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墓碑前的军旗(第3更,求订阅求月票)
    a ,最快更新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

    随着刘浪颇具穿透力的金石之音的缓慢诉说,人群中有人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悲痛,“嘤嘤”啜泣起来。

    “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洗刷了他们曾经烙印在他们身上的耻辱,我命令,敢死连206人除去战死的160人,剩下所有活着的官兵,出列。”刘浪突然拔高嗓门吼道。

    “是。”由伤愈的周石屿率领,二十八名手脚健全的官兵和带着残疾的十七人从队列中站出来,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排成两队。

    “我宣布,从今天起,你们自由了,你们可以去你们想要去的任何地方,已经战死的官兵,将全额按照独立团抚恤补贴,你们也一样,所有补贴都和其他官兵一样,领完之后,戴上你们的勋章,带着你们的亲人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刘浪说道。

    敢死连自周石屿以下,集体呆若木鸡。

    他们谁也没想到刘浪会这样说,虽然对于他们其中大部分人来说,这曾经是他们的梦想,当兵立功,就可以离开。

    可是,当这个梦想来临的时候,他们竟然生出一种惶恐,仿佛一名要被遗弃的孩子。

    周石屿脸色微微一白,却没向刘浪请求什么,而是缓缓转过头,面向自己敢死连仅存的四十五名官兵。

    “弟兄们,团座长官已经兑现了他的承诺,那亦是我在诸位入我敢死连之前对你们说过的,只要立下大功,就可以既往不咎离开独立团,现在,愿意离开的,向前一步走。”

    半响,没有一个人挪动脚步。

    周石屿脸上神色不动,继续大声吼道:“没有人会把你们当成懦夫,你们胸前的勋章可以不代表什么,但我们身上的枪伤就是最好的证明。大熊,你已经没有胳膊了,还有你,猪大肠,你娃都少了一条腿了,都还杵在这儿干什么,看看那边,你们老婆和儿子在等着你。现在,我命令,要离开的,向前一步走。”

    被周石屿点名的一个黑黑的极为敦实的士兵满脸悲愤一步踏出,双目赤红,怒吼道:“长官,我不服,我不走。”

    “你不服什么?这不是你大熊参军时最大的愿望吗?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什么不好的,你的伤残津贴足够你过几年的好日子,华商集团即将成立的工厂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份不错的工作,绝对能保证你一家在四川衣食无忧。”周石屿同样厉声吼道。

    “是,我原来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我不能走,长官,你看看你的身后,我们敢死连的160个弟兄,就躺在哪儿,躺在哪儿看着我们。尤其是老赵,他一定在哪儿瞅着我,那颗炮弹飞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推我一把,我恐怕掉的就不是一条胳膊,可是老赵他。。。。。”士兵说着说着难掩自己的悲伤哽咽起来,“我是掉了条胳膊,可我还可以帮着看管库房牵牛喂马,还可以给你们保养枪,我能干的活儿还很多,我还能抽空来看看躺在这儿的弟兄们,我宁愿不要那些津贴,我只要留在敢死连。”

    “长官,我们都不走。”剩余士兵集体上前一步,但却是表达了和周石屿命令完全相反的意思。

    周石屿不变的脸色终于变了,眼里噙出了泪花,但却是带着笑,猛然回头看向刘浪,“长官,您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敢死连全体的回答,我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绝不离开,这个敢死连的兵,我们当定了。”

    “不,从此再也没有敢死连了。”刘浪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周石屿脸色猛然煞白。

    这情况就连一边的叶企孙都看不下去了。在他看来,这都是极为出色的军人,他们不应该在胜利归来之后享受这样的待遇。尤其是在古山一战之后,敢死连之名响彻中华大地,这样一支英雄的部队,不该这样被遣散,哪怕他们曾经是土匪,但他们已经用牺牲和胜利洗刷了曾经犯下的罪孽。

    全场微微有些躁动,显然,和老叶同志一般想法的有不少。

    “你们,从此以后,叫敢死营。”刘浪缓缓说道,“梁中校,敢死营营旗何在?”

    梁文忠肃然出列,捧着一面绣着金边鲜红色的旌旗迈着正步走了过来。

    接过梁文忠手上的旌旗,插上旗杆,刘浪肃然双手执旗递向显然还有点儿懵的周石屿,“周营长,接旗。”

    周石屿颤抖着双手接过属于自己团队的军旗,面向惊喜万分的四十五名敢死连官兵,迎风一展,鲜红色的军旗上,“敢死营”三个金黄色的大字在夕阳的余晖下熠熠生辉。

    而他们身后站着的三千余官兵虽然依旧是站的笔直,但眼里闪着的艳羡光泽还是显露出了他们的内心并不像他们表面那般平静。

    这可是独立团第一次授军旗,第一次为一个营级单位授命,这绝对是巨大的荣耀。

    可是,艳羡归艳羡,却没有一个人不服。古山惨烈一战的确算是罗文裕最惨烈的一战之一。如果没有自毁坑道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那一招,敢死连就真的像他们的连队名称一样死干死净了。他们付出了百分之七十的战死率,不仅换来的是日寇一个半大队和两架战斗机的全灭,更重要的是,让日寇首次失去了战胜独立团的信心。

    可以说,正是古山一战,第八师团的傲气彻底被打没了。

    他们拥有获得这个荣耀的资格。

    “程远山,夜袭敌重炮大队部出列。”刘浪继续吼道。

    程远山带着那晚仅剩的二十八人出列,迅速的在刘浪面前站好。

    “程远山,率部300人夜袭敌重炮大队,当场战死268人,战后因伤牺牲5人,战死率为我军之冠,全歼敌重炮大队近千人,炸毁重炮十台,缴获山炮十三台,所取战绩亦为我军之冠。”刘浪声音不大,却贯彻全场。

    继而,刘浪伸手接过唐永明踏着正步送过来的军旗,双手执旗递向程远山,一字一顿道:“今,独立团团部,授程远山“刺刀营”军旗,令你成立刺刀营,重铸那一夜之辉煌。”

    “是。”程远山双目晶莹,接过军旗。

    在自己仅余二十余人部属面前展开血红军旗,程远山嘶声大喊:“弟兄们,你们英灵不远,看我刺刀营替你们杀鬼子啊!”

    全军为之肃然,同时有些期待,这两支由连转营的部队在长城之战都立下他们都为之震撼的功勋,无人不服,就是不知道,这第三面旗帜会授予那支部队。

    他们分明都看见,迟大奎中校郑重的取出一面军旗,等着刘浪下一道军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