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不速之客
    遥遥的一声“亲爱的刘,我在这儿”不仅让刘浪的脸一绿,一旁的纪老板脸也紫了。

    除了小洋妞儿劳拉,还能有谁敢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自然喊浪团座亲爱的?必须没有啊!

    还未远走的柳雪原不禁捂嘴偷笑。不知为何,看到劳拉如此搅局,刘浪脸色发僵,美女大记者郁郁的心里却有种小小的畅快。

    不就是定个亲嘛!看你乐得后槽牙都能看得到,现在,笑不出了吧!

    一众帮着迎客的军官们纷纷龇牙咧嘴悄悄溜走。这个,真的是谁也帮不了长官了。

    眼睛都不瞎,若是说那句亲爱的是西洋特有表示亲昵的词语,那咋小洋妞儿从来不这样称呼他们呢?在她口中,若能称呼谁一声“某上尉”那已经是很给面子了,那至少表明她记得你的姓。

    像赵二狗赵中尉,不,现在已经是赵上尉了,被小洋妞儿日常的称呼从来都是“那个谁。。。。。。”虽然赵上尉已经无限幽怨的主动介绍过自己姓赵名二狗,但一句带着惊讶的“twodog?”差点儿没把一旁的刘浪笑吐血。

    从此以后赵上尉宁愿脑袋缺根弦的小洋妞儿继续称呼自己“那个谁。”

    自己招的蝴蝶,必须自己给弄走,打仗可以跟长官同生共死的军官们这次把某长官孤单的丢到了最前线先撤退了。

    卧槽,你确定你不是来砸场子的?刘浪冷眼扫向陪在小洋妞儿身边的那个小西服油头粉面男,除了范子冉这货,恐怕没有别人再会带小洋妞儿这个不太懂中国礼节的考古博士来这儿了吧!

    在定亲宴席上喊亲爱的,老子难道还要给每个人都解释一遍这是西洋人对亲昵朋友的固定称呼吗?好吧,这个亲昵朋友也特娘的不好说啊!若不是看在范子冉这货在自己受伤后也特地送来两千大洋表示慰问,刘浪都有拂袖赶人的冲动。

    还好有纪雁雪,脸上丝毫没有不悦情绪的纪雁雪亲自迎出来把打扮得很另类却很吸引人眼球的外国美妞儿接了进去。当然,一身彪悍之气尽露的黑大汉自然是紧随其后寸步不离。

    不过路过刘浪跟前的时候,黑大汉破天荒的冲刘浪笑笑,丢给刘浪一把手枪,意思这就是他的贺礼。

    虽说定亲仪式上收到一把压满了子弹的手枪多少感觉有些画风不太对,但黑大汉这礼可不轻。

    1926年正式列装美军一直使用到越战时期的柯尔特m1911a1式半自动手枪在此时的中国绝对是稀罕货,11.4毫米口径子弹和500焦耳动能绝对能把8毫米口径子弹和320焦耳动能的日本南部14式手枪打成翔。

    威力大,模样俏,绝对的装逼必备,刘浪早就对黑大汉的这把枪垂涎欲滴了,没想到竟然成了自己的礼物。

    黑大汉见刘浪的表情,哈哈一笑,拍拍自己鼓囊囊的腰间,示意自己还有一把。

    得瑟,刘浪把枪丢给孙无法让他收下的同时,决意回广元就弄出“大黑星”出来,到时候绝对能亮瞎土豪泰森的眼,那玩意儿,就是这个时代的沙漠之鹰。

    收了意外礼物的刘浪心情稍好一点儿,但并不代表他就遗忘了始作俑者范子冉,再度横眉竖眼的扫向那位油头粉面男。

    可能感觉到刘浪的不爽,依旧打扮得很西式很奶油的范大公子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脑袋,往后一躲,让出了自己身后一个穿着中式长袍脚上蹬着一双布鞋笑容很和煦的一名中年人。

    “哈哈,久闻刘团长少年英雄,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中年人上前一步道,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也很温暖,让刘浪想继续瞪范子冉的坏心情都好了许多。

    仅仅一句话就让人如沐春风,此人的魅力也可见一斑,绝对不是小角色,刘浪将征询的目光投向原本脸色不太好的老岳父。

    却没想到自己那位岳父的脸色不要变得太快,快步上前抱拳作揖,“没想到却是范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哈哈,纪兄言重了,今日范某初到北平,听小侄说起刘纪两家定亲之礼,刘团长做为卫我河山的英雄人物,纪兄又是北方商业扛鼎之人,范某哪有不亲自前来之理?但是范某唐突不请自来,望二位见谅一二。”中年人也抱拳作揖,微微笑道。

    范旭东?刘浪到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这位魅力十足的中年大叔就是未来那位被称之为中国近代化工业之父的范旭东,那可就是傻子了。

    怪不得此人能在二十年代化工业基础一穷二白的中国缔造出令人惊叹的数个中国第一,中国第一家纯碱工厂,中国第一家生产合成氨铔厂。。。。。光从这气度上,就有种独特的魅力。

    至于说自己的那位岳父大人为什么对这位执礼甚恭,刘浪自是知其原由。先别说在家资上纪家不能和范家相提并论,就是说范家的主业造棉纱制布工厂,其命脉可都是掌握在范家的手上。

    别说范家,只要是中国布业工厂,没有哪家不要依靠着范家的纯碱厂生存。

    令范旭东声名鹊起的自然是他于1919年最先创办的“久大盐业公司”,年产数十万担精盐不仅让中国打破了西方列强对国内精盐的垄断,十年间范家的家资也达到了三百万银洋,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让他被后世称为中国民族化工业之父的美誉。

    真正让他从一方豪富成为中国最著名化工实业家的却是他于1926年创建的纯碱厂。纯碱说白了就是碳酸钠,就是这个未来八十年后中学实验室里都有的小玩意儿,在当时的中国,却没有。

    碳酸钠的作用,对于当时的中国可谓是相当重要。

    当时国人最常见的装束是粗布长袍,色彩单调,并且不耐磨。印染的布料是一种奢侈品,因为印染需要用碱,而碱十分昂贵。在制碱业,以氯化钠与石灰石为原料的“苏尔维法”是最先进的技术,西方国家在这方面已经形成专利垄断,对外绝不公开。

    当时在中国垄断纯碱市场的是英国卜内门公司。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远洋运输困难,英商乘机将纯碱价钱抬高七八倍,甚至捂住不卖,使许多民族布业工厂陷于停顿。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范旭东花费数年搞出来的纯碱,几乎所有布业工厂就得倒闭,美女们就算是想穿旗袍,那也是黑粗厚的棉布,光想想那个情形,刘浪都忍不住有些蛋疼。那还显个毛线的身材啊!

    还好有这位大拿横空出世,否则走大街上一水儿的青黑色,那情形真的是,不可想象。

    当然,让刘浪激动的不是亲眼见到了传说中有名有姓的民国大拿,而是,刘浪想起了这位大拿在这样一个时期的商业布局,绝对的前瞻性,有他在这里,情况绝对要比先前仅仅只是一帮纯商业人士要好的多。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儿,听说范旭东范大老板亲自来此祝贺,已经落座的一大帮富商们纷纷走出来和范旭东见礼。

    范旭东丝毫没有倨傲,对着刘浪笑着点点头就在纪老板的陪同下自和那帮商业上的同好交谈去了。

    直到自己伯父走远,油头粉面男这才凑到刘浪面前邀功,“怎么样,刘团长,我帮你把我伯父都请来了,是不是够给面子?”

    “嘿嘿,面子是够了,不过,等会儿如果你再多给点儿面子,我就不追究你把劳拉带来的事儿了。”刘浪冷笑一声。

    一码归一码,你定亲仪式上被一个火辣洋妞儿喊一声亲爱的试试?

    “劳拉自己非要来的,不是我要带的啊!”范子冉哭丧着脸解释道。

    “你不说,她能来凑热闹?”刘浪没好气的回了明显心虚的范大公子一句,然后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范大公子目瞪口呆,这位,就特么不该去当兵,若是做生意的话,估计早发了。这敛财的手段,不要太狠。

    不过,刘团座给他的那个承诺,吸引力很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