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大场面定亲
    喧闹了一个晚上,直到天明方才稍稍安静。

    所有的提前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等刘浪率领着独立团中尉以上军官来到现场时,看到的是一幕震撼人心的大场面。由他提议几个大酒楼和众承德百姓共同完成的大场面。

    一排排还未完全刨干净有些地方还露着新鲜木刺的长桌长椅整整齐齐放置在临时安置点前方百米的空地上。宽度达到六十米,能同时坐下200人同时吃饭的长桌足足排了三十排,足足能同时供6000人一起坐下大快朵颐。

    长条木桌宽0.8米,两边还要坐人,宽度能达到1.8米,每排之间的间隙还留了一米方便供伙计上菜,三十排长桌这么一路排下来几乎就是近900米的长度,想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别说走,恐怕用跑的都要花上五分钟的时间。

    近两百口大锅按照每六口锅照顾一排桌子的原则围绕着三十排长桌沿线一字排开。各种肉食卤煮工作已经在入锅,宽阔的场地中萦绕着木柴燃烧的烟气和扑鼻而来的肉食香气。

    近千人已经开始在临时搭建起的灶台周边忙活着。这还是晚上帮忙收拾的承德妇女们也已经返回临时居住点,免得给各位大厨们添乱。否则那五六千人一起干活的情景将是更为壮观。

    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犹如军营饭堂排列整齐的桌椅,就连始作俑者赵二狗也忍不住摸了摸脑袋,“娘的,团座这亲定的,硬是要得,要是老子也能找个这样有钱的老丈人就好了,老子也请我们全村老少爷们大吃三天。”

    “哈哈,赵二狗你狗日的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你就没说自己掏钱请一下?我看你这一年也存了不少大洋了,请我们全团弟兄们吃两天应该问题也不大。”一旁的凌洪大笑。

    “别跟老子提存的大洋,谁再提我跟谁急,你们亏不亏良心?上次我请你们吃羊肉的事儿就忘了?”赵二狗一听这个,差点儿眼珠子都没充血。

    说好的请一帮军官们吃饭,结果因为酒楼老板贱贱的非要打半价,最后团座长官一拍板,变成请全团吃羊肉了,一百多大洋就这么没了,那可是他在长城抗战打生打死才挣回来的奖金那,就全进这帮混蛋们的肚子了。

    若不是团座长官良心发现,结账的时候塞给他一根小黄鱼,赵二狗这几天绝对心疼的睡不着觉。

    没想到,这帮货们竟然还惦记着他结婚的时候来大吃他一顿,真是孰不可忍也。

    见赵二狗一提钱就急眼,所有的军官都哈哈大笑起来。

    说起这货,绝对是整个独立团最招人爱又最招人恨的家伙,没有之一。

    招人爱那是在他的训练下,炮兵连的确炮打的准,一个请求炮火支援过去,炮弹马上长了眼一般飞过来,绝对不打马虎眼。

    但招人恨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仗着自己是炮兵连连长,能给步兵们提供火力支援,这货那个牛逼,各步兵连要人,要的都还是那些膀大腰圆的,可偏偏步兵连主官们还不敢不给。倒不是怕这货把炮打自己人头上了,怕的是万一他少打几发咋办?

    所以,但凡听说要打这货的秋风,就是拉肚子不能吃肉的军官们也要去吃上几口让嚣张的赵大连长心疼。

    “蠢,你结婚的时候请大家伙儿大吃一顿又怎么的了?还能亏了你是咋的?”刘浪扫视完令人震撼的现场,听着属下们的相互打趣,不由笑骂提起钱就心伤的赵二狗道。

    “长官,怎么说?”赵二狗眨巴眨巴眼,很虚心的问道。

    以他对团座长官从不吃亏性子的了解,貌似,这里面有门道啊!有大门道。

    “嘿嘿,平时你请客,他们只带着一张嘴,你接亲请客,都是生死弟兄,他们还好意思只带张嘴吗?你想想?”刘浪轻笑着说道。

    “对啊!长官说得对,这客老子必须请,全团每个人送请帖。”赵二狗一拍大腿

    犹如醍醐灌顶。

    “不知道别人好不好意思,反正我一有钱就花光光的主,如果赵兄你赶的不是发军饷的当天,那俞某人恐怕就只能带张嘴去了,不,或许几角银洋兄弟还是有的。”大病初愈还被人扶着的俞献诚淡淡的陈述了一个事实。

    俞献诚还真不是扯淡,所有人都知道,发给他的钱,不管是军饷还是奖金,除了留下一块大洋买烟,其余的几乎都没过他的手,就让分给他麾下战死的和重伤致残的士兵名下了,自入独立团以来,每月如此,从未间断过。

    这次,他的步兵一营战死一半重伤三分之一损伤惨重,以他的个性,恐怕连一块大洋他都不会留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他说只带张嘴,谁有什么话说?

    “俞长官说得对啊!有钱的自然会送,没钱的,还是只能带张嘴,都是生死兄弟,你还不让兄弟们吃还是咋的。”凌洪拍手大笑。

    “对,对,的确是这样。”现场又是笑声一片。

    赵二狗呆若木鸡,卧槽,一个人不要脸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不要脸。

    “哎,笨,你不收钱,可以让未来新嫂子收钱啊!”刘浪望望天,轻飘飘丢下一句话施施然去迎接人了。

    纪府的人已经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独立团纪中校,不,在今天这样的日子,称呼她为胖团座的未婚妻更合适。

    “不好,长官这是提醒咱们那,他先前说不收咱们的礼,可没说纪长官不要啊!”赵二狗这次没有被点醒的喜悦,反倒是多了几分幽怨。

    长官这又是要先拿兄弟开刀啊!

    这都是什么大脑回路,人家纪长官家资千万会缺你那几个小钱?军官们哭笑不得看着这位视金钱为生命的主。

    当然,想是这么想,但军官们还是各自摸摸荷包里已经提前封好的仪金跟着刘浪的身后向纪府人迎了过去。

    长官再怎么说不收礼,但这恭贺的意思还是表达到的。再说了,在独立团呆的这大半年,军饷比原来多上百分之三十不说,还按月发放,加上长城这一仗打下来,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发了笔小财,不缺钱。

    说是小财,可所缴获日军单兵之财物除上缴百分之三十到团部以外,其余百分之七十由各营连自己分配的制度,到驻地一清算,小鬼子身上的财货不少啊!哪怕大半分给了战死的弟兄,活着的人也还是可以分不少,不说多,半年的军饷是有的。

    刘浪这会儿算是顾不上自己那帮属下们心里那点儿小九九,他的全部心神都被自己的未婚妻吸引过去了。

    虽然尚隔着七八十米,但没有穿军装的纪小妞儿今天的打扮实在太亮眼,还是刘浪最喜欢的那种打扮,这让刘浪想不心旌摇曳都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