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请叫我杨红曼同志
    拥有来自八十年后的刘浪恰恰知道兴国县有大钨矿。

    不是因为刘浪拥有度娘百科,而是,兴国县做为老爷子的家乡,刘浪陪老头儿回来过,而兴国县,最出名的,就是这个大钨矿了。

    老头儿焉有不参观之理?更别说那个大钨矿还保留着五十年代的旧建筑,能让老头儿找回点儿昔日的回忆了。

    刘浪的记忆自然极为深刻。

    发现自1941年春天的画眉坳钨矿,坐落于兴国县陈也村,矿区面积384平方公里,因主矿区在画眉坳山谷中部而得名,面积097平方公里,有矿脉117条,已发现30多种矿物,以黑钨精矿为主。

    当时属民国江西省钨业管理处赣南分处兴国事务所,最初1余人开采,头3个月收钨砂1万余斤,当年9月采钨人员四五千人,年底上万人。到了共和国八十年代时期,年出产钨砂高达一万二千吨,着实为兴国县贡献了不少税收。

    现在,提前开发出来给老爷子和他所属的军团换点儿军资什么的自然是杠杠的。

    看着刘浪以手为笔,以茶为墨,在木桌上画着钨矿位于胜利县的方位以及那个熟悉的名字,大黑脸目瞪口呆。

    画眉坳山谷,正是他所属三团团部的驻地,他又如何不知?

    目瞪口呆之后却是愤怒,大黑脸目光猛地一冷,一拍桌子,吼道“说,你是如何对我胜利县地形如此熟悉的?你这次来,究竟是想买钨砂呢?还是想搞什么鬼名堂?”

    “呵呵,刘科长勿怒,贵党占据赣南也不过区区数年,数年之前这里谁人不能来?而我华商集团致力于我国钢铁制造业的发展和华清大学已经成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华清大学地质系的专家教授已经是我华商集团的智囊团,他们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对我中华的云南、贵州、江西、四川等地进行过详细的地质考察,而画眉坳,就是他们给我华商集团提供的地点之一,刘科长,你们可是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啊!”面对老爷子,刘浪毫无心理负担的一通装逼至极的胡扯。

    对老爷子的脾性,刘浪是再清楚不过,声音大,并不证明他是真正发怒,他如果真怒了,他的眼睛会微微一眯,那才是刘浪最害怕的时候。现在,不过是他的老套路,吓唬人而已,只要他不是一个假的老爷子。

    年轻版的老爷子一直拿眼睛盯着怡然自得的刘浪,过了半响,突然裂开嘴笑起来“呵呵,刘朋友不愧是走南闯北的高人,这一通什么战略合作和什么智囊团我老刘听不懂,但我却能感觉出你没说假话,那些大学者们真的确定画眉坳有钨矿?”

    “是的,而且是品质最高的黑乌精矿,刘科长如果不信,找人在山谷中段寻找便知,我记得华清大学教授说过他们是在那里找到过矿石的。”刘浪很确定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等我找到钨砂矿我们再谈,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大黑脸起身道,“不过,这期间就得暂时委屈刘朋友你了,你只能在我团三营位于县城的驻地里呆着,我军刚刚和白狗子打完仗,你一个外地口音的人在外也不方便。”

    “好,没问题,不过刘科长,能不能换种吃的,别搞红米饭南瓜汤,我这数日实在是。。。。。。”刘浪颇为“委屈”的向年轻版的老爷子请求道。

    别的不说,这种食物减肥的效果绝对杠杠的,刘浪感觉自己圆润的肚皮都变瘪了许多。虽然说刘浪也想减肥,但刘浪需要的是把肥肉变肌肉,而不是把肥肉变肉皮。

    “行,没问题,我会给炊事班交待给客人开小灶的,保证不是红米饭南瓜汤。”年轻版的爷爷远比老年版的老头儿好说话,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就是那笑的,让刘浪i

    i

    觉得依旧没谱。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直到刘浪被川子带进了军营驻地那间黑乎乎平时用来关犯错军人禁闭偶尔兼做客房的平房里,刘浪才知道,无论是那个时间段的老头儿,都是擅于坑孙子的主。

    饭是大辫子姑娘给送过来的,看着她从竹篮子里拿出一个瓦罐,刘浪还小小的有点儿期待。瓦罐鸡汤?江西的美食之一,这莫非是冥冥之中的某种特殊感应吗?知道心疼咱了?

    看着刘浪颇为期待的眼神,大辫子姑娘抿着嘴微微一笑,笑得刘浪莫名其妙的浑身一寒。

    从来都是怒目相向的大辫子姑娘啥时候如此温和了,这。。。。。。貌似不太妙啊!

    果然,在瓦罐揭开后,一股熟悉至极的南瓜味儿让刘浪都有种无比痛恨自己直觉的冲动。

    下一刻,一碗堆得老高的红米饭从竹篮里拿出来放在刘浪眼前。

    刘浪有些无力的问道“刘耀祖科长说过不给我吃红米饭南瓜汤的。。。。。。”

    “是啊!他特意交待过的。”大辫子姑娘毫无愧意的点点头。

    “可这。。。。。。”

    “这是南瓜汤和红米饭。”大辫子姑娘脸上的笑意再也掩藏不住了,眼角眉梢都显示她快笑死了。

    卧槽,敢情,掉个个儿也特么算啊!刘浪满腔的悲愤简直无法用语言诉说,有这么坑人的嘛!

    看着白胖子都快“含着眼泪”委屈的吃着红米饭就南瓜汤,大辫子姑娘偷偷一乐,从竹篮一块白布下面拿出一块婴儿手掌般大小的腊肉往刘浪手里一塞,“都吃这么胖了,还不减减肥,给你解解馋吧!”

    虽然不知道被腌制了多久的腊肉有些硬,但金黄的油脂咬在口中喷香的味道却是此时刘浪眼中的难得美味,连续咬了几大口再就着红米饭,刘浪也觉得粗糙的红米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

    颇为感激的看了看大辫子姑娘,“你真好。”

    如果是我奶奶就更好了,刘浪默默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大辫子姑娘给他的印象绝对能排得上刘浪在这个时代所遇女性的前三。而且,刘浪分明感觉到,大辫子姑娘对自己那位大黑脸年轻版老爷子是大有好感的。

    只是,刘浪知道,自己的奶奶不叫郎英子。这可真是个巨大的遗憾那!

    “刘商,你可别想歪了,我给你找这块腊肉可纯粹是看在你答应免费送我军枪支弹药的份儿上的。”见刘浪如此说的大辫子姑娘却是柳眉倒竖,厉声训斥刘浪道。

    “咳咳”刘浪差点儿没一口肉呛喉咙管里噎死。

    这才想起,现在不是晚上还在床上滚床单清晨就各回各家甚至连真实姓名都不知道的未来,现在是说个你真好就代表着我喜欢你的男女之防还比较严的三十年代。也怪不得人家大辫子姑娘如此敏感。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意思是谢谢你给我的肉,再不给我肉吃,我会死的,馋死的。”刘浪慌忙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继续这么吃肉,或许有一天你会胖死的。”大辫子姑娘脸色稍雯,不过还是依旧讽刺了馋嘴的刘浪一句。

    “哎,郎英子同志,你知道刘耀祖刘科长有喜欢的人没?”刘浪见大辫子姑娘情绪不错,试探性的问道。

    爷爷找到了,奶奶还不知道在哪儿猫着呢!他实在是太期待了,都有些等不及了。

    “我怎么知道?要问,你问他自个儿去。”大辫子姑娘的一双浓眉又竖起来了,没好气的回答道,末了又加了一句,“还有,我不叫郎英子,我叫杨红曼,请叫我杨红曼同志。”

    刘浪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