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公祭(第2更,求订阅月票)
    a ,最快更新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一切准备妥当,独立团公祭大会就在黄昏时分举行。

    所有士兵,全部戴上了白袖箍,所有参与观礼的百姓们都在胸前戴上了一朵小百花,阵亡士兵家属们则根据他们自己的风俗选择他们家乡的祭奠方式。

    一千三百个墓穴将距离独立团基地三公里之外的这座小山坡向阳的一面铺的满满的。

    “入灵”随着主持人梁文忠一声大吼。

    两人一组,无论是上校,还是二等兵,皆是两人一组,庄严的捧着灵柩列队上山,由上而下,将灵柩放入墓穴中,再盖上早已赶制好的独立团军旗。

    在上万军民的默然注视下,刘浪独自一人,捧着一个灵柩踏着正步,将灵柩轻轻放入整个墓园山脚下正中最大的一个墓坑里,亲手将一面独立团军旗轻轻覆盖在灵柩上。

    所有士兵不由大是艳羡,是谁究竟有这个特权让团座长官亲自捧灵**?如果那位弟兄知道自己死后能得此殊荣,恐怕也是笑着死去的吧!

    拒绝了其他人的帮忙,刘浪拿着兵工铲独自一人将这处略显宽大一些的墓穴填土完毕,这才面对自己面前站着的上万军民。

    “今天,是我独立团一千三百四十二名牺牲烈士回家的日子,我提议,为我独立团一千三百四十二名烈士默哀三分钟。”

    说完,刘浪先脱下自己的军帽,端于胸前,肃然低头。

    全场官兵学着刘浪的动作,齐刷刷的脱下军帽端在胸前,肃然低头。在场的其他人,头上有帽子的脱帽,没帽子的低头。

    包括站在人群之外的黑大汉,也脱下自己的礼帽,向这些异国的战士们表达自己的敬意。

    三分钟后。。。。。。

    “默哀毕。”刘浪抬起头,朗声道:“我独立团于长城一战,先全歼日寇第四旅团,继而在友军配合下击溃日寇第八师团,毙敌2万余,获取中华民国建国以来抵御外寇作战中最大一次胜利。但,胜利,不是靠嘴皮子说出来的,靠的是战士们的牺牲。

    我身后的这座墓园,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这次举国振奋的胜利。

    可是,牺牲意味着一个母亲失去了儿子,一个妻子失去了丈夫,一个孩子失去了父亲。中午的时候,看着家属们抱着烈士们的灵柩嚎啕大哭,他们中有老人,有妇人,有孩童,我的心比谁都痛。因为,他们也同样是我的弟兄,一个训练场上训练,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战壕里打仗的生死弟兄。

    我独立团走出这个大门踏上战场2500人,最终能自己走回来的,不过1100多人,还有很多人没了腿没了胳膊没了双眼,他们再也不能拿枪踏上战场。

    做为独立团最高长官,我的心和他们的亲人们一样,悲痛至极。

    可是,难道因为悲痛,我们就会远离战场吗?不,我会大声的告诉你们,告诉你们每个人,绝不。因为,我和我的兄弟们,不仅仅只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我们还是中国人,当日寇再次举起他们的屠刀对准我们的民族的时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们依旧还会义无反顾的背上我们的枪踏上和日寇战斗的战场。

    如果,我们怕自己家人的悲痛而不敢踏上战场,那日寇的屠刀指向我们和家人的时候,谁来替你我抵挡?没有,当每个人都选择后退的时候,那就再无一人守护这个国家,守护这个民族。我们只有前进,迎着日寇的刀锋前进,哪怕牺牲,哪怕再也不能摸摸孩子的小脸。”

    “前进,前进,前进。”士兵们被刘浪的一番话感染,纷纷扬起手臂,高呼起来。

    站在人群中的叶企孙和他的学生们,亦高高扬起手臂,热泪盈眶的高呼。

    王县长和詹成芳也高高的举起手臂和身边的老百姓一样齐声高呼。

    这也可能是两个当了多年官僚的老油条第一次这样失态,和他们向来瞧不起的泥腿子们一起振臂高呼着。

    不管刘浪是不是作秀,但埋葬着一千三百人的墓园,都昭示着,他们不是不珍惜生命,但从不畏惧献出生命,唯有这样的军队,才是中华之最强军。

    巨大的声响,在山谷中回荡。

    等到声响稍息,刘浪继续说道:“你们可能方才会疑惑,有谁会有这个殊荣,独自葬于这个大墓穴中并由我这个一团之长亲自扶灵,我可以告诉你们,灵柩中的人是谁。

    他们,在大半年以前,还是川北百姓恨之入骨的土匪。”

    人群微微躁动起来。

    “是的,大半年以前,他们还是黑龙山的土匪,黑龙山一战之后他们成了我独立团的战俘,也许是为了恕罪,也许是为了家人,也许是为了活命,他们加入了我独立团敢死连,成为我独立团的一员。

    你们也许会想,我为何说的不是他,是他们,因为,那个灵柩里,装着的不是一个人,是七个人。

    是的,古山一战,敢死连206人困守古山,抵挡了日寇两千余人的轮番进攻,毙杀日寇七百余人,但在日寇数十门重炮的轰击下,己身亦弹尽粮绝,工事尽毁,迫不得已之下,二十八人携带三十四名重伤员退入坑道,但为了能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寇,在连长周石屿的率领下,七名伤兵承担了阻敌的任务。

    说是阻敌,亦是诱敌。我至今还记得敢死连给我发的最后一封由周石屿连长口述的电文:向我方阵地开炮。是的,在那个傍晚,我独立团炮兵连第一次全力开炮,但我军的炮弹,不是炸向敌军的阵地,而是炸向我的士兵。因为那里,除了我方8人,还有数百已经冲入我军阵地的日寇。8名勇士,用向我开炮的精神彰显着中华民族的不屈。

    正如柳雪原记者写的那样,那天的傍晚,是我看过的最璀璨的烟火,那烟火,是8名敢死连勇士永存世间的精神之光。数百名日寇,在我方炮火之下尽数化为灰烬,而我方8名勇士,除周石屿连长侥幸生还,其余七人全数牺牲。

    战后,我独立团组织人手收敛战士遗体,独独无法找全他们七人的,他们的血肉早已和他们战斗过的阵地,和我中华大地融为一体,再难分彼此。

    我们只能将沾染着他们血肉的泥土于古山阵地上建起一座英雄冢,并将其中一小部分带回独立团烈士陵园以做怀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