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都是妙人
    这也可能是刘浪在来到这个世上做得最亏本的一件生意。

    但也可能是刘浪做得最成功的一件生意之一。

    世事这个东西啊!奇妙之极,相隔千万里的两个人,亦有可能仅回眸的那一瞬间交错,自此就纠缠一生。而做生意,亦是如此,利润的多少并不能就一定决定盈亏的。

    反正一中一西,一男一女两位当事人这会儿是一个捶胸顿足后悔不跌,一个是像白捡了一个金娃娃连夜向大洋彼岸的家族去电,督促家族派人尽快来华签订合同。

    这也就是美国和中国之间没通航班,否则,也许不到两天,罗斯家族的合同就已经摆在刘浪面前等着刘浪签字确认。

    刘浪终究还是低估了磺胺类抗菌药在国际市场上的巨大需求量,万左右的美金虽然也是个天文数字,但相对于磺胺所能创造的价值,却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要知道,十数年前的一场流感,就带走了美洲近2000万人的生命,而美国在那一年,就有高达五十万人死于非命。

    对肺炎有特殊疗效的磺胺的出现,完全可以说是这类病人的救命稻草,这其中能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出生于商人家族的劳拉用脚趾头都能算得出来。

    不过,刘浪虽然没有正确估算出磺胺真正的价值,但他没有漫天要价也不是真是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而是,他很清楚,欧洲各国对磺胺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十几年,基础深厚,他们只是缺少一个引子而已。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曾经的时空中,第一代磺胺研制出不过一年,就有多达数十种磺胺类药品问世,到了1945,数千种磺胺衍生药品被开发出来,应用于各种细菌疾病的治疗。

    华商集团的磺胺,不可能一直独霸市场一枝独秀,风光的时间或许不过半年而已。

    真实算起来,万美金的股本,刘浪并没有亏。

    当然,这些是劳拉和罗斯家族无法预料的。不过,他们当然也不会亏,华商集团会一直给他们惊喜。

    刘浪在第二天清晨,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山西大佬老阎同志,一身戎装带着眼镜亲自迎接出门的山西大佬很难让刘浪对他产生恶感。

    都说老阎同志能站稳山西的最大优势是他知人善任,在以自己亲族和同乡为核心的同时提拔外省将领也是不遗余力,事实证明他用人极准,无论是那次大战,山西军都极少出现叛将,牢牢握住兵权的他在山西经营数十年可不是侥幸。

    但当刘浪和他接触过后,才发现,如果只是说他知人善任还真是看低了这位民国大佬,情商极高,待人接物的能力极强,让范子冉这样在商业圈里混的公子哥儿都觉得如沐春风不觉有任何压力倒也罢了,竟然让刘浪这样知晓他生平的穿越人士都有种后世对其评价有些偏低的感觉那才是真本事。

    老阎同志显然也知道了小洋妞儿劳拉和范子冉的身份,所以在老李同志去旅店请刘浪的时候也替他邀请了这二位。

    所以在老阎同志的会客厅里,坐着的不仅有刘浪,还有那两位,不过是老阎先是和这两位一中一外商业精英简单聊了聊之后,就由他那位著名的堂妹五妹子阎慧卿陪着了。

    当然,两名身着戎装的军人也没背着人。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佛对军事上的事儿毫无兴趣,老阎同志压根儿不提长城大战之事,在闲扯几句家常之后老阎同志哈哈一笑:“刘团长初来太原,山西穷山恶水也没甚好看的,晋祠那些文人雅士去的地方想来对刘团长这种军中英雄也没甚吸引力,不如陪老汉我去太原机械厂转转如何?”

    刘浪微微一呆。

    老阎同志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太原机械厂,这名字听着貌似就是一普通工厂,其实,就是赫赫有名的太原兵工厂在这个时期的别称。

    老阎同志之所以能在山西立足这数十年,太原兵工厂在其中是起了极大作用的,做为国内三大兵工厂之一,太原兵工厂的制造能力其实能排在第一位,中原大战以前,太原兵工厂是什么生产力?月产火炮35门,迫击炮100门,步枪3000支,还有仿造的汤姆逊冲锋枪900支,机枪15挺,炮弹15万发,迫击炮弹9000发,子弹420万发。一万五千名工人的规模,让太原兵工厂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几乎一个月能产出一个标准师的装备。

    这样一家牛叉哄哄几乎可以称之为国内第一的兵工厂却因为中原大战老阎同志的败北而迅速衰落,直到去年老阎同志重新上台,才又慢慢恢复生产力,只不过因为怕遭到光头大佬的猜忌,恢复的也有限,甚至连名字都先换掉了。

    但无论怎么说,这也是晋绥军最核心最紧要的部门,无论怎么说也轮不到刘浪这个名头上还挂着中央军,驻地在四川的“外人”去观看吧!

    “感谢阎长官的信任,还有,更感谢长城之战之时,阎长官支援的两门山炮,刘浪一直铭记在心。”刘浪没直接回答,反而突然提起这个茬儿来。

    未来老泰山独立出资购买的数千发炮弹和两门崭新的山炮正是来自山西,刘浪心里很清楚,没有眼前这位大佬点头,别说山炮了,就是一颗炮弹,你也别想运出山西。

    “这你就扯远了,你岳父花钱买的,我山西还赚了不少银子,闲话少扯,怎么?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先给老汉提个醒,说你刘浪现在是个穷光蛋,可别向你推销山炮和炮弹甚的?”老阎同志摆摆手,开玩笑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刘浪文绉绉的回了老阎同志一句。

    把一边的小洋妞儿听得一愣一愣,能听得懂中国白话文就已经不错,这出自孟子的一句文言文,对于西洋人来说,几乎是无解的。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对望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得不说,两人都觉得,对方是个妙人。

    一个丢下诱饵,一个不假思索的就吞了,有意思。

    说是妙人,不过是狐狸的代名词。

    至少在小洋妞儿看来是这样的,一老一小两个狐狸笑得都是阳光灿烂,但小洋妞儿本能的觉得这二位说了半天云山雾罩的,都有阴谋。

    阎慧卿看着刘浪的背影有些惊讶,别看堂兄外表谦和,其实外和内刚,极少有人敢在他面前打什么机锋,但这个年轻的上校做起来却是行云流水毫无凝滞,这也是一种极端自信的表现。

    山西王给刘浪留下的印象不错。

    而刘浪,却给这二位的印象同样深刻,不仅自信,而且狡猾难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