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 这是报酬?
    a ,最快更新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该死的白狗子,竟然是个如此可怕的高手。

    红色班长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一想到一个这样可怕的胖子在杀光自己等人之后潜入到根据地的目的,红色班长就不寒而栗。

    “别紧张,英子,我只是教他们怎么打枪而已。”刘浪笑嘻嘻的声音传入万念俱灰的红色班长耳朵里。

    这个恶魔,你都打死了他们,还要嘲笑他们。红色班长如果还能行动,一定会把那个恶魔撕成碎片。

    刘浪从抢枪到开枪,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得根本令人来不及反应,明显是刚刚反应过来的大辫子姑娘好不容易才拔出自己藏在夹衣下的左轮手枪,涨红着脸,愤怒的吼道:“英子也是你喊的?白狗子,丢下你的枪,不然我就开枪了。”

    “嘿嘿,那你就开枪吧,不过,开枪之前我可以先打碎他的脑袋。”刘浪轻轻一笑,垂下的枪口顶住了红色班长的头。

    “英妹子,开枪,开枪啊!他枪里没子弹了。”红色班长怒睁着双眼,很想大吼着提醒大辫子姑娘。

    可是,不知道白胖子究竟用了什么邪法,他所有的怒吼,都只能闷在胸腔,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那你就开枪吧!我要是把枪给你了,我们所有人都活不了,大不了我以后赔川子一条命。”大辫子姑娘握枪的手很稳,脸色也很稳,说出的话更稳。

    我去,这位大姐是不是受过特种训练?一点儿也不受刘浪威胁的大辫子姑娘的表现倒是让刘浪刮目相看。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自己的武器,这很符合战士的理念。

    至于电视上,所有主角几乎都会为心爱的女主或者战友放弃自己的武器,最后却还能神奇的扭转乾坤,所有坏蛋都仿佛手里的枪集体坏了一样被手无寸铁的主角逆袭最后成渣这种无脑情形,在现实中,只能被称之为傻逼。

    如同大辫子姑娘说的一样,我的武器给你了你,不仅我的战友会死,我其他的战友也会死。

    如果刘浪是真正的敌人,刘浪敢说,在拿到枪的第一刻,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所有人都杀死,绝不会最后时刻因为装逼被敌人逆袭。

    可惜,你毕竟没有接受过这样的训练啊!看着大辫子姑娘竭力掩饰悲伤的眼神,做为一名战士,做为一名统帅过数千人的长官,刘浪太了解军人了。

    能将自己背后相互托付的战友情这种情感,有些时候甚至超越了生命。

    刘浪见过太多为了战友而奋不顾身的战例了,甚至,为了抢回战友的遗体,他们都不惜以命相试。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刘浪笑了,笑得有些残酷。

    “呵呵,好啊!那我们数一二三,我死之前或许还能先看到这位大哥脑袋开花的场面,老套筒虽然老,但圆头子弹的威力却是不小呢!啧啧,这么近的距离,一定很大一个洞。”刘浪残酷的话让大辫子姑娘本来很稳的手微微一抖,继而,猛然听见刘浪大吼:“一。。。。。。”

    “二。。。。。。”

    别听那个恶魔的,开枪,开枪,杀了他!红色班长依旧不屈的在心中怒吼,额头上爆起的青筋体现着他心中无比的愤怒。

    他知道,这是可怕的胖子在吓唬英子,他枪里根本没有子弹,英子只需要开枪就能结束噩梦。

    可是,他终究要失望了。

    就算是一名精锐的战士,在这种两难的选择前都会犹豫,更何况是一个岁数不超过十八的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娘。

    “别开枪,我们放你走,你别开枪。”大辫子姑娘在刘浪的残酷的威胁下终于屈服了,方才还满是倔强的大眼睛里蕴满了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了下来。

    不知怎么的,大辫子姑娘痛苦的表情竟然刘浪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惶恐,仿佛自己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儿一样。

    特么这地方有鬼?原来一直是唯物主义者的刘浪自从被穿越过后对于鬼神之说也没有昔日那般坚定了。但在这个时候,唯有硬起心肠,否则,那个左轮小手枪的六发子弹也不是那么好玩儿的,就算是刘浪想不伤一人就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他是最强悍的单兵战士,但毕竟也是人,不是神,中了枪,一样玩儿完。

    “想让我不开枪,简单,枪丢了,有多远,丢多远。嘿嘿,往背后丢,那边的几个兄弟,也别想玩花样儿,都排排站着别动。”刘浪龇牙一笑。

    笑得几个默不作声一直暗暗蓄力的红色战士心中一凉,胖子已经算死了所有的漏洞完全断绝了他们所有想反击的幻想,除非是他们不顾班长的死活。

    虽然班长向他们炫耀过那三发黄橙橙的子弹,但谁又能保证班长不会多放入一颗呢?

    显然,刘浪并没有让大辫子姑娘将枪交给自己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她的犹豫,一杆老套筒最多压进五发子弹,胖子已经开了三枪,顶破天还有两发子弹,在场拥有行动能力的还有五人,无论怎样,都不是必输之局。

    刘浪用这个心理很巧妙的完全瓦解了大辫子姑娘的斗志。

    稍微犹豫几秒过后,狠狠咬着嘴唇的大辫子姑娘终于做出决定,用力将手中的枪往后一扔,足足扔出去七八米远,一脸痛恨的看着刘浪,“我已经扔了,放开他,你可以走了。”

    “哈哈。”刘浪突然大笑起来。

    笑得大辫子姑娘和几个红色战士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手握着标枪的那位更是手中出汗,但却一脸坚定的将标枪对准了刘浪。

    得意忘形的白狗子只要敢做出任何伤害班长的动作,他宁愿挨一枪也要将手中的标枪插进白狗子的肥肉。

    但下一刻,所有人的眼睛猛的睁大。

    实在白狗子的下一步动作太过匪夷所思了。甚至是比想象中得意忘形的白狗子即将做出什么残暴之事儿还要令人不可置信。

    只见那个胖子手一抓,将委顿在地的班长扶起,伸手在他背上一拍,顺手再将手中的枪扔给同样满眼写满不信的班长。

    兄弟们都还在,没少一个,这是终于看到自己四个战友完好无损的站在一边时,红色班长内心的狂喜,继而,另一个狂喜再度袭来,睡觉都会搂着睡的宝贝步枪也被人像丢破烂一样丢了过来。

    那真的像是丢破烂。

    “枪还给你了,接着吧!”白胖子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

    眼花了?闹鬼了?还是,白狗子疯了?大辫子姑娘和五个红色战士集体呆若木鸡。

    “你想干什么?”突然恢复行动能力手忙脚乱接过自己宝贝步枪的红色班长不由自主地发问。

    “看在你们抬了我两天的份上,刚才只是做了个小演习,顺便告诉你们,枪,不是你们这么用的,这个回答,你们满意不?”刘浪脸上的表情,简直比他刚才威胁大辫子姑娘还要可恶。

    这算是玩我们吗?感觉尊严受损的红色战士们的怒火完全不可遏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