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山西王的超级工厂
    身为一省之长,老阎同志已经极少给人下难缠的定义了。

    但刘浪明显符合这一点。

    提议去参观山西最核心的部门兵工厂,固然有老阎同志向借此向刘浪展现实力吸引其入晋,哪怕就是不能共事,无论是震慑也好,还是亲近也罢,总归是要让这个在军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留下深刻印象的打算。

    其实,老阎同志更有试探刘浪反应的想法。

    世人皆知山西兵工厂对于山西的重要性。

    无论刘浪是惊,是迟疑,还是不露声色,总归老阎同志总能借此了解刘浪的脾性和甚至于他对时局的倾向。

    若是刘浪不露声色的答应,老阎同志绝对不是尿遁就是屎遁彻底在刘浪面前消失,至于说刚才说过的话,自然也就做不得数了。

    一个心机深沉而且极有可能靠向光头大佬的人,老阎同志自然是敬而远之的。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那是因为老阎早就从对刘浪的情报中分析刘浪的个性得出自己的结论,但亲眼所见的时候,却是大相径庭,一个能在不同人面前伪装成不同的人,心机如何不深沉?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论心机,整个中国,能在老阎之上的,恐怕也就是十指之数。

    最重要的是,不露声色,就是有所觊觎。猎人等待猎物上套,钓手坐等鱼儿上钩,那个不是如此?觊觎就是有野心,这个时候的中国,最粗腿是谁?那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至于说搞独立山头的事儿,老阎同志只能说你想多了,现在的中国可不是十年前各军阀混战的中国。就是做为晋绥两省的老阎同志都得在光头大佬的淫威下谨小慎微,就更别说刘浪这种羽翼未丰的小团长了。

    再能打,一个师不够,两个。两个不够,三个。光数数光头大佬现在的嫡系中央军番号,就能让人绝望。红党够顽强吧,一发动就是数万人,占了大半个省的地盘,但是在光头大佬的五十万大军围攻下,还不是危如累卵,眼看就是全军覆没之局。

    反正刘浪无论哪种情绪,都能让看人颇准的山西王对刘浪可以做出新的定义,但刘浪偏偏说起了两月前他老泰山前来购买炮弹和山炮一事,那意思是,你的人情我记得,这次来,我也不是**上校,而是纯私人来的,您别想多了。

    很有意思的年轻人,比传闻中更有意思。

    。。。。。。。

    已经重建一年有余的太原兵工厂位于太原城小北门外一个叫做千佛寺庙的旁边,这位置刘浪并不陌生,他曾经来过的共和国北方制造公司山西分厂就在这里,而原太原兵工厂几间老厂房也还保存完好,并被当成了博物馆,也是八十年后共和国保存最完好的兵工厂。

    虽然已经知道太原兵工厂其实已经算是国内最先进的兵工厂,但陪着老阎同志漫步在暗灰色的尖顶厂房里听着老阎亲自向他讲解的时候,刘浪依旧震惊了。

    刘浪自己都在兵工厂混过,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共和国藏在大山里的诸多军工厂如果开足马力,能在一个月内造出远超这里不知多少倍的装备。

    可是,在这个年代,在这个未来人们印象中应该连火柴头这种轻工业都极度匮乏的年代,太原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中竟然有一个规模如此之大的兵工厂,而且,还是从鼎盛时期衰落下来的兵工厂。

    刘浪也终于知道为何在忻口会战之前,老阎同志为何想方设法搬迁这个巨大的兵工厂,最终也只搬走了百分之二,剩余百分之九十八全落入敌寇之手。也终于明白了小鬼子为何将太原兵工厂差点儿搬空,还不仅仅只是搬到了东北,竟然还上了船运到了日本国内。

    因为,太原兵工厂的各类机械设备,深孔膛床,元车,铣车,立旋,钻床,插床,压力机,气锤,牛头刨,龙门刨等应有尽有,而且,还都不是普通货色,都是从英美德新购,数目高达近5000余,囤积的各类原材料更是高达三十万吨。

    这些,对于物资匮乏的日本人来说,简直比现大洋还要令人兴奋。

    “呵呵,刘团长,听说你父亲也开了间机械厂生产枪械,跟老汉我这机械厂比怎么样?”老阎同志笑眯眯的看着刘浪。

    刘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阎这就有些不地道了,一个是国内最大的兵工厂,哪怕是还没恢复到最巅峰时期,但刘浪记得那间成为博物馆的厂房里摆放的日志里清楚的记录着,只要翻过这年头,到明年这家兵工厂就能达到月产65步枪支,79步枪3000支,冲锋枪3000支,捷克轻机枪600挺,92重机枪90挺,迫击炮150门,炮弹00发,手榴弹30万枚,子弹150万发,火炸药123吨。年产晋一七式山炮40门,12式山炮200门,野炮150门,重炮24门,野炮最大射程11千米。

    相比于连重炮都能生产,甚至听说到抗战后期连飞机都开始造了的太原兵工厂,刘浪独立团的那个由德国博士和几百工人撑着的机械厂,俨然就是个小作坊。

    两者有毛线的比头。

    当然,老阎同志伸过来的橄榄枝刘浪知道,那意思是,看到哥这儿的实力了没,来哥这儿,要啥有啥。

    这就是聪明人说话,根本不用避着任何人,说的是一个事儿,但传递的却是另一个意思。

    当然了,如果你听不懂,那就听不懂好了,听不懂的人就不会以后的故事的。一如孙悟空遇到菩提老祖,如果孙悟空挨了那三下以为老祖让他学数学,说不定如来佛祖的西天不缺账房先生了。

    “家父所创建机械厂如何能和阎长官所创已有二十年历史的机械厂媲美?不得不说,百闻不如一见,都说太原军工冠绝天下,今日一见,刘浪才知,一切美誉都是建立在阎长官数十年的辛劳之上的,这数以千计的机械设备和技工都是山西民众的心血啊!只是。。。。。。”刘浪看着眼前轰隆的机械和来回奔走的人流,不禁肃然感叹道。

    这倒不是刘浪拍老阎同志的马屁,这数以千计的各类精密机械都是白花花的大洋换来的,如果折算的话,竟以亿计。

    只是,竟然其中绝大部分都便宜了小鬼子,这让刘浪多少有些郁闷难平。

    老阎同志有些意外的看向刘浪。

    刘浪委婉的拒绝招揽已经在意料之中,可看向这些可造出枪炮的机械,这位年轻上校眼里不是羡慕而更多的是。。。。。。

    是一种,以老阎同志的人生历练,甚至可以将之归咎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愤然,这就让老阎同志多少有些不理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