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终于不用自己走路了
    a ,最快更新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同光头大佬鏖战数月获得胜利的红色政权将自己的版图再度扩大,整个赣南基本上都已经染成了红色。

    留给光头大佬的江西,已经不过三分之一。

    对于两人来说,难的倒不是进入红色根据地以后,而是通过国府控制区进入红色根据地之前,实在是刘胖子这身白嫩的肥肉太显眼,就是想假扮成个挑夫,都没人相信。

    依旧对红色根据地严防死守的**们一眼都能将这个假挑夫给抓出来。好在是做这一行数年,老郎早已用白花花的大洋打通了一条路。

    一路上假扮成少爷带大丫鬟出来散心却一路畅通无阻的刘浪也算是叹为观止,怪不得红色政权能在五十万大军的合围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取得胜利,除了他们的战斗意志远强于**以外,恐怕这些并不怎么肯尽全力的各地军阀们也占了极大因素吧!

    中央军刚走,他们这所谓的防御就如同筛子一样,处处漏洞百出,就连他这个“大少爷”带着“丫鬟”出游,都能游玩到防御森严的两军对峙的位置。

    怪不得每次大战,光头大佬都要亲自坐镇南昌前线,不过,就算他出马各地军阀们都还是只见吆喝不见出多少力,由此可见,若是他不来,军阀们恐怕连吆喝的劲儿都不使了。

    若不是。。。。。。恐怕也用不着大老远的跑陕北去了吧!

    不过这事儿该怎么说呢?一饮一琢都有天定,如果没有那次失败,浴火重生的红色政权以后或许会面临更大的失败。共和国从来都未被失败击垮过,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再度崛起,在刘浪穿越而来之前,共和国,正经历着一场普通民众无比期待的变革,而等待他们的,必将是已经睁开眼傲啸世界东方的中华巨龙的腾飞,对于这一点,刘浪无比坚信。

    一个有勇气承认错误并从中吸取教训修正错误的民族,才会不断前行,最终屹立于世界之巅。

    整整二百里地四天时间,假扮为丫鬟的大辫子姑娘一直恪守丫鬟的本分,对刘浪低眉顺眼说话声音都没大声过,搞得让刘浪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个江西大妞儿的本性,或许,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泼辣。

    可当两人混进了红色政权区域,面对着一群衣衫褴褛戴着八角帽红星帽徽端着样式各异步枪围过来的士兵时,大辫子姑娘一句话让刘浪觉得,我勒个去,去,去。

    竟然,自穿越以来一直牛叉哄哄的浪团座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大辫子姑娘,记仇的心思,远比刘浪想象的要深的多。

    “小川子,把这个胖家伙,绑起来,我怀疑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大辫子姑娘一挥手,豪气冲天的喊道。

    显然,长期在此和红色战士打交道的大辫子姑娘在这块儿很有市场,可不是那个人都能如此亲切的呼唤一个红色战士小名的。

    “好嘞,英子姐。。。。。。”一个身形瘦弱年龄也不过十**岁的红色战士一边说着刘浪很费力才听懂的客家话,一边一挥手。

    一群红色战士蜂拥而上,将满脸苦笑的刘浪按倒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绑得很仔细,这让刘浪终于相信,未来共和国颂扬这个时代电视剧里的导演们真的没胡诌,特娘的他们真是这样绑人的,就像绑年猪一样,四蹄朝天外加拿着一根竹杠一穿,抬上就走。江西这地界,竹子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

    神仙,也跑不了。

    唯一的好处就是,剩下的三百多里路,刘浪终于再也不用走路了。

    刘浪干脆也不辩解,闭着眼任由一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家伙将他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为了防止误会,刘浪在临来之前,已经讲身上所有的武器都卸下了,除了袖口缝的两根软钢锯条。

    “啧啧,这胖子挺有钱那!怪不得长这么肥。”那个被称为川子的红色战士啧啧赞叹道。“身上带着好几块大洋呢!”刘浪差点儿没被这句感叹语刺激的闭过气去。

    这特娘的也叫有钱?你让老子这华商集团的最大幕后老板怎么想?敢不敢在后面加上个千万?

    “那也叫有钱?”大辫子姑娘此时的思维倒是和刘浪挺一致的。

    将自己身上背的小包袱往这位脚下一丢,“这才是这家伙带的东西。”

    打开小包袱的红色战士们集体鸦雀无声,被阳光下一片金光闪闪快闪花了眼。

    刘浪暗叹一声,这特娘的也不算有钱好不好?那一堆金光闪闪的玩意儿,是刘浪临来之前找周纯文临时借的五十两小黄鱼,是刘浪给自家年轻版老爷子的见面礼。

    现在,却被江西大妞儿当成了贼赃了。

    “¥#¥的资本家。”川子在刘浪身上猛踹两脚,表达了对“有钱人”的愤怒。

    “踢他干嘛?他是来找耀祖哥谈生意的。”大辫子姑娘总算还记得刘浪来的理由,忙制止道。

    “做生意啊!那我们是不是绑错人了?”川子一愣。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懂不懂?一切让耀祖哥拿主意,你们帮我给他先绑过去再说。”大辫子姑娘得意的笑道。

    “说得对,让首长拿主意。你等着,我先去跟我们连长汇报一下。”川子附和道。

    直到大辫子姑娘汇合了川子和四名负责抬五花大绑胖子上路的红色战士走了半天,一直闭目养神一言不发的刘浪才从他们的对话中听清形势。

    搞了半天,这里的防区就是由自己年轻老爷子所在的*军团的防区,已经跟随着父亲和*军团打交道了数年的大辫子姑娘和这个红色军团的上上下下早已熟悉,早就连通行证都不用了,她那张脸就是通行证。

    而自家那位目前还是十九岁的年轻版老爷子倒还真是个正连级干部,这,老年版老爷子没吹牛。不过,这个正连级也就是个级别罢了,他这会儿可不是个带兵连长,而是管后勤的一个小头头,换句话说,是专门给红色部队搞给养的,想办法挣钱的。

    怪不得一说他的名字,老郎就一脸神秘不肯说,大辫子姑娘却是极为熟悉,搞了半天,老爷子这会儿也就是一个后勤部三产办小科长啊!就是不知道他们喂猪吧!

    刘浪差点儿没笑喷,这可和老爷子黑着脸和自己吹嘘年轻的时候他提着驳壳枪冲锋在前,白狗子无不望风披靡相去甚远那!

    特娘的,亏得我每次都被训得欲仙欲死的时候总拿老爷子年轻时吃过的苦来激励自己,刘浪愤愤然的想着如果有机会再穿回去的话,一定拿这事儿妥妥打老某老头儿的脸。

    在老头儿训斥他训练不努力的时候。

    哎,可惜没有月光宝盒了。想想已经和未来的时空彻底断了联系,刘浪终究还是有些黯然。

    不过,生性乐观的刘浪很快又兴奋起来,能见到年轻时期的老爷子也不错,或许,能给他点儿小小的“教训”呢?老爷子可无数次说他是神枪手。

    现在的刘浪有绝对的自信碾压年轻版老爷子。

    “胖子,你笑啥呢?笑得那么奸诈。”大辫子姑娘顺手一树枝由下而上抽四蹄朝天倒吊着的刘浪肥厚的臀部上。

    刘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您这是训孩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