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难题
    一千八百余伤残老兵,根据他们自己的意愿,一部分去了华商集团即将破土动工的几个工厂,在哪里,有的继续拿起了枪担任工厂护卫队,有的会经过培训成为工段的管理者。

    一部分则选择带着家属去了广元各村担任村护卫队长和队副,和先前的安排一样,他们每月不仅有伤残津贴可以领取,还可以有训练津贴,每村少则十五人,多则三十人的护卫队基本按照独立团新编制的步兵班来编排,装备也全部鸟枪换炮,换上了日式的制式武器。

    为了保证武器装备不被遗失,每把分发到村护卫队其实也就是预备役民兵手上的枪都会被烙上新的编号,子弹也全部集中在伤残老兵们手里,只有实弹训练和村中遇到突发情况后才可以发放。

    而这次老兵们遣散的范围也逐步扩大到广元全境,广元县城独立团也首次派出了一个步兵连轮番驻军,不过这次却没有任何人反对。

    基本整个广元,都在独立团的势力控制范围之内。不过这也并不是独立团逾越自己的权限,独立团驻军广元的职责,就是负责整个广元地区军政一切要务,保卫广元百姓的安危。

    还有一部分伤重无法劳作的,刘浪在广元县城开始筹建第一家荣军院,在数月后,他们就可以在哪里生活,所有的花费皆有独立团军需处一应支出。

    看到独立团对伤残士兵的待遇,虽然独立团没有招募新兵的打算,但各村护卫队却意想不到的成了香饽饽,报名人满为患。谁都知道,名义上是护卫队,但其每天一小训,三天一大训,基本上是以预备役的方式在训练,如果遇到战时,他们也随时可以以壮丁的身份出征。

    而壮丁,不光平时有训练津贴,战时的薪水也和普通官兵少不了多少,还可以随时补充进军籍。

    甚至,这次北平授勋,就有超过二十名战时转为军籍的壮丁获得国府授予的勋章。

    这下可不得了,若不是怕被偷走,获得勋章的农家恨不得把勋章挂到院子门口,一家老小走到哪里,就连以前正眼都不正眼看他们的财主们都笑脸相迎高看他们一眼。

    谁知道下一次再打仗,那些兵们会不会就此当上班长排长甚至连长?

    分散下去的老兵们交上来的名单竟然高达四五千人,刘浪一看直骂扯淡,广元县才多少人口?广元算是大县,但全县加上县城也不过三十万人口,一下抽走五千青壮不事劳作,那农耕之事谁来做?交给老幼妇孺吗?

    命令梁文忠交待下去,每村根据人口多少上报护卫队人数,该是十五人的就只能是十五人,不能扩编。报名的人多好办,护卫队一样优中选优,不合格的一律淘汰。

    等诸事刚安排妥当,纪雁雪却脸色凝重的走进了团部办公室,将一封电报交给了刘浪。

    读完电报,刘浪心中微微一叹,他心中隐忧的那件事终究还是来了。

    曾经的时空中,另一支著名的红色部队在这个时间段会由陕入川,在川省边境闹起了土地革命,从者云集。

    而现在,或许是因为他这只小蝴蝶的出现,广元多了一支原本不存在的独立团驻军,原本应在去年12月就出兵的红色部队却将时间定在了这个七月,而他们所进军的地点却还依旧是那个被后世称为红色基地的古老山区县,距离广元县城120里的旺苍。

    历史的轨迹终究又回到了原有的道路上,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上红色部队在中国大地少了这样一抹特殊的红色痕迹。

    而这封电报,正是他那位正忙于二刘之争的堂叔发给他的。曾经的时空中也正是二刘大战交锋甚隆,川省边境几乎无军可用,红色部队才得以在哪里壮大,直到两年后才从这里踏上另外一条长途跋涉之路。

    电报上的虽然措辞不是很严厉,但所谓“剿匪”的军令却是下达了的。

    “命令团副和参谋长以及所有营级以上主官来团部开会。”刘浪对纪雁雪说道。

    “好,只是。。。。。。”纪雁雪带着几分担忧的看着刘浪。

    纪雁雪太了解刘浪了,如果他决定要打,是绝对不会开这个军事会议的,只要他踌躇了,那必然是他不想打。不想打,只能是违抗军令。其实就算是打,纪雁雪也知道,一顶发动内战的帽子就将永远戴在刘浪的头上,那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这是个两难的选择。

    “没事儿,我自有定计。”刘浪见纪雁雪眼神中闪出的担忧,不由微微一笑安慰道。

    他知道纪雁雪的担忧,可纪雁雪不知道,他骨子里却是最正统的红色传承人不过,先撇开都是中国人他绝对不会朝自己的国人开枪不说,那可都是老爷子的战友,有好几个他幼时还见过的,他又怎么可能朝他们开战呢?

    他开会的目的,只是想看看大家的反应罢了。可恶的政治,绝不能被带到他努力打造的这支部队中来,这也是刘浪的底线。

    逐步成长起来的独立团军官们,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刘浪对他们的一次考核,不仅仅只是良心的考核。

    “情况就是这样,来,大家都来说说你们的意见,我的意见是畅所欲言,同时,这场军事会议,不会有任何文字记录,就当我们一起坐在这里吹了次牛皮。”刘浪简单的念了下电报内容,将电报随手丢在桌上,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身边坐着的面色淡定的新团副,淡淡的说道。

    会场里一阵沉默。

    有拧着眉头吸烟的,有低头沉思的,反正就是没人说话的。

    向自己同胞开枪,可是独立团破天荒第一遭,哪怕他们被宣布为“匪”,但他们和杀人越货的土匪能一样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那是不一样的。

    “赵二狗,平时你话不是最多?怎么,当营长就开始给老子玩深沉了,来,你开头炮。”刘浪扫了一眼,终于开口道。

    “长官,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你也知道,你批给我的山炮炮弹总共只有150发,这些天实弹射击都快用得差不多了,这场仗恐怕我炮兵营是捞不到什么功劳了,功劳和奖金还是留给步兵营的弟兄们吧!他们打仗很牛逼的。”赵二狗苦着脸说道。

    虽然是借口炮弹不足,但其中的推脱之意,却是谁都听得出来。

    当然,他这话一出,几乎所有步兵主官都开始在心里骂这个混蛋,狗日的你不打就不打,把老子们顶前头去搞毛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