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说真话还是假话
    其实,如果最后论起吃肉这个事儿来,刘浪独立团几乎吃去了一个师能吃的。

    至少独立200旅后勤部的人是这么想的。他们,在附近村镇足足买了70头肥猪,总共杀了一万多斤肉,才把这帮家伙给喂饱。

    一群大小伙子,数日间跑了几百里路,如果说是舟车劳顿胃口大开吧!还真不算,独立团大部分人都是用走的,自行车也只不过是换着骑骑稍微减轻点儿负担。

    你说,那四五千人该有多能吃?

    这还算了,那些捧着战友骨灰盒的伤兵的固执,让200旅的后勤官们不得不又多杀了两头肥猪。

    每个骨灰盒前,都被伤兵们摆上了一份属于他们的猪肉祭品,否则,伤兵们宁愿将自己那份供奉给已经永远不可能来吃祭品的战友们。

    有难同当,他们实现了,现在,有福也要同享。

    其实,当1400余排列的整整齐齐白布蒙着的骨灰盒摆在场中间,一千多名没了胳膊或是没了腿又或是没了眼睛的伤兵们将祭品恭恭敬敬的摆在各自守护的那个兄弟前面,而自己就坐在一旁大口吃肉的时候,那种场面,是极其令人震撼的。

    不管是灵柩还是伤兵,他们都用事实在像所有人阐述着长城之战的惨烈。

    同日寇一战,他们固然创下了惊天战绩,但是,1400人阵亡,1500人成为残疾,从此再也无法扛起枪甚至走不了路。近乎一个满编团的兵力,从此完蛋。

    这种情形,独立团倒是司空见惯,和1000多号战死的兄弟一起吃饭算啥?你没看睡觉的时候,每个伤兵的枕头边都有一个灵柩呢。

    但这一幕却着实的将另一边就餐的晋绥军从上到下都给震慑到了。

    “赵连长,你们独立团不是2000人左右编制嘛!怎么?战死和负伤的兄弟都这么多了,你们还有2000多号人?”一个来陪赵二狗喝酒的晋绥军炮兵营长端起杯子主动敬了赵二狗一个,然后很不解的问道。

    既然已经被刘浪这货给蹭饭了,老李同志还是显出了山西人的豪迈,独立团每个连级部队都派出了对应级别的军官去作陪,士兵们不能喝酒,军官们多少还是有些优待,少量的白酒还是可以有的。

    派来陪赵二狗的是200旅的炮兵营长,别看这位军衔高一些,但还真不太敢在仅是上尉军衔的赵二狗身边拿大。实在是赵二狗这个喜欢得瑟的货,没事儿就把他的四等宝鼎勋章拿出来摩挲两下子。

    四等宝鼎勋章啊!那已经是尉官所能获得的宝鼎勋章最高等级了。虽然是少校,但炮兵营长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能获得一枚宝鼎勋章,哪怕是九等呢?

    何况有这玩意儿在手,指不定哪天人家这个小上尉就蹿到少校中校甚至是上校去了。和赵二狗喝了小半天酒了,炮兵营长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不过是个大头兵而已。

    一年的时间,赵二狗就从一介大头兵变成了上尉连长,晋绥军这位炮兵营长瞬间觉得自己从少尉升到少校的六年时间全部活狗身上去了。

    虽然问人部队编制这种有些打探人家机密的事儿不太好,但震撼之下晋绥军炮兵营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儿,独立团找疯狂扩军的第二十九军补充了1300兵员,由此承担了第二十九军1000余残疾伤兵的事儿在北平早已不是什么军事秘密。

    只不过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刘浪做了笔亏本买卖,1300余百战老兵固然宝贵,可1000多残疾伤兵的安置得花多少钱?每人就算只给50大洋,那都得近十万大洋的开销,有这十万大洋,什么样的兵招不进来,甚至连招来的新兵装备都能给配齐全了。

    和北平将军们想法几乎一样,晋绥军炮兵营长瞪着旅部那边看了半天,想说那个看似温和的胖子上校傻吧!但不知怎么的,他又有些佩服,确切的说,是很佩服,甚至有点儿崇拜。

    用1000多残疾伤兵的安置换1300老兵,这生意怎么看怎么亏,但跟着这样的长官,安心。

    炮兵营长也理解了为何这支小小的独立团为何能在长城之战大放异彩了,团长运筹帷幄,将士三军用命,这样的军队如何不可怕?加上壮丁2500人,竟然战死1400人,重伤500人,高达百分之七十五的伤亡率如果换成晋绥军任何一支部队,恐怕早就崩溃了吧。

    “兄弟佩服,走一个。”炮兵营长狠狠的喝了口酒,冲赵二狗竖起了大拇指。

    事实上有这样想法的不值炮兵少校这一个,抗战史上最倒霉军长老李同志也是看怪物一样看了刘浪半天才终于吐出几个字:“刘团长之胸襟,李某愧不能及也。”

    老李这会儿说胸襟却唯独不说钱,其实就是他们晋绥军其实不缺钱,缺的是承担责任的勇气。

    原来就说过,老阎这人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在搞经济方面的确有一手,山西的地理位置其实并不好,穷山恶水也多,但晋商在中国近代史上可是有名的商人团体,山西的经济不光是在民国时期位列全国前茅,就是共和国成立后十几年,山西的经济也依旧还排在前面,那还是山西的底子打得好。

    只是这晋绥军各将,也受了山西晋商们的影响,各家都有自己的生意。当然了,有利有弊,也就是太看重钱了,曾经的时空中光头大佬从35年开始,每年拨往山西构建国防工程的经费高达数百万大洋,结果,老李同志进驻的防御工事却是豆腐渣工程,这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钱多是好事儿,晋绥军能成为全国唯一一个能武器自给自足,甚至在忻口战役时能凑出数百门大炮和日军炮兵对射,那离不开钱。但是,在全面战争来临之际,钱只应成为为战争服务的工具,而不能成为满足贪婪私欲的禁腐,否则,一定会受到惩罚。

    事实上,曾经的时空中三十万晋绥军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被一个半师团的日寇打得焦头烂额,不仅光头大佬气得摔了杯子,恐怕连日本人都差点儿以为自己是天照大神附体。

    这位倒也算是个性情中人,怪不得曾经的时空中明知大败之际不能去太原却依旧选择相信老阎,结果刚下车就被抓了,刘浪展颜一笑,没有说话,陪着老李同志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老弟啊!你觉得我这第68师的弟兄们怎么样?”酒至半酣,老李明显有些想显摆了。

    不想显摆是不可能的,可能任何一支能将炮兵营下放到旅团级的部队在中国都有显摆的资本。晋绥军的装备,跟日本人虽然不能比,但在中国,绝对算得上好的。炮、枪、子弹、手榴弹等等军械,山西都能自己造,这是其余任何一个军阀都达不到的。

    就比如说刘浪呆的四川,川军出川百万,其实,只算人就好,装备不提也罢,如果能像山西一样自己供给军械,那日本人,可是有得头疼了。

    刘浪很认真的想了想,又很认真的问道:“李长官,说真话说假话?”

    “自然是真话。”老李一瞪眼。

    “装备二流,兵,三流。”刘浪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200旅旅部坐的一桌人瞬间傻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