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你们一群傻鸟儿
    在新团副张儒浩来了之后的第二天早上,独立团长城回归基地后的第一次正式军事会议正式开启。

    在昨晚的欢迎宴会上,张儒浩就已经很明确的表态,他因为才来独立团,以前对独立团的了解也仅限于纸面上的资料,这和真实情况还是大有区别的,没有了解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他不会在这段时期内独立团军事会议上发表任何意见,他只会看和听。

    如果说新团副这种态度让人觉得谦逊并且务实让人很难不生好感的话,那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新团副一句:我既然来了独立团当团副,那我就是独立团的人了,和军政部再无任何关联。

    这句话,释放出来的信号可就复杂了。虽然几乎所有人并没有太把这句话当真,但人家把这个本应该放在台下的话放到了台上,至少是表明了一个鲜明的态度。

    所以,独立团上尉级以上军官参与的这次整编大会,张儒浩和唐永明两个上校分别坐于刘浪的两边,之下坐着迟大奎和俞献诚及纪雁雪三个中校,梁文忠领衔几个新提拔起来的少校坐在最后,周围的长凳子上则围坐着凌洪和赵二狗一帮上尉们。

    “这次,我们讨论的是独立团整编的问题,军政部给我独立团的编制是30编制,比以前多了一倍。而我独立团,现在拥有兵员人数和人员分布情况,梁文忠,你来给大家念念,心里也好有个数。”刘浪手扶会议桌,扫视一遍军官们,脸色平静的说道。

    “是。”梁文忠站起身来,从公文包里拿出记录表满脸肃然念道:“长城一役,我独立团参战人数包括壮丁连在内总共2514人,战死1342人,因伤致残无法回归现役者497人,参战官兵回归基地者675人,基地留守官兵501人,合计1176人;第二十九军转入我团现役者13人;长城青龙山新兵连5人,战死19人,因伤致残13人,现余兵源468人;另米家裕参军女兵7人,全团现今合计官兵2951人,距离30编制尚短缺兵员49人。”

    等梁文忠汇报完毕坐下,刘浪看看坐得笔直的脸上面无表情的军官们,脸上神色不变,“怎么样?现在都听到了吧!都说说吧!30号人马也快满编了,想怎么分?”

    没人说话,所有军官目不斜视看着前方,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刘浪脸上露出一丝玩味儿,嘴角一晒,“哟呵,都变谦虚了。行啊!那你们不说,那就老子自己来分,等老子说了,就别有意见了。”

    “别,长官,赵二狗有点儿不成熟的小想法,不知道可不可以说说,请长官采纳。”赵二狗立刻起身涎着脸说道。

    刘浪微微一僵,这年头都流行不要脸还是怎么的,都还没说呢?就采纳,采纳泥煤啊!

    听赵二狗这么一说,刚才个个都还绷着个脸很严肃的军官们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抽起来。。

    啥时候最不要脸喜欢多吃多占的赵二狗赵连长也这么谦虚了?不成熟也就算了,还特娘的小想法。

    “长官,我建议,小想法和不成熟的,就不要说出来了,我可是想了快一个月了,想法早就很成熟了。”一向少言寡语的刘大柱突然站起身,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时候这平时不大爱开玩笑的人,突然猛地说起冷笑话来,真的让人很有点儿。。。。。。

    会议室里先是一静,然后笑声一片。

    “对,对,不成熟还拿出现个毛的现,不成熟就意味着有些人当连长不合格,长官,我建议某连可以换个连长,东北军那边过来的那位我看着就不错。”凌洪也站起身,一副义正言辞的建议道。

    “卧槽,大柱子,前天还来老子这儿蹭了几片牛肉干吃,你狗日的翻脸不认人。还有,你凌洪,老子不过就是谦虚了两句而已,换人?老子去干特种大队不比你狗日的干的差信不信?”赵二狗这会儿也不装矜持了,歪着个帽子脸红脖子粗的开始怒喷两个战友。

    “哈哈,你赵二狗几斤几两我们谁不知道,搁这儿装谦虚,你谦虚个球啊!还说不说,不说老子先说了。”凌洪也不着恼,笑骂道。

    “住嘴,几个混蛋,这又不是菜市场,张口闭口都是粗俗之言,都给我放规矩点儿。”迟大奎一拍桌子,这几位才算是消停点儿了。

    脸色不变的张儒浩眼里闪过一丝惊容。

    以他心细如发的心思,他如何感觉不出这互相怒喷的几个人互相揶揄中却带着几丝亲密的关系?一个主力步兵营营长,一个炮兵连长外加一个步兵连长和特种大队中队长,几乎都是独立团最核心的战斗单位主官,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刘浪在淞沪抗战中带出来的几个。

    这还是刚刚表现出来的,看其他人的表情,想来这互相的关系也是极为不错,恐怕这也是他们变相的在告诉自己刘浪如今对整个独立团的掌控力吧!张儒浩看了一眼神色未明的刘浪,心中暗叹,能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将一个新组合而成的团经营成一个铁桶一样水泼不进的团体,刘浪,那里只是向外界想的那样毫无政治头脑而只懂行军打仗的莽夫呢?

    “行,既然你赵大连长有话讲,那就讲来我们大家听听,倒也难得见你如此谦虚一回。”刘浪点点头,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长官,诸位,我想问问关于这次长城之战,日寇给我军留下的印象是什么?”赵二狗很笃定的先反问起来。

    “日军单兵枪法极准,哪怕我们的机枪火力已经将他们的火力点压的死死的,但是在头三天,两三百米对射的环节,我军还是吃了不少亏,我一营一连就至少有十几名新兵被一枪击中要害,连抢救没来得急。”向前脸色凝重的先开口道。

    “日军的战斗精神也很顽强,第四旅团一次出动四个大队攻我四处防守阵地,我团新式机枪高达12发每分的射速,好几个火力组都足足换了三轮枪管,打光了备用的五千发子弹,不怕大家笑话,我当时扣扳机的手都有些软了,但那帮狗日的还铁着脑袋发起冲锋。说实话,如果不是有新机枪这款秘密武器,如果就拿我们**标准制式武器射速2发每分的z-26捷克式,我很怀疑我们当时能不能顶的住那帮不要命的狗草的。”二营三连的步兵连长隋重越谈起对日军最深刻的印象,到现在依旧是心有余悸。

    既然都已经畅所欲言了,军官们也不在顾忌,有说日本人掷弹筒厉害的,五百米距离,打的极准,防守方如果不是事前建好了能防山炮的地堡和其他半永固工事,死伤有可能还惨重。

    还有说日本人刺杀术的确强,这多是李国斌他们那帮原第二十九军的军官,288、289团一个营5人提着大片刀和日军两个中队白刃战足足厮杀了一个小时,死伤近4,却也只留下了2多日寇,优势兵力还只换了个2:1的战果,他们自然是印象极为深刻。

    不过,刘浪却是很欣慰,他的这帮属下们并没有因为对日寇的一场大胜,就完全将日本人没放在眼里。相反,只有越重视你的敌人,你才能找出他的弱点重创于他,独立团的军官们正在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错,你们都说错了。”赵二狗一脸不屑,仿佛看着一群傻鸟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