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胖团座要建的是集团公司
    就在这不可开交的当口,刘浪清咳一声:“诸位,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正在你一言我一语争得面红脖子粗的几个大佬这才回过味儿来,人家刘大团长才是技术持有人,他们争得再凶有毛用,还得看人家的态度。

    “刘团长,让你见笑了,若不是老牟太不像话,我老周也不至于如此失态。你说,你说。”周正儒讪笑道。

    “老周,什么叫我不像话,明明是你太黑心。”被称为老牟的圆头圆脸一副富家翁模样的老者不依了。

    这位刘浪也记得,叫牟丁山,别看他一副土财主模样,但财力可不能小视,这北平城内有三分之一的粮行都是他开的,说其日进斗金也不为过,来的三十多号人中,他可是稳进前三的人物,热河第一富豪韩天豪跟他比,那就是个穷人。

    要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跳出来和周正儒争,生意场上,那也是靠的实力说话的,没见财力稍逊的一帮人,虽然也是一脸急切,却是没胆量和这几位大佬级别的富豪脸红脖子粗嘛!

    “诸位听我说完。”刘浪眼睛横了不知眼色的牟丁山一眼,见其乖乖的不说话了,这才开口继续说道:“化肥的技术也不是不可以转让,合作建厂的协议也可以签,但是。。。。。。”

    微微停顿一下,扫一眼竖着耳朵等待自己下文的富豪们,刘浪又说道:“但是,厂子不能建在北平,也不能建在北方,而要建于西南方,比如重庆成都等地。”

    刘浪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刘浪这意思可不就是变相拒绝吗?要知道,他们的生意和根基都在华北,去了南方,还要重新和当地的军政首脑们打关系,那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范旭东也急了,刘浪话一说完,就接过话头,劝道:“刘团长,华北农田甚广,对化肥粉的需求量极大,如果将厂子建在南方,运输距离变长,成本增加,再转嫁于农民身上,实是得不偿失啊!”

    刘浪脸色不变,也只能在心里苦笑。

    如果纯粹从做生意的角度出发,范旭东的说法自然是正确的,化肥厂建在北平,完全可以垄断中国的整个北方市场,而且运输距离很近,成本不增加,自然也不会涨价让农民来负担。

    可是,现在已经是1933年,再过四年,日本人的兵锋就将直指华北,这里,将成为中国最大的沦陷区,所有的一切财富,将全变成日本人造坚船利炮的帮凶。刘浪费了如此大力气,可不是为了投资建厂在这里赚钱,而是要让这帮富豪们把钱投到南方,悄然无息地来一次财富转移。

    可刘浪能告诉他们,这里是北方前线,日本人四年后就会发动全面进攻,你们的积累的巨大财富只能是为日本人嫁衣裳?这当然不能说,只要刘浪今天这么一开口,不用等明天,一个危言耸听制造谣言的大帽子就会扣在刘浪脑袋上。哪怕这些几乎已经是所有国府高层的共识。

    但没人会在公开场合说,因为,他们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中国,剿灭他们心中所谓的“**”,改编军队,准备应战。

    显然,不说真正的理由就想说服他们,这很难。

    但,正如刘浪先前所说的,无所谓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刘浪抛出的第一个诱饵,就已经在让他们动摇了。

    “不,范老板,我不这样认为,而且您说的会把运输成本转嫁给老百姓这一点儿,刘浪可以向您保证,公司定的价格是多少,到北方百姓手中的价格就是多少,绝不会因为长途运输费用而多收一角钱。”刘浪很认真的对范旭东说道。

    “范某似乎有些明白了,你坚持要把厂子建在西南,是川省刘总司令的要求吧!”范旭东突然福至心灵,轻声说道。

    刘浪是刘湘族侄一事儿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凡是有心人都能打听得到,再加上刘浪率军驻扎于四川广元,范旭东一盘算,估摸出了刘浪为何如此坚持。

    这个时代,各级政府同样也是要靠各种税收过日子的,不管是农业税还是商业税,建一个厂子,那对当地来说也是一笔收入,刘浪想帮自己的叔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逻辑。

    这是个误会,但无疑是个美丽的误会,刘浪很惬意的向范老板丢了个你懂即可的眼神。

    “好,既然你刘团长如此看得起我北方商会诸人,厂子建在西南我也不反对,只是,此处同好如此之多,依我对刘团长你的了解,你既然当众这么说了,恐怕也不止只是想找一到两名合伙人那么简单吧!”范旭东颇有深意的看向刘浪。

    听范旭东这么一说,那些资产稍小的商人们眼睛顿时一亮,对啊!如果刘浪就想找大个头儿的合作,又何必在这公众场合说,私下随便找排名前十的那家,任意一家都能独资给吞下这个甜饼,还是不带丝毫犹豫的那种。

    “嘿嘿,范老板果然不愧是我民国化工产业第一人,刘浪这点儿小心思哪能瞒得过您的慧眼。”刘浪毫无凝滞的给自己找下话头睿智的范老板一记马***睛看向急不可耐的北平商界精英们,说道:“今天能来参加我定亲宴的诸位,都是我岳父的好友,刘浪照礼应该称呼诸位一声叔伯,既然范伯父都已经把话都点透了,那刘浪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刘浪现在有技术也有项目,唯独缺钱,而诸位叔伯,恰恰和刘浪相反,最不缺的就是那些黄白之物。”

    得,叔伯都喊上了不说,浪团座这开门见山直接说缺钱,把一众北方商界大佬们听得后背有点儿发凉,一个化肥厂而已,三四十万大洋的投资罢了,用得着如此缺钱?

    “嘿嘿,如果诸位觉得,我刘浪就想建个化肥厂,那你们可就错了,化肥厂不过是刘浪所设想集团公司下面的一个子公司而已,刘浪所建的集团公司,将会涵盖医药、化工、钢铁冶炼、水泥建筑、矿石冶炼、装备制造等几类,所需资金将是天文数字,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趣。”刘浪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这记炸弹无疑把北方富豪们炸得有点儿懵。

    不仅集团公司是个新鲜名词,就是刘浪所说的那些,无论那一个产业,都是这个时代最急需的产业。如果能建成,固然是财源滚滚。

    可问题的关键是,能建成吗?

    以当前中国薄弱的工业基础,可不是大嘴一张就能成的,那很多设备得从国外进口,甚至其中大部分是有钱都有可能买不到。

    刘浪的这个套,有点儿深啊!

    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已经萌生退意,光靠化肥厂一个公司的利润,可无法支持刘浪的其他不太实际的设想。正如他所说的,投入是个天文数字,万一无法实现呢?那可都是打水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