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会做思想工作的团副
    如果换成是其他新兵敢如此,刘浪下一道军令就是先去越野三十公里再跟老子说理由。

    可是,看着在团部小院里木着脸站军姿的米家裕七个姑娘,刘浪感觉脑门都是疼的。

    她们倒不是抗令不去新兵营,而是对命令她们新兵营训练完毕之后进入团部卫生队警卫排不满。

    她们要去一线战斗部队。

    “张团副,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七个娘们,真特娘的是。。。。。。”刘浪揉揉发疼的脑门,给张儒浩解释了一番米芝等七人的来历。

    张儒浩的脸色由白变红,一向笃定的英俊脸庞上闪过一丝怒意,一拍桌子,怒道:“米家裕之事儒浩已在报纸上看过,但再听团座说起此令人心痛之事,儒浩亦觉心愤难平,深恨己未能参与北方之战多杀几名日寇以祭奠我同族同胞。这几位女子虽为民妇,但矢志为亲人报仇参军亦不失巾帼本色,应在我独立团大为宣传她们的壮举才对。”

    “咳咳,我的张团副啊!我是找你出主意怎么把这几个娘们劝走,可不是让你再来火上添油的。”刘浪看着眼前这位明显也有点儿愤青的团副苦笑道。

    想来也是,若不是有点儿愤青,这位南开大学的高材生又怎么会投笔从戎跑去考军校呢?听说到现在他家老爷子都还没让他进家门。

    “行,团座,这事儿交给我了,我保证完成你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张儒浩点点头,很有信心的说道。

    “成,这事儿交给你了,不过不能用强,这几个姑娘受打击太大,难免有些偏激。”刘浪不放心的又特意交待了两句。

    见张儒浩一脸自信的样子,刘浪也多少存了考究这名新团座的心思出了办公室,冲米芝身边一本正经站着的一个穿着独立团旧军服的汉子喊道:“米老五你个狗日的,不去新兵营报道,跑到这里参合什么热闹?”

    “长。。。。。长。。。。。官,我。。。。。。”因为心房长偏捡了一条命被刘浪等人救回来的乡间地痞见刘浪发飙,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余光扫扫身边神色不变的米芝等人,壮了壮胆子,又道:“我米家裕就我一个男人了,我得照看着妹子们。”

    “滚你的蛋,既然来到我独立团,她们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妹子,特娘的还需要你一个新兵蛋子照看?”刘浪没好气的怒骂道。大踏步地走到米老五面前:“新兵,老子命令你,立正,向后转,跑步走。。。。。”

    已经在路途中接受过新兵营训练的米老五下意识地迅速立正,向后转,小跑着出了门。刘浪咧嘴一笑,这就是军队,世间最强劲的熔炉,无论谁来了,就是块顽铁,也得变成精钢。

    这个米老五虽然痞了点儿,但骨子里的血性仍在,终究有一天他会在这里成长为一名真正军人的。

    也不看几个铁了心在小院里保持着军姿站了两个多小时的姑娘们,刘浪大踏步地出了门。

    看着刘浪出了门,张儒浩走到小院中,在站成一排,已经站得脸色有些苍白都已经双腿打颤的女兵们面前来回走了两躺,高声道:“我现在以独立团副团长的名义,命令你们解除军姿站立,全体坐下。”

    以米芝为首的七人不为所动。

    “好,很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再问你们一句,你们是不是独立团的兵?”张儒浩明显的提高了声调。

    “报告长官,我们是。”两眼一直平视前方的米芝终于开口,几乎以怒吼的声音回答道。

    “既然是,为什么不接受军令?”张儒浩终于在米芝面前站定,眼睛直视着一直平视前方的美丽少女。

    短暂的沉默后。

    “是。”米芝高声答道。

    见七个女兵终于挺直着腰板整整齐齐地坐在了板凳上,张儒浩脸上露出一丝欣赏。能将七名三月前还是农妇的女子这么快就变得拥有了几分正规军人模样,这刘团座带兵,硬是有一手。

    “好,既然都坐下了,那我们就来好好谈谈。”张儒浩也拖过一条板凳坐在女兵们面前,“你们的诉求是不愿加入卫生队警卫排而要求进入步兵营服役是不是?”

    “是的,长官,团座在我们参军的时候就答应过我们,带我们上前线杀鬼子的。”米芝大声回答道。

    曾经的米家裕羞涩的大妞儿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她就是一名严格要求自己的军人。

    “那么,你告诉我什么是前线?”

    “报告长官,前线就是和日本鬼子拼命的地方,我们七个不怕拼命,不想躲在后方当女护士。我们哪怕是死,也要凑齐鬼子的人头,好让我把小弟从树上放下来。”米芝大声说着,眼里的泪光在微微闪动,却努力的睁大双眼,不让泪水滚落下来。

    “米家裕的事儿我知道,但刻骨的仇不光是你们七个人的仇,也是我千千万万中国人的仇。但是,你对于前线的理解是错的。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前线。战端一开,我中华四万万人民皆有守土抗敌之责,日寇的兵锋指向哪里,哪里皆是前线,只要每个人都成为不屈的战士,日寇就算再强大,他们又能拿我泱泱中华如何?”张儒浩挥动着手臂感情丰富的说道。“还有,野战医院警卫排,绝不是你所说的所谓的护士,警卫排需要保卫的不仅是那些能救回我军战士生命的医生护士们,还需要保护已经丧失战斗能力弟兄们的安危,只有这样,伤愈的他们才能重新拿起武器和日寇战斗。”

    “报告长官,可是。。。。。”米芝的脸色一动。

    “你认为,凶残的日寇会因为野战医院有红十字就会对那里放过一马吗?”张儒浩乘热打铁。

    “报告长官,不会。”

    “所以,警卫排不仅是战士,而且是很重要的战士,所有受伤弟兄的命就靠你们来守卫。即将加入警卫排的,不光有你们七个,还有已经牺牲战士的家属,团座已经批准了她们的参军申请,你们,将和你的新战友们一起参加新兵营训练,然后成立警卫排。你们的武器装备和普通步兵排一样,不会有什么差别。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长官。”

    米芝站起身,冲张儒浩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在张儒浩回过军礼后带着六名女兵排着队昂然离开。

    看着七名女兵整齐的队列消失在自己的目光所及之处,新科团副陷入了沉思。

    独立团,比他想象的还要优秀的多不说,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的核心思想竟然和所有人想象的都不太一样。

    他们,仿佛,并不是为了某个人或某个势力而存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被灌输了和日寇作战守土保家卫国的理念。

    这,是一支完全不同于国内任何一支军队的军队。

    他们,会染上不同的政治色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