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一个幸福的鸡蛋
    杨红曼,这个名字,刘浪又怎么会记忆不深刻?

    每年的那个时间,老爷子总会酩酊大醉,嘴里念叨的,永远是那个名字,那个已经离开他70多年的名字。

    那是奶奶的名字。

    “你叫杨红曼?可是,他们为什么都喊你英子?还有,老郎不是姓郎吗?”刘浪喃喃的问道。

    “我的小名叫英子,可是,我现在已经参加革命了,我难道不应该有个正式点儿的名字吗?我爷几年前为了救我杀了人,那还能用真名,我爷说了,姓杨被地主老财欺负,那他的假名就姓狼好了。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大辫子姑娘很奇怪刘浪为何对她的名字如此感兴趣。

    “没了。”刘浪定定的看着一脸英气的年轻版奶奶,强自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保持着镇定。

    他现在终于理解了自己为何对她印象极好,就算被她拿着树枝抽屁股竟也不着恼,原来,那是来弥补曾经的时空中他和她无法交际的遗憾。

    感谢漫天神佛,让自己回到了这个时代,能看到她,真好。

    老爷子和老爹说的没错,奶奶,很漂亮。

    “怎么样,我这个大名起的怎么样?告诉你,这可是我自己起的,没找那些书生帮忙。”大辫子姑娘微微有些得意起来,“胖子,你要是能知道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我明天就再给你弄块腊肉。”

    刘浪鼻头忍不住一酸,这个从小听到大的典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奶奶出身贫寒,从小就没有上过学堂,可她硬是记住了太祖老人家在两年前所写的一首诗。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住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刘浪吸了口气,缓缓的将太祖在1931第二次反围剿期间所做的一首诗念了出来。

    奶奶的名字正是取于第一句中的两字,只是学着写自己名字的时候,三点水老是点不好,于是,她一气之下不要三点水了,就由漫变成了曼。

    年轻版奶奶一脸见了鬼样的看向刘浪,首长的诗他怎么会知道的?要知道,就算是在红三团,她也是为数不多能将整首诗一字不落的背下来的人,刘浪一个在白区生活的人,又如何会知道?

    “你们那位首长是位雄才大略之人,他在中国的名气,比你们想象的要大,他所书的诗词虽然在那边被列为禁文,但我却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拜读过的。”刘浪见年轻版奶奶又开始有所怀疑了,只能扯了个理由解释道。

    “是吗?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首长说出的话我都觉得很有道理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从这首诗里起这个名字。”大辫子姑娘脸上疑色尽去,喜滋滋地说道。

    这就是偶像的作用啊!夸奖偶像,远比夸某个粉丝来得有用,刘浪苦笑着摇摇头。

    “是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对贵党的前途很看好,所以,我来了。”

    显然,夸奖偶像和她的政党,让年轻版的奶奶很是喜悦,看向刘浪的眼色也柔和了许多。

    “能跟我聊聊你是和刘耀祖是怎么认识的吗?我怎么听你喊他哥,他还不乐意,非要称呼什么同志呢?”刘浪见气氛很不错,忙稍微深入的打探道。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i

    也许是怕触及伤痛,老爷子从来未和刘浪说过两人年轻时候的事情,这让刘浪很是好奇。

    如果换成大辫子姑娘不是自己奶奶,今天所看到的明显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那一幕,刘浪都会觉得很正常。但现在的问题是,年轻版奶奶就站在身前,而自家那位还颇为有些傲娇的年轻版爷爷还在得瑟,可别一得瑟把奶奶得瑟跑了。

    刘浪知道,自己穿越而来虽然于历史大势无碍,但一些细枝末节终究是改变了,让老头子打打光棍也不是不可能,那后世一定会出生的小刘浪究竟算是那位的孙子呢?刘浪想起这个复杂的伦理关系,脑袋一阵疼,可别把未来曾经的那个自己给搞没了。

    “谈他干什么?不谈,你说你一个生意人,对这些事儿那么关心干什么?”年轻版奶奶听到这些显然很不爽,眼神又警惕起来,“我也就是看你一个人呆着无聊和你聊聊天啊!你可别想多了。”

    “哎哟,我说大姐,不,我喊你奶奶成不成?就你那动不动就要掏枪宰人的架势,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刘浪被年轻版奶奶如此的警惕搞得快崩溃了,苦着脸可怜兮兮地说道。

    “咯咯,我可养不起你这样肥还爱吃肉的大孙子。”年轻版奶奶被刘浪一脸委屈的模样直接给逗乐了。

    毕竟还是十八岁的姑娘,大乐之下的大辫子姑娘童心大发,“来,乖孙子,你有本事真喊声奶奶,我就给你弄个煮鸡蛋来吃。”

    “奶奶,我想吃鸡蛋。”刘浪毫不犹豫地直接开口说道。

    从记事起,刘家唯一的男丁刘浪就开始接受训练,八极拳的训练,军事训练,年幼的他最羡慕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有奶奶,梦想着当黑脸老爹向自己喷着口水连母亲都不敢说一个字的时候,那个满头银发的慈祥妇人就会站出来充当保护神。

    可他没有,年幼的他在梦中喊过无数次的奶奶,在今天,终于实现了,哪怕年轻版的奶奶只是当一个玩笑。

    “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为了个鸡蛋。。。。。。”年轻版奶奶的脸被刘浪的“无耻”直接给震红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吃鸡蛋。”刘浪鼻头忍不住一酸,眼中泪光隐现。

    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我是真的很想吃奶奶煮的鸡蛋啊!曾经的一生中,从未吃过。

    “哎,怪不得能长成这身材,你别哭啊!我去悄悄给你弄一个,记得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事儿。”被可怜胖子祈求食物的眼神弄得心中一软的年轻版奶奶柔声说道。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何会甘愿违反纪律也要给一个“地主土财”鸡蛋,仅仅是因为看着这位可怜吗?

    血脉也许不在,但冥冥之中的那丝天意,却是很难说得清道得明的。一般人都只能用缘分二字来解释。

    刘浪吃到了两辈子以来最寡淡无味儿的一个白水煮蛋,却吃得比任何时刻都要幸福。

    那个晚上,他也睡得极为踏实,就连睡觉都要睁半只眼从未打过呼噜的他,竟然打了整整一宿呼噜。

    震天的呼噜让轮班在他门前站岗的六名红军战士在第二天都精神萎靡,那效果,简直不亚于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