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刘团座讲课
    张儒浩只能用卓越见识一词来形容自己这位新长官。

    其他人恐怕并不知道,但身为军政部上校参议的张儒浩心里却很清楚。德械师的改编问题将会在明年正式启动,由德国顾问团和中方高层经过数次磋商得出的编制表已经数易其稿,但已经基本定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待光头大佬和德国驻华总顾问签字,就可正式实施。

    他先前冒着风险主动透露计划中关于团级编制中的一部分,一来是向整个独立团示好,二来也是试探一下这些军官们的反应。这种级别的团级火力配备,在中国,已经算是顶尖的了。

    可是,他看到的是既没有人感到惊讶,也没有人感到羡慕,貌似,这种配备很平常,对于他们来说。

    张儒浩显然不会愚蠢到会认为一帮打败第八师团的军人是土包子,连人员火力配备都不懂,他们这样表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没觉得这个火力配备有什么值得让他们羡慕的地方。

    可就是这样的独立团,依旧在一场大战之后,根据得失选择重新整编,张儒浩想不佩服都难。

    但这并不是关键,让张儒浩惊讶的是刘浪预测的极准,甚至连原因都说得很准。

    旅团编制一直是中方和德方顾问团争议的焦点,德方顾问团坚持认为应该编制成一师三团,除去步兵,各种辅助兵种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可是,他们所要求的那些火炮和各式机械装备,国府真的是装备不起,仅仅是各式火炮,依照个师的编制计划,国府就要投入亿马克的巨大财力,这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钱没那么多,但又想保证一个德械师的战斗力,那么,原有的一师旅团的编制就成了必然选择。

    可是,新科团副的惊讶远不止此。

    只听刘浪继续说道:“那诸位可能会想,我刘浪能想到的,那帮挂着将星的将军们难道是猪头吗?他们会想不到?不,能当上将军的,可能有猪头,但,绝对不是个个是猪头。”

    “噗嗤”纪雁雪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军官们也都放声大笑。张儒浩脸上也泛起一丝苦笑。

    对于军队中的某些毫无本领却依靠着钱财和背景尸位素餐坐上高位的将官,底层官兵们早已深恶痛绝。不得不说,浪团座对于此时的高官们的形容很贴切。猪头不少,但也不尽然全是猪头,还是有几个头脑清醒的。

    “想堵住这个漏洞,好办,搞两个补充团,也就是拿着换装下来的旧装备的团,在一线部队顶不住的时候,顶上。”刘浪冷笑一声,“他们这种想法倒是不错,可是,连一线拿着精良德式装备的精锐们都顶不住的敌人,区区两个补充团又有什么用?”

    “那,长官,这种德械师和真正的德军步兵师差距究竟有多大?”向前问道。

    “问得好,那我们再来看看真正德国步兵师的实力,德军步兵师是典型的三角师,也就是一师三团的编制,我们先不看步兵团的编制,先说他们直属师部的战斗单位:师部指挥连一个,摩托化制图排一个,炮兵团一个,侦察营一个,骑兵连一个,自行车连一个,摩托化支援连一个,工兵营一个,通信营一个,卫生营一个,军需处和供应处各一个,新兵营一个,也就是相当于我们**里的补充团,兽医连一个,摩托化宪兵连一个。光看看师部直属的这些功能齐全的部队加上他们的装备,几乎就可以和一个普通步兵团匹敌,战斗力甚至更强。

    加上三个步兵团,德军步兵师人员总计人。再来看看他们的装备,手枪支,步枪支,冲锋枪支,反坦克枪支,轻机枪挺,重机枪挺,毫米迫击炮门,毫米迫击炮门,毫米炮门,毫米轻型榴弹炮门,毫米重型榴弹炮门,火焰喷射器具,装甲车辆,摩托车辆,汽车辆,马车辆,自行车辆。”

    刘浪一口气说完自己头脑中对于德军在年重新改组步兵师清晰的记忆,看向目瞪口呆的属下们,“现在,我不用再详细说我军的编制,你们也知道我们和德军步兵师的差距在那里了吧!来,向前,既然是你问的,那你就说说你此刻的想法。”刘浪点将道。

    “是,长官。”向前站起身,脸色凝重,道:“德军装备的那些轻重机枪和大炮汽车实是我军非能望其项背,撇去人员装备不谈,单说这指挥体系,德军为师--团--营--连--排--班&bsp;级指挥层次。而我国未来德械师“四方形”师为:师--旅--团--营--连--排--班&bsp;级指挥层次。指挥层次越多,部队上传下达就越繁琐,部队反映速度就越慢。”

    “呵呵,向前说的很对,装备我们差距大,那是因为国力的问题,但指挥体系不如人,可就是自己的问题了。三角形师还有一个好处你还没说到,进攻时,一个步兵团主攻,一个步兵团助攻,指挥官手里尚可留一个团作为预备队,防守时,一个团位于前方,两个团位于侧翼,三团之间尚可呼应,三角才是最稳定的结构。”刘浪在战术板上又画下三个呈现三角形排列的圆圈。

    “那日寇呢?和日寇相比,团座认为我军欲整编德械师差距几何?”张儒浩忍不住插言道。

    刘浪深深看了一眼自己这位新任搭档,道:“我先不说日寇中队级轻武器,在班排连级我个人认为差距并不明显,单就说重火力,日寇一个甲种师团,下辖的炮兵联队装备门山炮和门野炮,仅此一项,重火力就远在未来新编师之上,如果战时其再配上装备有二十四们重榴弹炮的独立重炮联队,我军在重火力上无法与其匹敌。”

    再看看鸦雀无声的下属们,刘浪脸色肃然,道:“的确,限于国力,我**队装备无法与这些强国匹敌,甚至为此不得不选择较差的一种部队编制,但有一点儿我希望大家记住,无论武器装备有多牛,操作它们的永远是人。决定胜利的关键,永远是人,而不是武器。你们懂了吗?”

    “懂了。”军官们齐齐起立肃然答道。

    是的,到此刻,他们,多少懂了刘浪今天突然兴起给他们讲这堂课的意义。

    军队编制和军队人员训练装备固然重要,但绝不是左右战争胜利的关键,最关键的还是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对胜利充满渴望的官兵。

    他们先前的表现,有些太过于急功近利了。

    “很好,今天我和张团副所讲的,你们可以都回去好好想一想,你们今天提的建议我也都会一一考虑,现在,散会。”刘浪摆摆手,说道。

    看着属下们远去的背影,刘浪一个人站在会议室的窗口,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