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赵二狗画的大饼
    “赵连长,来,你说,如果让咱们服气,今晚上山门口的羊肉火锅,我们请你吃。”向前这个小年轻不服气起来,梗着脖子说道。

    “嘿嘿,向连长,那哥哥我今天就要占老弟你的便宜了。”赵二狗笑眯眯的却极为笃定的道。“各位,你们说了半天,说的都是日军步兵如何如何,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没炮兵,他们还敢硬着头皮来攻我罗文裕防线吗?”

    此言一出,刚才还瞪着大眼珠子的军官们偃旗息鼓了。包括围坐在木桌旁没怎么发言的几个校官,都低着头沉思起来。

    赵二狗这话可不是胡丫丫,相反,极有道理。

    如果,日寇没有炮兵联队,光凭那些步兵,依据工事之利还有火力强大新式机枪助阵,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信心能把他们打出翔而不得寸进。

    那些覆盖着钢板的钢筋水泥地堡喷吐出的慑人火舌,别说第八师团一万多号步兵,就是再多来一万人,也没什么可怕的。

    可是,这些,在日寇的重炮轰击下,敌步兵都还没怎么进攻,就已经被摧毁了一多半,要不然,独立团20多号人也不至于打那么辛苦。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团座搞过多次反斜面山地战的防御演戏以及罗文裕阵地他们花费了大半个月功夫建成了反斜面工事,那场仗,别说胜,也别说守住,应该说是必败无疑才对。

    150mm榴弹炮,简直不是血肉之躯抵挡的住的,那根本不是所谓的坚强意志就能抗的。

    “怎么样?我这点儿不太成熟的小想法不是扯淡吧!要我说,这次长城之战,日寇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其优势炮火。如果不是团座率全团突击抢了第四旅团的山炮联队,第四旅团能被我军全歼?如果不是程老哥率3精锐夜袭第八师团重炮大队,第八师团能被我们追得向兔子一样往热河跑?别做梦了,一炮下来,几十米方圆寸草不生,你步兵枪法再厉害,你机枪射速再高,你还能打得到十几里外的大炮?我借用团座的一句话,做为战争之神的火炮,才是胜利之耻。”赵二狗带着几分得意说道。

    “老子啥时候说过这话了?老子咋不记得了?”刘浪强忍着牙根儿疼,“还有,不是耻,是匙,钥匙的匙。”

    依照平常,此处本该有大笑,但军官们却都各自若有所思,连笑都忘记了。

    “嘿嘿,长官您的教诲我赵二狗可是一直记着呢!有可能是您忘了。”赵二狗丝毫没有说了白字感到羞耻的意思,涎着脸道。

    “虽然文化水平不咋的,但说的,倒是挺是那回事儿。那继续把你的小想法说完。”刘浪挥挥手,示意赵二狗别卖关子,继续扯他的淡。

    虽然他的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

    “我独立团应改炮兵连为炮兵营,炮兵营编制,不能低于5人,一个炮兵班十二人另外配骡马十匹,壮丁十五人,负责一门山炮,全营共配山炮20门;一个4人炮兵小组外加骡马四匹和壮丁6人负责一门120口径迫击炮,全营配大口径迫击炮30门。同时,在战时,团辎重连应分出三分之一车辆和骡马帮助炮兵营运输炮弹。还有,为保证炮兵营安全,团部除配一个步兵连归炮兵营调遣以外,尚应该成立防空连,以缴获的六门双联装日式高射炮为基础,加配十二挺新式重型高射速机枪。

    这样,我独立团才能战无不胜,哪怕狗日的再跟一个师团的小鬼子对上,除非我炮兵营全营官兵死光光,否则,步兵兄弟们冲锋的枪口指向哪儿,我炮兵营的炮弹就飞向哪儿,永不停歇,独立团,万胜。”赵二狗讲得是眉飞色舞,就差跳桌子上了。

    卧槽,这是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敢这样大放厥词的?在座的军官们包括一直很淡定的新团副张儒浩都一脸蛋疼的看着嘴角挂着白沫手还在挥舞的某炮兵连长。

    这口号,那里是喊的是独立团,是喊炮兵营的吧!不,是炮兵连,炮兵营是这家伙自己给自己画的大饼呢!

    还有,这哪里是一个团的炮兵营,完全是一个德械标准师炮兵团的编制好吧!

    “停,停,赵上尉,赶紧停。”刘浪也赶紧挥手制止了某进入臆想状态的某人,一脸似笑非笑的点了颗烟,顺手把烟往桌上一丢,示意迟大奎发一圈,看着抽烟的额家伙们都点上了,刘浪这才又道:“老子说,你这规划的还挺全乎,不光是辎重运输想到了,连防地防空都被你想好了,行啊!打了一仗,有进步啊!”

    “嘿嘿,不敢当长官夸奖,还有没想到的还请长官们海涵,弟兄们再讨论讨论咱们可以再补上。”赵二狗也接过迟大奎抛过来的香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说道。

    “那别叫炮兵营了,改炮兵团算求了。”刘浪猛地脸色一冷,“狗日的,炮兵营编制5人,壮丁还要给你配多少?我算算,20门山炮合计3人,30门大口径迫击炮180人,外加给你配个步兵连160号人归你调遣,还有一个防空连配合你行动,不说多,2人吧!你炮兵营就搞了近14号人马。战时,老子一个团加上壮丁才特娘的45号人,你要占三分之一,你知道不知道?你特娘的咋不上天呢?”

    刘浪的唾沫星子都快喷到相隔十米远的刚刚狮子大开口完毕的赵上尉脸上。

    被团座长官喷的赵二狗虽然低眉臊眼的把头垂着,但大家伙儿分明也没觉得这货又多沮丧,从他依旧很爽的抽烟都看得出来。

    “团座,消消气,赵连长也是就事论事,不说别的,就他刚才所说的火炮是战争之神的理念还是很正确的嘛!”唐永明在一旁打圆场。

    “就是,炮兵才是胜利之耻。”赵二狗忙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你特娘的,再不闭上你的鸟嘴,你都是独立团之耻了,从今天开始给老子好好念书,还炮兵营,老子看你的文化水平也就是一个普通大头兵。”刘浪差点儿被这个二皮脸给气乐了。

    狗日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咋脸皮越来越厚了呢!

    看着刘浪作势要丢过来的茶缸子,赵二狗这会儿才消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