日本人,给老子关闭所有城门,全城宵禁,找出所有日本人,但凡是有和此次暗杀行动有嫌疑的,不必审判,全部给老子毙了。”何上将在北方军事委员会自己的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一名替国民政府遮羞大败过日军的优秀指挥官,竟然被日本人在自己的国土上暗杀,这简直就是国家之耻,一向冷静的何上将也罕见的雷霆大怒下达了必杀令。

    当两个小时之后北平城门四闭,开始全城大索之际,早已安排好退路的源义宏刚在和鹰知二的引导下和一帮属于精英级别的属下们逃离了北平。

    但执行“破浪”计划的日本精英们逃了,北平城内一众还不知情的日本大小间谍算是背了个锅。

    足足三天的北平全城大索,逮捕了近二十多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和这次暗杀有关,但是日本间谍的事儿却查了个十足十。

    何上将一拍桌子,全给秘密处决了。

    一次暗杀刘浪的“破浪”行动,最后的结果是日本人在北平城内情报部门几乎被完全摧毁。

    “破浪”没破成,反而让刘浪浪了一把。

    收到继续潜伏在北平的大间谍何益之传回来的电报,在关东军司令部坐等好消息的一位大将和一位少将差点儿没被气吐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