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惊讶
    “张团副,你是黄埔的高材生,你谈谈对步兵连编制的意见吧!”刘浪把目光投向一直只用心聆听却闭口不言的张儒浩。

    “本来今天我只是想带一双耳朵而不带嘴的,不过既然团座让我说,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张儒浩沉吟数秒,脸上闪过一丝坚定,道。“日寇编制与我军不同这个问题,我军政部诸位长官早已意识到,所以连续两年发布我军编制改革,就是希望能在同级作战单位规模上不输于日寇,可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除去少数部队进行了整编,国内大部分部队尚未执行。但据我所知,最新的“陆军整编报告”亦会马上出炉,根据驻我**事总顾问德国前国防部长汉斯将军的提议,我国拟建0个德械师,所谓德械师,即以全副德械装备,仿德军编制,并接受德军顾问系统训练与指导的部队。..

    我国最精锐的部队,都会依照这个编制进行整编,并配发统一制式武器。儒浩在军政部日久,这方面也多少得了点消息,虽然正式编制尚未出炉,但依儒浩从军多年经验分析,可能做不得准仅供各位参考,新编制步兵师所辖步兵团将会下辖三个步兵营,步兵营包括一个机炮连,装备至0挺重机枪,2至4门2毫米迫击炮,三个步兵连,连辖3个步兵排,排辖三个步兵班,每班一挺轻机枪,0支步枪,排部3支冲锋枪;步兵团团直属个迫击炮连,装备门至门3毫米迫击炮;个小炮连,装备门20毫米机关炮,一个通信连,一个特务连?,步兵营总编制550人,全团总编制22人左右。

    当然,这个步兵团编制火力或许远超现在我国内各军,但并不一定适合我独立团这种独立作战的步兵团,我独立团必须要在这个基础上做出适合自己的编制整编,诸如辎重、工兵、卫生、炮兵等都需考虑,尤其是炮兵,团部直属炮兵单位需要在我独立团力所能及的的情况下得到加强。

    而且,我个人意见,在此基础上,我独立团营连级火力亦必须得到足够的加强,否则,我们别说同德军一个正规步兵团相比积弱,就是和日寇一个甲种师团下辖步兵联队相比,也是不足的。只是,国力积弱,徒呼奈何。”

    说到此处,张儒浩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冲刘浪点点头,便缓缓坐下。

    刘浪却是眼前一亮,自己这位搭档,不愧是黄埔的高材生,见识不凡倒也算了,这心思也是颇为机敏。借这个机会将还未出炉的新版德械师编制说了个大概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说,还很隐晦的告诉自己,他对中国即将改编的最精锐部队的编制其实并不看好,独立团,要想成为强军,必须得有自己的编制,而且必须得在营连级基础作战单位上做大文章。

    这是个大才啊!刘浪心下难得的对这位生起了一丝佩服。

    他知道国府即将于明年开始进行整编的所谓德械师远比不上真正第三帝国步兵师的战斗力,那是因为他来自于未来,在真正的实战中已经证明,已经算是中国最精锐部队的德械师依旧远不是日军甲种师团的对手。

    可这位,在编制报告还未出台之前就已经甚为忧心,相当有远见。

    而且,他有个观点很正确,独立团做为一个小型战斗单位,无法在重火力上大做文章,那么,就必须加强营连级这些基础作战单位的火力。这样,哪怕是遇到人数超过他们的日军步兵联队,也有一战之力。

    “好,张团副说得好啊!”刘浪带头鼓起掌来。

    一看刘浪都带头鼓掌了,也是深有感触的独立团军官们那有不附和的?会议室里瞬间掌声如雷。

    尤其是向前、刘大柱这样的步兵连长们,张儒浩这番话完全就是代他们讲的。这次长城之战,做为基层指挥官,他们依旧感到火力输出的不足,希望继续增强火力。

    赵二狗也拍巴掌,不过,叼着根烟拍的有气无力的,要加强步兵营连级火力,那自然就得将迫击炮加强到营连,削减团部直属炮兵的实力,那是显而易见的。做为炮兵连主官,他又怎么爽得起来?

    没有跳出来反对,那也是看在新团副也是对炮兵还是提了一嗓子的份上。这巴掌,自然是拍的有气无力的了。

    “赵二狗,看你拍巴掌拍的手都快红了,来,你说说张团副说的好在那里?”刘浪斜着眼喵喵有点儿小情绪的赵二狗,好笑的问道。

    “报告,张团副说的好,是因为他说了要大力改组炮兵,再次证明了炮兵为胜利之耻。”赵二狗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大声回答道。

    为了自己的炮兵连,这位绝对是脸已经放兜里不打算拿出来的节奏。

    “哈哈”所有军官不由都大笑起来。

    就连张儒浩自己,都忍不住乐了。

    虽然,参加的第一次独立团军事会议,没有像在其他部队那般严肃,但这种轻松的气氛,感觉却是很好啊!确切的说,是极好。毕竟,这不是作战会议,而是一个讨论型的会。

    “滚你的蛋,回去把钥匙的匙写一百遍再来拽文。”刘浪哭笑不得,笑骂一句。

    然后缓缓站起身,走到战术板边,伸手在战术板上画了一个纵列的四个圆圈,道:“既然今天张团副开了个头,那我就接着他的话往下讲,也算是为我独立团日后做如何编制做一下铺垫,免得有些没在改编中得到好处的家伙发牢骚,记住,我独立团所做任何改编,都是为日后同日寇作战之必须,而不是像有些部队“排排坐分果果”那样的权力的分配。”

    “是。”在座的军官们脸色齐齐变得肃然,高声回答道。

    张儒浩刚才还有些黯淡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光彩,刘浪这个团长,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很有些不同呢!

    不过,很符合他的胃口。

    “刚才张团副简要的说了一下他对国府即将对我民国之军改编的一些粗略的设想,那我就把摊子铺大点儿展开来说。根据张团副设想的步兵团编制,再往上扩展至旅至师,这德械师,受国力所限,恐怕依旧会采取去年就开始的新编师2旅4团之战斗编制,也就是一个”四方形”师。可是,这种编制本身就会存有极大的缺陷,大家看到我画的这四个圆圈没有?这就是四个步兵团,兵力相差不远的情况下还好说,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可如果遇到大型会战的话。

    进攻,一旅二团兵力太过薄弱,若二旅四团齐上,则会出现无预备队的问题;防守,2个旅无论是“一字横列”还是“一字纵列”都无法形成防御纵深。若是像我所画的这样一字横列,一旦敌寇集中兵力于一点突破其中一处,因无预备队顶上,那必然像大堤溃堤一样,一个缺口导致全盘皆溃。。。。。。”

    张儒浩脸色再难向先前一般镇定自若,看着战术板前侃侃而谈的刘浪一脸惊讶。

    虽然他已经把刘浪估计得足够强悍,但是,他依然没想到,这个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异军突起成为全国名人的小团长会有如此卓越的见识。

    他的眼光,早已超越了一个上校团长,投向了更广阔的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