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前辈们被浪团座教育了
    刘浪那表情简直是贱得令人发指,在所有人眼中。

    大辫子姑娘忍不住又生起一种拿树枝抽胖子的心思,完全遏制不住。

    “嘿嘿,别跟我在哪儿瞪大眼珠子,这也就是我,如果是在战场上,你们,全都玩儿完了。”刘浪冷笑道。

    红色战士们的怒火为之一窘。

    没错,胖子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以他的身手,制住班长以后,三枪,就足以干掉三个人,甚至,如果他想,反应稍慢的英子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自己等人手中拿着的鸟铳,真的能对他有什么威胁?貌似,在他可怖的身手下,很难。

    “来,比如说你,别给我瞪眼,枪里已经上好子弹了吧!在看到我进入攻击姿态的时候,为什么不马上开枪?非要瞄准?不过2米的距离,你只要开枪,就能给敌人巨大的威慑,而不是让他从容的在你瞄准的这半秒时间内躲到女人身边去。更搞笑的是,你已经确定搜过身对手没武器了,但在看到一根木棒时还要本能的躲避,如果这个时候,你端好你的枪盯死你的敌人,就绝不会发生后面如此被动的事儿了吧!”刘浪一番话说得红色班长满脸通红。

    如果不是枪里没子弹了,刘浪丢在脚边上的那根木棍真的让红色班长一枪打自己脑门的冲动。

    “还有你们,没错,我一枪打坏了你们的鸟铳,可那又怎样?战士除了枪就不能杀敌了?难不成长达一米五的鸟铳就不能当铁棒?哪怕我手中的枪还有两发子弹,但你们却有四人,在第一时间冲过来,我还能三头六臂不成?你们红色战士的冒着敌人枪林弹雨冲锋的勇气呢?”刘浪毫不留情的批评将那四个红色士兵说得连头都太不起来。

    刘浪当然知道他们都是这个国度最无畏的战士,他们不缺乏勇气,可是,现在的他们,还缺乏必要的战斗技巧。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他们已经失去了战场的主动权。

    “还有你,眼珠子瞪得最大,但你最蠢。我问你,无论是谁,最在意的是杀别人还是自己活命?”刘浪把目光投向眼珠子瞪得老大,眼中喷出的怒火几乎可以把自己烧成烤猪的大辫子姑娘。

    “如果是白狗子,当然是自己活命,但如果是我们,宁愿不活了也要替战友报仇。”大辫子姑娘斩钉截铁的回答很红色。

    刘浪也知道,他们也绝对会这么做。

    “是啊!你都当我是白狗子了,那我肯定是想活命对不对,既然想活命又怎么会拿自己宝贵的小命和他去换?”刘浪一句反问问得气呼呼的大辫子姑娘哑口无言。

    “所以你得记住,任何时候,你都不能丢下自己的武器,哪怕是敌人拿着你最珍贵的人做威胁,只有你自己活着,才能有机会将敌人干掉。否则,你和你的战友们就会被敌人全部干掉。”刘浪有种化身为教官的快感,努力不看大辫子姑娘又快滴下泪水的大眼睛,继续道“你也别不信,你以为你把枪丢得远远的,谁都拿不到?笑话。我只要抓住你,他们会不会疯了一样扑上来?只要他们和你一样的心思,瞻前顾后,那枪,迟早不是我的囊中之物?更何况,对付你们,我用得着枪吗?”

    刘浪毫不留情的挨个批评,将犯下各种错误的红色战士和大辫子姑娘批评的简直有些怀疑人生。

    他们有这么渣吗?在一个白狗子面前。

    可是,刘浪说的,他们竟然找不到丝毫可反驳的地方,更让人痛苦的是,i

    i

    如果按他所说的去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们发现,结果绝对要比可怕的胖子拿着一把空枪让他们束手束脚要好的多。

    哪怕是他手里的枪真的还有子弹。

    半响的沉默过后,红色班长满脸苦涩,但眼里更多的是警惕“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一名商人。”刘浪指指一个红色士兵背着的那个小包袱,“那就是我带来的定金。”

    包括大辫子姑娘在内,所有人一阵无语。

    鬼打里的,还能不能再扯一点儿?如果,白区的商人都这么厉害,光头大佬组织这帮商人来围剿,效果肯定要比白狗子们强得多。

    “得了,走吧!带我去见你们的刘科长,他会知道我是谁的。”刘浪见逼已经装得差不多了,赶紧撤吧!要不然这帮认真的前辈们还不定站这儿非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见几位还没有挪窝的意思,刘浪只得无奈道“放心好了,我再能打,也只是一个人,现在连根木棍都没有,还能把你们领导怎么的了?整个红色政权所在地不说数十万大军吧!就你们一个县城也有好几千人吧!还担心我能翻出什么浪花去?”

    刘浪的话让几个红色战士集体脸一红,刘浪这话倒是没说错,一个人再能打也终究只是一个人。

    “走,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做什么?几十万白狗子我们都打了,还会怕你?”大辫子姑娘这会儿也捡回了她的手枪,虽然嘴里发着狠,不过却也没冲刘浪拍着手枪示威了。

    有了这个小插曲,刘浪的待遇却是好了很多,既没有人绑年猪了,也没有人随意踹屁股了。

    除了大辫子姑娘时不时扫过来的警惕眼神让刘浪有些忍不住想缩脑袋以外。直觉中,刘浪总有种做了某些不该做的事儿一样。

    特么老子没做什么亏心事儿吧!刘浪无数次拷问自己的内心,都认为自己对大辫子姑娘绝对没有丝毫的觊觎,但偏偏刘浪还是有种很无语的感觉,大辫子姑娘身上仿佛有种味道,很好闻,虽然刘浪灵敏的嗅觉告诉他,那是汗味儿。

    但真的,那种味儿让刘浪觉得很温暖。温暖的就像母亲抱住自己的时候。

    也许,都因为她们姓郎的缘故吧!刘浪只能给自己这样一个绝对不是解释的解释。

    自红色班长以下,几个红军战士都不跟刘浪说话,脸色也一直苦苦的,刘浪甚至感觉这几位“前辈”如果不是自己在这儿,他们会哭的。

    是不是因为那会儿被自己“教育”的太狠了?刘浪心里涌起一股小内疚。他们,毕竟在一年甚至数月前还是农民,未来数年残酷的战斗才会将他们打造成钢铁战士。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一直哭丧着脸?难道堂堂红色战士都无法承受一场小小的失败吗?”刘浪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怕失败?主席说过,失败是成功他娘。”一直没开口的红色班长愤怒的回答道。

    “那。。。。。。”刘浪张口结舌,太祖他老人家说得应该是之母吧!你们这么会翻译的吗?

    “我的三颗子弹都没了,那是排长专门奖励我的。”红色班长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悲伤。

    在面对刘浪枪口时候都没有害怕只有愤怒的红色班长说起自己的三颗子弹的时候,眼里竟然都有了泪光。

    坚强的战士,泪光仅仅只为了三颗子弹。

    刘浪心下一片惨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