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满山皆缟素
    很显然,在这个二刘相争的关键时期,希望获得南京中央政府支持的刘湘并不希望刘浪大张旗鼓出现在自己的大本营,给刘浪一辆自行车的意思,也是希望他继续悄悄的走,就当没来过山城。

    华商集团的成立现在还没引起南京那边的猜忌,但华商集团日后壮大了呢?刘湘也不希望此时就给以后留下话柄。

    刘浪只能继续化妆骑着自行车一路往成都方向前进。

    不过也正好,刘浪不仅一路上可以看看风景,最重要的可以亲眼目睹北方难民的迁移情况。

    一路上有不少从北平迁移过来的难民已经抵达了重庆在往成都方向前行,因为运力的关系,老弱妇幼可以坐车,但青壮们只能靠步行前往成都,每五百人都有一个华商集团的管事和聘请当地的一个向导负责率领。

    现在除了川西,四川其余地区已尽入刘湘之手,所以据刘浪行走的这一路观察,迁移北方民众方面华商集团做的还是不错,基本没有掉队的,偶尔有生病落在后面的,也都会有驾着马车的收容队查看其身份证明后将其带上马车。

    贴着两片小胡子穿着肥大普通民众衣衫的刘浪骑行了一路,路边的民众谁也不知道,那个看着普通的行脚商人就是救他们于贫苦中的刘大团长。

    虽然算算时间,独立团已经在进川的路途上了,刘浪想了想,还是没有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中间拐了个弯,直奔位于成都不远的崇州。

    上次归家是半夜,这次刘浪却终于是在大中午十分赶到了,不过依旧没有衣锦还乡的感觉。

    在穿着军装三川儿差点儿瞪爆眼珠子张口欲喊的时刻,刘浪直接把已经马上就要散架的自行车丢到三川儿手里,“别喊,我老汉他们都在撒?我回来看看就走。”

    “少爷,你这是咋的了嘛!”三川儿见自家大少爷一路风尘仆仆骑个破自行车不说,还特意贴了胡子画着妆,还有那一身的汗馊味儿,都能熏人一个大跟头,说的话也是。。。。。。貌似要跑路的感觉,这心里不各种想法纷沓而至才怪了。

    “我去见老汉,你去找厨房给我弄吃的,记得搞大块回锅肉,哎哟,这几天给老子馋的。”刘浪那有时间揣摩自己这贴身小厮的心思,丢下一句话就自顾自进了家门。

    左右看了看,大中午的都在家吃午饭,正好没什么人,三川儿忙撵着刘浪的屁股后面推着自行车也进了大门,蹑手蹑脚的把大门掩上,俨然一副逃犯进家门的模样。

    停好自行车,想了想,小勤务兵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也没去厨房,直奔后院去了。

    这会儿也正是午饭的点儿,扯下两片小胡子的刘浪在下人们惊骇而怪异的眼光中一路风风火火闯进了父母用膳的小饭厅。

    乍一见日思夜想的儿子回来,可把刘浪爹娘两个惊得半天没合拢嘴,也许是早已在电报中知道刘浪没事儿这几月就可带兵返回四川,这一次郎蒹葭倒是没抱着儿子哭上一嗓子,而是拉着刘浪的手左看右看了半天,“儿啊!你不会是犯啥子事儿吧!”

    “没啊!”刘浪莫名其妙的伸手在桌上先拿了个馒头啃了口。

    新收的小麦面粉做成的馒头,喷香。

    “那你这是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了嘛!不穿军装还穿了这么一身回来,看这满身的灰,后面有人撵你?”郎蒹葭心疼的拿着手绢在刘浪脸上擦了擦,手绢眼瞅着变抹布了。

    “哦!不是,部队还在入川的路上,我有要事先回来,路过家就回来看看,我马上就要回广元驻地的。”刘浪努力咽下口中的馒头,半真半假的给父母解释道。

    刘浪父母这才释然,欣喜的陪坐在刘浪两边,看着他狼吞虎咽。这种幸福,刘浪不久前在江西感受过一次,虽然人不同,但同样温暖。

    吃过饭,在郎蒹葭的坚持下,刘浪洗了一个十多天来第一次澡,又换了一身干净点儿的普通民装,就同父母告辞。他这个主官,必须要在独立团全员回归之前赶回驻地。

    知道儿子有要务在身的父母也没挽留,只是默默地给刘浪装了一布袋吃的让刘浪在路上用。

    因为刘浪已经说过他回来的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夫妻二人只是将刘浪送到后门。刘浪还想着怎么喊三川儿这货去找匹马来代步,自行车他已经是骑够了,却不料后门一开,就看到三川儿牵着两匹马早在外面等着了。

    好家伙,穿着一身独立团军服的三川儿身上背着一条长枪,腰里挎着盒子炮不说,甚至还挂着几颗手雷,手里牵着两匹马,马背上的包袱上还各自斜插着一条步枪。

    刘浪不由乐了,“三川儿,你这是要去哪儿打仗?投靠刘司令去的啊!”

    三川儿却是一脸坚定的说道:“我那个都不得投靠,少爷,不晓得你得罪了那个,让你个大团长都要跑路,不过三川儿不怕,少爷,我陪你杀出去,这次你可不能再赶我走了。”

    “哈哈,行啊!有胆色,看来去年半年没白在独立团呆,走,陪老子回独立团去。”刘浪哈哈一笑,使劲儿揉揉有些蒙圈的十六岁少年的脑袋,一翻身上了马。

    当然,枪是用不了那么多的,刘浪拿了把盒子炮,三川儿背了把长枪,带了些吃的,两人就上路了。

    一路上还算太平,路卡不少,但三川儿那一身独立团的军服几乎就是通行证,就算遇上不开眼的,刘浪也懒得费力气跟他们掰扯,新科四川王亲自盖上大印的通行证完全可以遇神灭神,见佛杀佛。

    至于毛贼,自从刘浪去年一次新兵大练兵,连剿广元周边百里土匪窝,川北的土匪不管大大小小,全都离开了这个恐怖的地界往川西川南那边跑了。等到刘浪独立团在长城一役大败日寇第八师团的消息传来,川北的土匪们更是直接来了个销声匿迹,他们绝不能当大胜而归的独立团的餐后甜点,听说他们连日本人都是扒光了的主。

    终于在四天后,黄昏时刻,刘浪赶回了独立团位于广元的驻地。

    在离开驻地半年后,刘浪重新回到了这处在自己主导下建设的要塞,和离开之时相比,要塞已经大为变样。

    离开之时,因为是冬天,一些战壕和地下通道尚未完全竣工,只是勉强能用,而现在,位于山路一侧的山体依旧绿荫葱葱,但如果留心看,会看到藏在绿荫之中的一个个黑呼呼的洞口,刘浪知道,那些由他亲自设计的立体火力点会喷吐出令人魂飞魄散的火舌。

    而让刘浪驻足在山口的,不是已经初具规模的要塞,而是,满山的白色。

    满山缟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