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和“爷爷”谈生意
    “首长们说过,我们革命同志来自五湖四海,但都是为同一个信仰而来,都是革命这个大家庭的兄弟姐妹,我喊你哥有什么错?”大辫子姑娘却不服这个软,拧着一双浓眉愤愤的反击道。

    “英子同志,这是命令。”大黑脸不用黑脸,脸都漆黑如墨。

    刘浪想捂脑袋。讲真,这个时候的老爷子,不要太搞笑。有命令冲锋的,有命令撤退的,竟然还有命令人家不准喊哥的。

    “那好,刘耀祖同志,你还有没有点儿纪律性?迎接客人的时候,哪有这样衣冠不整的?”大辫子姑娘脸一板,说道。

    “我怎么就衣冠不整了?”大黑脸一愣,瞅瞅自己身上,风纪扣扣得很严实,绑腿扎得很完美,完全没毛病。

    “哼!那你脸上的黑灰从哪里来的?你不要说你在办公室唱戏。”大辫子姑娘冷哼一声。

    “噢!这个啊!可能是我刚才试验黑火药的时候蹭上的吧!”大黑脸忙拿起袖子在脸上梦擦几下,露出一口白牙,“看,现在可不就干净了。”

    旁边以川子为首的几个红军战士都拼命的憋着笑。想来,这样的戏码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没白,依旧是那么黑,而且被这么擦了几下后,还没刚才黑的那般均匀了,衣服也特娘的脏了。刘浪不忍直视此时很不解风情二杆子气息很浓重的老爷子。

    “你也是,黑火药那么危险。。。。。。”大辫子姑娘露出关切的神情,欲言又止。可能是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叹了一口气道“哎,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周叔的朋友刘商,他想来和我们做生意,并特意说要来找你,你和他谈谈吧!其他的我已经给川子说过了,我去找首长汇报这段时间南昌城里的动向。”

    “去吧,去吧,几个团首长不在,但钟书记在,我先来和这位朋友聊聊。”大黑脸挥挥手。

    直到大辫子姑娘的身影消失在大门里,大黑脸这才将目光投向刘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朋友,里面请。”

    “请。”刘浪举步便走。

    “川子,去帮我给刘先生倒杯茶,你们几个回驻地去吧!如果赶得巧,炊事班应该还有南瓜汤和红米饭。”跟在后面的大黑脸对几个站在一旁的红色战士命令道。

    “哈哈,好嘞!”几个红色战士冲大黑脸敬了个军礼,就喜笑颜开的跑走了。

    想来,红米饭配南瓜汤这种食物对他们来说吸引力还是蛮大的。

    刘浪心里微微一苦,又特娘的是红米饭南瓜汤,都不能换点儿别的?

    走在红色政权地盘的这一路上,刘浪这个四川人几乎就没吃过大米,甚至连面食都很少见,基本上都是以红米饭为主,外加南瓜汤,吃得他都已经快反胃了。

    虽然刘浪受过最残酷的训练,只要能获取足够的能量,再难吃的食材都吃过,但是,谁也不会主动找虐不是?能吃点儿好的,还是尽量满足一下口腹之慾吧!

    红米饭听着名字挺好听,但这种红色政权时代的主要农作物的味道,米质粗糙、口感极差,甚至还不容易消化,绝对和它的好听名称不相符合。

    至于做为唯一菜肴一泡尿就能撒完的南瓜汤,刘浪更是无爱。也不知道红色战士们是用什么方法把秋天收获的南瓜保存到下一年的,反正在刘浪心中,南瓜汤配红米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i

    饭,是这个时代最差的伙食,几乎没有之一。要知道,哪怕就是在战时,独立团也能保证让大家嚼几条牛肉干配着米粉果腹。

    一想到这帮先辈们在这个地方竟生生吃这玩意儿吃了好几年,刘浪真是想不佩服都难。

    会客的地方就安排在政府的院子里,在院子的一颗大树下,两人在长木板凳上隔着木方桌坐定,大黑脸首先发话了,“我听说刘朋友此来,一是为公二则为私,我红色党人先以公事为主,那我们就先来谈谈公事好了。”

    “谈公事之前,我想确认一下您是不是刘耀祖刘科长,如果不能是,这公事不谈也罢。”刘浪带着些许希冀看着大黑脸。

    老爷子虽从来未和他说过在这个时期的职务,但他也是提过他曾经在兴国县驻军的后勤部门干过,刘浪几乎已经确定,只要他是那个刘耀祖,那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呵呵,我革命党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就是军团师二团后勤科长刘耀祖,你想做的事儿找我不会错。”大黑脸咧嘴一笑。

    敢情,自己喜欢咧嘴笑的这个习惯也特娘的是遗传的,刘浪有些恍然。

    “好,那我们就先来谈谈公事,我是为钨砂而来。”刘浪强忍着一种说不出的冲动,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径直道。

    “钨砂,我们有,不过几乎都被郎叔给包圆了,你恐怕要失望了。或者我可以给你个建议,去找郎叔收购,只是要多出一点银洋了。”大黑脸摇头道。

    “不,那量太少,我要的,是更多,你一月最多能提供老郎多少?”刘浪也摇头。

    “如果不是白狗子封锁的太严,我能提供这个数。”大黑脸伸出一个巴掌。

    “我要的,是这个数的十倍。”刘浪道。

    “这不可能,我们胜利县没有这么大型的钨矿,如果你真需要,那得去赣州找毛总经理,我中央政府的中华钨矿公司或许可以满足你的需求。”大黑脸被刘浪所说的大数目说得一呆,眼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无奈的说道。

    他伸出一个手掌,说的是五十担,但刘浪却要五百担,显然这对于他们团辖地那个小钨矿是不可能的。(注民国时期的一担为一百斤。)

    至于年轻老爷子推荐的那个中华钨矿公司,刘浪当然知道,那可是红色政权最早成立的公司之一。1932年,苏维埃中央临时政府在赣州铁山垅成立中华钨矿公司,辖铁山垅钨矿、白鹅洗砂厂等生产单位,先由胡克功任总经理,后由太祖时任中央银行行长的亲弟兼任。这并不是红色政权的一次创新,他们甚至在后来的日子里在赣县成立了对外贸易局江口分局,对钨矿和生铁对外进行销售,直到红色政权开始那次著名的战略转移。

    当然了,如果刘浪远去赣州找中华钨矿公司,也就没胜利县什么事儿了,各军团虽然都会从中央临时政府领取给养,但自己创收也是需要的。

    可是,现在的刘浪并不太想和未来的共和国高层们先接触,因为,此时的他们还未完全走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来,太祖两年前刚刚从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位置上下来。

    太祖他老人家需要等待,刘浪也需要等待,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不,你们有钨矿的,比你们现在的要大的多,就在胜利县。”刘浪很自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